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34章 以德服人

“爸,你找我有事啊?“

“嗯,坐!”

虽然是自己父亲,但随着自己也进入了官/场,丁翰墨除了孺慕之情外、也多了一点敬畏,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的随意。他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好是坏,但家里就自己这么一个男丁,这条路其实也已经注定了。

办公桌后面的丁安民腰板挺直,身体微微前倾,放在办公桌上的双手翻了翻面前的资料,跟着抬起头看了看丁翰墨,见到他那已经初现峥嵘的脸庞,突然问道:“恨我吗?”

丁翰墨脑海里还记挂着洛雨涵爸爸交代的事情,听到丁安民的话后楞了楞,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后,笑着道:“我挺喜欢现在工作的。”

“你能真的喜欢就好”

说了一句丁安民才问到:“你的那个朋友方远山还在下海吗?”

丁翰墨不确定道:“他那个人神出鬼没的,我也不是太清楚。”想了想才到:“不过今天靖凝跟他在一起的,问问她就知道了。”

“不用,我只是问一下。”

把手里的文件翻了翻后丁安民才问到:“你跟他关系怎么样啊?”

听自己的父亲问到这个问题,丁翰墨笑道:“算是很好的一个朋友吧,怎么了?”

虽然知道父亲的问话肯定有其深意在里面,但是只要一想到方远山这个朋友,丁翰墨脸上就不自觉的带上笑意。从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来看,丁翰墨能看出他是一个性格比较孤僻的人,特别是随着他能力变得越来越大后,这个迹象就越加明显。

不过也正因为他性格孤僻,不愿结交朋友,所以他非常的庆幸自己能在他微末之际认识他。

“没什么,跟他好好相处,如果他在下海遇到了什么麻烦,能帮的尽力帮,实在不行就打电话给我!”

说完丁安民又追加了一句:“只要不违反/党纪国法!“

丁翰墨脑海里正想着认识方远山以来发生的事情呢,等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后,一脸的愕然,心里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了,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他的父亲他了解,这么多年官/场生涯,一直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现在他听到了什么?要是他没理解错的话,只要方远山不去做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自己的父亲就让自己无条件的支持,这是怎样的一种态度啊?连他自己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一直以来都谨小慎微的父亲,竟然因为方远山做出这样的决定,这让他非常的震惊,可是见父亲脸上的神色,他还是没有问出为什么。又说了两句之后、丁翰墨转身出了房。

丁翰墨不知道的是,就因为方远山追了两亿美金的巨款,市里的几位头头脑脑一致认为,对这样的特殊人才要特殊对待。而且也正因为这件事,丁安民这位下海新晋市长的权威、在一瞬间无限度的拔高了起来。

其实想想也知道,一个刚上台的市长就能接到外国铁路建设的单子;一个刚上台的市长竟然有能力到国外追讨来两亿美金的巨款,这样的市长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用手段了得来形容了。

虽然新闻媒体对这件事三缄其口,不明真/相的人也只是以为钱是下海市政府要来的,但是下海只要级别够得到的,谁不知道这件事是“丁安民”主导的?而丁市长的背景也变得神秘了起来!

出了门的丁翰墨还在想着父亲大人的话,刚下到楼梯就看到小妹丁靖凝坐在沙发上,笑着问到:“你什么时候来的?”

见到自己的哥哥,丁靖凝“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嬉笑道:“哥,你怎么也舍得来啦?”

“呵呵,我过来有点事情。”说完一句他才问到:“你们今天去哪啦?方远山他走了吗?”

“没有,我们今天去了趟黑龙港。”说着丁靖凝把今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气愤到:“那些人也真是的,口口声声的说让我们自己协商,其实就是叫他赔钱。”

“哦,有这事?那。。。”

刚打算说点什么的丁翰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掏出来一看顿时笑了,这刚说到曹操、曹操就来了。

接起来笑到:“我们这正聊到你被人讹钱的事呢,没想到你就来电话了”

“银港路”那家火锅店里,正举着手机的方远山,在听到丁翰墨的话后不屑到:“讹钱?她想的美。”

想到方远山在巴西的那些事情,丁翰墨也笑着到:“也是,你没讹她就是好事了”

“呃。。。也不能这么说,我一向都喜欢以德服人,那些小手段一般都是用在那些不听劝的人身上。”

习惯性的贫了两句,见到对面自家保姆脸上的五指印后,方远山转正题道:“找你有点事的,有个人老来敲诈我家的保姆,你帮我查查他住在哪里的。”

“嗯,行,你把他的情况讲给我听听。”

把那个邵继鹏的基本信息说了一遍,跟着问到:“这些资料够吗?”

“够了,只要他在下海有暂住记录就行,五分钟后我给你电话。”

挂断电话的他,想了想说到:“这一年多来他前后从你这里敲走多少钱了?”

“我。。我这几年攒下来的七万多块全给了他。刚。。刚刚那一万八就是我手里剩下的一点钱。”梁雪这位低着脑袋,语带哽咽的到。

“什么,刚刚那钱就是你的?你怎么不早说啊!”想起那个邵继鹏临走前还不忘把钱拿走,方远山就是一阵气愤。

“吗的”

听到他的话,他对面的梁雪又开始抹起了眼泪。本来还想问她一点事情呢,在见到她的样子后,干脆道:“行了,这件事你也不用管了。这样的人渣就让他到牢里好好反省去吧,省得他在外面祸害人。”

“啊。。。那。。。”听到方远山说要把邵继鹏送到牢里去,这位保姆立刻抬起了头来,脸带泪珠的看着他,想说点什么也没说出口来。

“啊什么啊,这样的人留着他现世啊?”

估计她也没心情吃饭了,方远山干脆道:“行了,咱们先去,明天再去处理那个家伙”说完就站起了身子,朝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