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22章 飓风营救(六)

撒丁岛是位于意大利西部的一座岛屿,过去称为“萨丁尼亚”,坐落于地中海中部,是一座庞大和孤立的岛屿。

方远山两人从普罗旺斯一直开到了法国南部的城市“耶尔”,到了这里方远山想过来想过去还是把李富贵留了下来。他身上秘密太多了,到时候要是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他自己“嗖”的一下躲进了空间、李富贵怎么办?

花了一笔钱、在当地找了一个快艇把他送到了“撒丁岛”北部小镇“斯廷蒂诺”,上岸后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12点钟了。

作为意大利黑手党起源的两个岛屿,撒丁岛和西西里岛分属于意大利两个最古老的组织,“恩特兰盖塔”和“我们的事业”;其中“恩特兰盖塔”在意大利无论是从人员结构、组织严密还有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来说,都是最大的,连西西里岛的“我们的事业”都要稍逊三分。

即使已经来到了意大利,方远山还是不愿意相信“恩特兰盖塔”参与拐卖妇女的事实。还是那句话,作为在世界上来说都排得上名号的黑涩会组织,他们真的没有必要靠这个赚钱。

说黑手党不涉黑,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成熟的黑手党不屑于那些小打小闹的蝇头小利。说他们不是靠一些暴利的黑色行业比如走私军火、控制赌场ji院发家致富,谁信?只是发展的过程中,用一些洗白的手段逐渐见光以争取更长远的发展利益而已。

就跟之前里约的马伦还有加德纳一样,实际上在“恩特兰盖塔”和“我们的事业”管辖的地区绝对不愿出现伤及平民的事件。因为这些老大希望自己充当的是“保护者”的形象,希望“自己的人民”拥戴他,所以很忌讳自己无知而又狂妄的手下欺辱平民。对于无故损害平民而落下话柄、从而损害组织形象的人,那才真的是杀无赦。

而现在一个已经上了岸、洗了白的家伙,为什么还要自甘堕落的从事这些容易落人话柄的“小偷小摸”呢?这就是方远山一路上在考虑的问题。

而之前那个叫基诺的男子、从他的表情来看,这个家伙应该真的是恩特兰盖塔的人。这样自相矛盾的事情、方远山想了几个小时也没想到问题出在哪里,最后干脆也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黑手党的人在意大利已经深入了各行各业。为了不暴露行踪、留下蛛丝马迹,方远山不得不小心谨慎。该做的防护一样不少,掌心里涂抹了胶水、眼睛的瞳孔戴了蓝色的美瞳,脸上戴了一张欧美人的面具。就连脑袋上也套了个金黄色的假发。

从空间里放了一辆越野车出来,然后顺着“斯廷蒂诺”的乡村小道朝着“撒丁岛”的“托雷斯港”进发着。

距离凯西她们被掳走已经六十几个小时了,在方远山看来该发生的事情也都发生了,现在自己也只是在尽人事、以待天命。至于凯西能不能救出来,那就看她自己运气了。

而从“死寂空间”里那个女人嘴里得来的消息。那个叫什么“猎狗”的男子经常在托雷斯港附近活动,方远山目前唯一掌握的信息也只有这一个了。如果找不到那个“猎狗”,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不成还真的让他冲到南部的“恩特兰盖塔”总部去大开杀戒?

别搞笑了,整个撒丁岛连人家的冰山一角都不算,而且他就是把人家岛上的手下全杀了又如何,对人家没有丝毫的影响,反而他会面临人家无止境的追杀。

而这个“恩特兰盖塔”跟墨西哥的“索诺拉”家族最大的不同在于、人家现在绝大部分产业都是正规的,他要是敢下那个黑手,别说黑手党了。连意大利的警察都得找他麻烦。

“麻痹的,大晚上让我去哪里找人啊?”

在托雷斯港附近转悠了一圈,远处巨大的白炽灯把整个港口照得灯火通明,幽深的海水在夜晚的威风下轻轻的浮动着。开着车在沿港路上溜了一圈,别说什么看着像混混的了、他连人影都没见到一个。

他一想也是,现在都快一点钟了,港口上怎么还会有人?当即车头一掉朝着港口外驶去,在附近的港口区域转了转,然后在一家闪烁着霓虹的酒吧门口停下了车子。

跟巴西的那些色情酒吧没什么区别,这个叫“esser”的酒吧门口、同样站了两个西装大汉。裸露在外的脖颈上纹满了狰狞的图案,一直延伸到了耳边。

在方远山过来的时候,两个大汉伸手拦住了他,闷着嗓音说到:“我们需要检查一下。”

“查吧”说着方远山抬起了胳膊让他们两人检查。

两个大汉在他内外衣里都翻了翻。然后又蹲下来在的腿上摸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武器后才推开身后映照着粉红色灯光的玻璃门。

在走进玻璃门后,前面是一个厚实的皮质挂帘,等方远山掀开后,一股浑厚的音乐声开始刺激着他的耳膜。前方舞台上的脱衣舞女蒙着一层薄薄的黑纱,在晃动的镭射灯下扭动着妖/娆的身姿。妙处也时隐时现着,刺激着台下那些一看就是港口工人的男子。

“嘘”

“哦”

“你个表子快把那层布料拿掉,看,劳资有钱,只要你拿掉我就塞进去。。。”

“嘿,¥。。。”

“小娘们太骚了,劳资已经忍不住了,我得去厕所。。。”

“@@¥。。。”

刚刚走进去的方远山,耳朵里顿时传来各种不堪以及听不懂的鸟语,加上空气里漂浮的劣质香水味、汗腥味还有烟草味,顿时让方远山摸起了鼻子,嗓子眼里也有点发/痒。

昏暗的酒吧里到处都是或坐或站的人影,粗略一看,白人、黑人、黄种人,什么肤色的都有,他看了一圈然后朝着后面的楼梯处走去。

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同样站了两个白人大胖子,方远山粗略的估计一下,每个人体重最起码有300磅,只多不少,站在那里就跟一座肉山般、动也不动。

见到他走过来,其中一个大胖子用意大利朝他喊道:“嘿,走开,这里闲人免进,快滚你的座位上去。”

方远山装着听不清的样子,继续朝前走到用英语到:“你在说什么?”

“¥%¥%。。。”

又是一阵方远山听不懂的意大利语传来,跟着左边那位体重在3000磅开外的大胖子朝他走了过来,伸出一双肉呼呼的大手朝他肩头抓来。

方远山的四维图像在周围扫了扫,各种调笑、各种肆无忌惮,但是昏暗的酒吧里却没人朝这边看上哪怕一眼。

在这个白人大胖子的手刚搭上他的肩头时,方远山的右拳已经如闪电般的捣向了面前男子的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