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23章 飓风营救(七)

“咔嚓”

即使在这么混乱的环境里,方远山的耳朵也仿似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澎湃的力量击打在面前胖子的腋下、顿时让他整个人都跟着跳了一下,然后在他摔倒前、方远山一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又是一拳捣在他的腹部,让这个大胖子整个后背好像都跟着隆起了一块。

在旁边另外一个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前、方远山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微一用力、这个大胖子已经两眼朝天昏迷了过去。

“嘿阿诺德这一招还真管用。”

据阿诺德讲,击打喉结侧部三分、也就是人迎,轻则会致人昏迷,重则会引发血栓致人死亡,他刚刚捏住胖子的颈部试了一下,没想到真的管用。

两只手撑着两个胖子,把他们顶靠在了楼梯过道的墙壁上。怕他们栽倒下去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还用自束带把他们的手腕拴在扶手上。四维图像再次扫描了一遍,见到没人注意后他才朝楼上走去。

他刚刚已经看过了,楼上房间里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另外还有几个赤裸着身体的女子正在他身上极力的卖弄着口舌,让那个男子沉醉在飘飘欲仙之中。

可能是觉得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吧,二楼的房门并没有上锁,方远山走上前轻轻的拧开了门把手走了进去。

二楼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间,另外还配备了一个小型的吧台,上面摆满了各式洋酒,很多品牌方远山都不认识。

把房间里那个男子枕头底下的手枪给收进了空间,然后目光一凝推开了房间的门。

可能是因为没敲门就进来了,床上的男子在第一时间手就伸向了枕头底下,然而什么都没有。等这个男子转头看到方远山那陌生的面孔后,大吼一声把身上赤裸着身体的女人扔向了方远山。

“我艹,这他吗都能当武器啊?”

伸手接过扔过来的女人,一只手托着她光滑的大腿、还有只手干脆就撑在了她的胸口。然后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拍了拍她的屁股、用英语道:“在旁边坐着、不许叫,听到没有?”

见她一副恐惧、呆滞的表情就知道听不懂英语了,他干脆拿手指了指沙发。等她坐过去后才朝床上的男子走去。

这个男人的力气挺大的,刚刚床离他站的地方起码有四五米远,这个男人跪在床上在不借力的情况下、竟然硬生生的把一个体重在120磅左右的女子抛了过来,从这里就可见一斑了。

床上的中年男子也看出不妙来了,这个悄无声息之间出现的男子、举手间不带一丝烟火气。从他不紧不慢的动作里就可以看出他那强大的自信心。他的心跟着沉了沉。然后拽过一条裤子套了起来。

方远山也不阻拦,等他裤子穿好之后才问到:“能听懂英语吗?”

床上的男子看着方远山那张呆滞的面孔点头到:“可以!”

“那就好。你也知道的,语言交流不通畅是阻碍世界和平的最大元凶。”

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他才开口道:“其实找你没什么事,就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的。”

此时已经坐在床边穿鞋子的白人男子、听到他的话头也不抬的“嗯”了声,跟着反问到:“你不觉得这样擅自闯入别人的房间、是一个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方远山耸耸肩膀道:“我不觉得啊”

这位脸型方正的意大利男人、有一身非常棒的肌肉。可能是特意锻炼过,胳膊上的肌肉线条分明,看起来非常的有型。

说了一句的方远山、跟着认真到:“好了,现在答我的问题,你认识一个叫猎狗的人吗?”

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在方远山说出猎狗这个名字后,张嘴到:“当然。。。”话没说完、右脚已经如毒蛇一般的刺向了他的面门。

“嘭”

方远山身子不动、抬起右手挡了一下,在他左腿又递过来的时候、终于没忍住抬腿踹了过去。

“轰”

迅如闪电的一击、把面前的男子给踹出去四五米远,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上面的壁灯也跟着撞得稀巴烂。

“啊”

“¥%¥。。。”

听到床上几个女人发出的惊叫声,方远山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做了噤声的手势。跟着抬腿朝瘫软在地上的男子走去。

“嗖”

手心里捏着一块碎玻璃的男子、假装昏迷着,在等方远山走近后猛的一下化向了他的脚踝。

“尼玛的,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呢!还他吗得照死打”

本想着到了黑手党地盘低调点的方远山,谁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一些桀骜不驯的人。好说根本没用。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你再动一个试试看,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见到方远山手中端着的手枪、刚刚一击没成功的男子很是光棍,摊摊手从地上站了起来,扯着笑脸到:“嘿。别激动,只是想看看你的身手的。”

方远山好笑的看着他:“想试试我的身手?”

“嘭”

一个中鞭腿抽在男子的腰部,把他凌空抽到了床那边,床上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也跟着如滚地葫芦般的摔了下去,嘴里不停的哇哇叫着。

而此时地上的男子除了肉体上的痛苦外,心里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了。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他的体重在180磅左右,别说把他踹飞出去,能把他踹倒都算不错的了。

可是刚刚出现的这个男子、随便一脚就把他给抽飞了出去,而且已经麻木了的腰部告诉他、这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幻觉。

“要是没死的话就过来吧,赶快把我的问题答了,我还有事呢!”

地上的中年男子、等那股强烈的阵痛过去后,双手撑着床铺爬了起来,好一会之后才张嘴准备说点什么。

“噗”

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等心头的那股憋闷感过去后才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跟着问到:“你打听他有什么事吗?”

方远山想了想才说到:“我的一个朋友被人掳走了,我一直追到了这里,听说撒丁岛有个叫猎狗的家伙就是接头人,所以。。。”

这位精赤着上身的男子不等方远山说完就插到:“不用说了,那个猎狗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