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556章 这是要翻天(加更)

“挺谨慎的嘛”

可能是为了防止暴露讯息,这片地下空间的外围并没有安装什么监控设备,就在废旧的部落路口处设置了几处警戒装置。不过再等他的视线深入下去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

这个地下空间在他的四维图像里不仅四通八达、而且在深入进去以后机关重重。每个对外通道口都有红外报警仪、电网、机枪林、地雷阵,更恐怖的是,随着方远山的四维图像的深入扫描,他刚刚的那番话再次被推翻了。

他们不是没有电子监控装置,只是装的更隐蔽而已。就在方远山的视线镜头里、几颗参天大树的内部全部被掏空了,里面装上绳索、直达顶部。而在那上面架了好几部机枪、弓弩,还有远距离红外扫描仪,电子天眼。

“草泥马的,你们这是要翻天啊?”

看着那些遥控炸弹、还有机枪阵,方远山是一阵毛骨悚然,就在刚刚来的时候,他跟那些炸弹只有咫尺之遥。还有那些顶部的机枪,他刚刚来的时候就从底下跑过。

不过好在的事,对方应该把他当作驴友之类的了,不然就刚刚几发炸弹下去,那他就死翘翘了。

越看越心惊的方远山、身体不自觉的往后倒退着,四维图像开始在周围无死角的观察了起来。

退退退,一直往后退了一公里才算是出了对方的防御范围。抹了一把额头上冷汗的他、再也不敢小瞧对方了。

躲在一株宽叶树下面的方远山、整个身体都缩在树荫下面,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就在刚刚、对方可能是发现他一直在附近徘徊了,所以派了两个人出来巡视。

他们巡视的方式让人看了叹为观止,因为在地上看去、几个人就跟在天上飞的一样。等方远山仔细看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很多大树之间都连通着钢丝绳,这些人就是通过绑在腰间的滑轮在天上滑行的。

“真他么吊炸天了”

看着几个人在头顶缓缓划过,呢喃了一句的他、脸色相当的难看。那些人在天上高来高去的,别说把他们收进空间了,只要他敢露头、肯定会成为对方的活靶子,连躲都没地方躲。

“这可怎么办是好?”

地上是没法突破了,对方的火力太猛,他自认为绝对不是对手。躲在树下脑子里快速的思考了一番,等视线看到一棵大树下的洞时,他的眼睛一亮,想着是不是从底部突破呢?

不过随之他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四通八达的地下网、每个节点上都有机关,而且有的还不是现代的。比如在正前方两百米的那个节点上,他们竟然用的是翻板,而下面铺的不是刀林,而是电网,掉下去肯定是十死无生。

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一时没想到什么好办法的他,干脆躲进空间里去吃饭了。。。

他在这里烦恼着,巨大的地下空间里、其中一个大约300平方的大房间里、此时关满了人,粗略一看、起码也有七八十号人。这些人什么肤色的都有,白的、黑的、黄的、棕的;年纪从七八岁到四五十岁都有。

这些不同国籍、不同年龄段的人都被单独关在了一个个铁笼子里,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迷茫、恐惧,还有不安。

而在这个房间的隔壁,一个年约三十、身高足有2米的亚籍男子,双臂环胸、隔着双面玻璃看着房间里的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皱着眉头用英语说到:“美国那边还没有送过来吗?”

站在这个男子左手边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劲装,听到巨汉的问询,恭声到:“那边说还要等几天,领养手续刚刚办下来,这么快送过来会引起联邦调查局的注意。”

巨汉站在玻璃前看了会,跟着转身朝旁边的会议室走去,里面已经坐了十几个男女,看到这个巨汉进来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齐声道:“会长”

“嗯,坐”

这个身高两米的巨汉、有着一副不同于他壮硕体型的面孔,朗目星眉、皮肤白皙,单看一张脸竟然还是个帅哥。

这个巨汉会长等坐下后、身体往后一靠,身后的一位黑衣男子立刻上前给他点了一支香烟,等抽了一口后才用纯熟的英语问到:“阿金他们还没有联系上吗?”

“没有”

坐在巨汉右手边的一个男子开口了句,跟着道:“三个小时前他们赶到了科帕卡巴纳,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示、应该是被对方的人抓住了。”

“有证据吗?”

“有”

说着这个男子给巨汉递过来一摞照片,补充道:“他们在树林里发现了打斗的痕迹,不过不明显,阿金他们应该是在较短的时间内就被对方的人给擒获了。”

坐在主位的帅气男人、从桌上拿起照片看了看,跟着放了下来,想了想到:“对方是什么来头啊?”

此时他左手边的一位中年亚籍妇女开口了:“会长,前几天的调查结果出来了。那个方远山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这个人的背景相当复杂,而且手段也很了得。我们的人得到一个消息,说前段时间墨西哥索诺拉家族的覆灭、跟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哦给我看看!”说着接过这个中年妇女手里的文件看了起来。

好一会才皱着眉头怒到:“为什么之前不做好功课?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到现在才知道,你的人是怎么做事的?”

这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尴尬的笑了笑,掠了一把鬓角的发丝,想了想到:“这个人基本不在里约出现,平时也大多待在科帕卡巴纳,低调的很。而且他的行踪不定,隔段时间就会消失,所以我们的人没有过多的注意。”

坐在妇女旁边的是个小个子男人,肤色暗黄,放在桌上的一双手掌骨节粗大、布满了伤痕。这个小个子男子搅动了一下十指,嘴里不屑道:“不就是有点钱嘛,肯定是花钱找别得组织的人干的。说不定根本就是墨西哥另外几大家族的人联手做得呢?”

巨汉双眼微眯,朝这个说话的小个子男人看了看,把手中的文件扔过去到:“你自己好好看看,这些都是请人做的吗?”

男子接过文件看了看,跟着脸色也黯淡了下来,一双小眼睛里全是震惊,嘴里呢喃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