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642章招子放亮点

“呦呵,你们这是摆鸿门宴呢?”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

“大陆仔,管好你的嘴巴。。。”

方远山的一句话刚说完,房间内站着的七八位年轻人顿时呼喝出口!

主位上的一位中年男子假惺惺道:“怎么跟方先生说话呢?道歉!”

“对。不。起。方先生还请原谅我们的冲撞!”刚刚开口的五六位年轻人对着方远山躬了一下/身,嘴里怪腔怪调的说了声,那样子调侃多过于道歉。

“我擦,这是做戏给我看呢?”

一脸懵逼状态的方远山、实在是没搞懂他们这自导自演的一出、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他懵逼,但在房间里的人看来就是吓傻了。一个个脸上挂着笑意,但眼里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过神的方远山才想到肚子正咕咕叫着呢,嘴里笑道:“饭菜都准备好了啊,既然这样那就吃吧!”

把宋恩熙安排好,他在那位服装店老板仇子鸣对面坐了下来。下了飞机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左敦道那边去,飞机上吃得那点东西也消化完了,不等他们招呼,他已经给旁边的宋恩熙布起了菜来。嘴里还抱歉道:“不好意思,确实饿了。”

坐在他对面的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嘴角撇了撇,不过还是让人吩咐上菜了。

这里毕竟是茶楼,吃食相对简单,主要还是以煎炸食物为主。那些带着汤汁的食物也偏甜,让方远山很是不习惯,吃了两口就抬起了头来,见到对面的两人都看着自己,他奇怪道:“看什么,吃呗!”

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嘴角斜斜的笑了笑,身子往后一靠道:“吃好啦?”

“啊,吃好了,怎么啦?”

“既然吃好了,那咱们就来谈谈左敦道门面房的事情吧!”

其实在进屋的时候他就猜到那个仇子鸣请来的是什么人了,估计也是香江道上有名有姓的大哥之类得人。不由问到:“哦,那你们是怎么打算的,说出来给我听听的。”

仇子鸣没说话,还是那位领口敞开、露出一片刺青的男人说到:“我的这位朋友现在想买下那间门面房,你开个价吧!”

方远山戏谑的问到:“你们打算出多少钱的?”

靠在椅子上的男子见说到正题上了,坐直身子看着方远山道:“一个亿,首付一半,剩余的钱分十年付清,怎么样?”

“那我要是不卖呢?”

“呵呵!”

“不卖?”

房间里的人听到他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对面的男人也跟着笑出了声,随后语气森冷道:“那你那间房就空着吧,以后也不用做生意了。”

他过来是真的准备吃点饭的,顺便绝了那个仇子鸣的心思。此时听到这个男人的话,他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伸手在宋恩熙的眼睛上抹了一下,等她双眼闭起来后才转头阴狠道:“你他么的是在威胁我吗?”

“就威胁你怎么啦?”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爆喝了一声,跟着就打算上前勒他脖子。

买卖不成仁义在,这帮逼样的竟然直接来横的,把方远山气得额头青筋直冒,反手拎起身后的男子、把他掼倒在了餐桌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被摔蒙了的男子、双手下意识的撑在了身下的桌面上。

他的眼中寒光一闪,左手抄起桌上的不锈钢筷子,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插入了男子的手掌中。筷子穿透手面、深深的没入了实木桌里面。

“啊。。。”

随着男子的惨叫声起,屋里所有人都过了神来,随后纷纷的冲上来装备群殴。

“草/泥/马的,我看谁敢动,劳资一枪崩了他!”

正往前冲的一群人,在方远山右手端着的手枪面前、一个个涨红了脸色,愤怒的看着他。

“看你/麻/痹看!”

“嘭”

一脚把面前挡路的男子踹开,走到主位边、在那个之前威胁他的男人身边坐下,用枪顶着他的脑门问到:“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来找我麻烦的?”

“噗嗤”

“啊”

就在他问话的时候,一个男子慢慢的朝着宋恩熙挪去,看那样子是打算劫持小姑娘了。方远山毫不犹豫的一枪射了过去。在听到他的惨嚎声时说到:“再他么号丧、下一枪就是你的脑门!”

“你。。。你。。。”

方远山面前的两个男子此时已经震惊了,他们以为的“大陆过来的土鳖”、竟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此时眼睛里全是惊恐、生怕这个“无法无天”的暴徒、真的一枪打死他们。

等见那个男子不叫了,他转头不耐烦道:“问你话呢,你他么耳朵聋啦?”

“我。。。我叫马良才,跟15k‘义字堆’吴忠勇的。”

“呵还他吗老熟人呢!”

嗤笑了一句,用手中的枪管拍打着他的脸蛋道:“下招子放亮点,在强出头前先打听好对方的背景,知道吗?”

说完看着旁边已经吓傻掉的仇子鸣,厌恶道:“限你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滚出我的房子,以后再让我在香江看到你,后果自负!”说完把枪一收,站起身拉着宋恩熙朝门口走去,留下了狼藉一片的包间

“马。。马老大。。。”被方远山那一吓,仇子鸣上身的白衬衫顿时被滚落下来的汗水浸/湿/了,语带颤抖的看着他旁边请来的帮手,等着他的答。

“啪”

一巴掌落在仇子鸣那张略显肥胖的脸上,怒骂到:“草/泥/马的,你不是说这个扑街仔没有背景的嘛,现在是怎么事?”

“我。。。我听之前那个业主说的,说。。说他是内地过来的,也没怎么去打听,所以。。所以。。”

咬紧牙关的“马老大”抬手指了指他,听到还在哀嚎的几个手下、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

电话刚接通,手机里传来一阵疑惑的声音:“牙仔,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大哥,我的手下被人用枪打了。”

“什么,动枪了?什么时间?在哪里?”

开枪无小事,听说有人用枪打他的手下,对面的男音顿时语气凝重的问到。

这位马良才马老大咬咬牙把事情的经过跟电话里的男子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