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四百五十二章 狂是要有本钱的

“轰”

从方远山身后窜上去的李富贵,一拳把楼梯上的青年给砸向了远处的墙壁,上面挂着的两幅壁画也被撞得掉落了下来。随后如虎入羊群般冲入那群黑衣大汉之中,基本上一拳一个,七八个大汉还没组织好防守之势就已经趴下了。

“就这点本事就敢狂得没边了?”走上去的方远山、蹲到男子的身边讥笑道。

此时头下脚上、倒趴在楼梯上的白人男子,形象实在是不咋地。嘴角流血,右手扶着大腿外侧的根部、一脸痛苦的表情。

缓过一口劲的青年男子,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从地上爬起来后看着方远山,脸上没有任何惧怕的神色。在看了一会后阴阴的笑着说:“你的保镖很厉害,不过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武力的,势力也很重要。。。”

“啪”

抽嘴巴抽习惯了的方远山,见到这个家伙到现在了还在他面前装13,甩起手来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抬手抓着他的头发问道:“来,你跟我好好说说你有什么势力的,我非常的好奇,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咚”

被甩了一巴掌的白人青年再也保持不了微笑了,抬起腿来就想踹他,被方远山摁着脑袋狠狠的撞在了身旁的楼梯扶手上。

“能好好说话、不装逼吗?”

被方远山掐着脖子的青年、涨红着脖子一脸狰狞的道:“整个巴西、甚至整个南美洲都没人敢动我一下,你竟然敢打我,呵呵、哈哈。。。”说着说着,这个青年男子竟然疯狂的笑了起来。

自信心空前壮大的方远山、哪管他什么巴西、南美洲的,就是白宫他现在都敢闯一闯。见到这个男子还在跟他装逼,甩起手来就一阵“啪啪啪”

双方的冲突说起来话长,其实也就几分钟。夜场里的安保人员应该也从监控里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很多人纷纷赶了过来。同时几个夜场的大门全部被关了起来,上百号的黑衣壮汉把宽大的楼梯围得水泄不通,就等着方远山松开他手中的青年男子、随后就一拥而上。

方远山扫了一眼那些壮汉。跟着拍拍手里青年的嘴巴问到:“来,现在说说吧,你叫什么,有什么背景的。”

所谓主辱臣死。看到方远山拍打青年男子的嘴巴,那些大汉全部露出了震怒的表情,看样子随时都准备冲上来。方远山伸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枪来,顶着男子的脑袋说:“再敢往前走,我他么就一枪崩了他。”

把楼上楼下上百号的人给震住后。他才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大手紧了紧道:“我怎么不知道巴西有你这么一号人物的?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的。”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叫维克托巴蒂斯塔!”

“巴蒂斯塔?”

方远山眨眨眼睛,转头朝身后的琼森问到:“他很出名吗?”

旁边的琼森听到这个男子名字时,脸上也现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听到方远山的问话时,苦笑了一下点头到:“他不出名,不过他的父亲很出名。”

“哪个啊?”

“艾克巴蒂斯塔。”

方远山一脸恍然大悟的说:“哦,你说的就是那个首富啊。”

“嗯。”

“我说这小子这么狂呢。原来还真是大有来头。”

这个家伙的老子艾克巴蒂斯塔,在里约基本上属于那种家喻户晓的人物。因为这个家伙有个臭毛病,喜欢炫富。前两年买了艘57米长的游轮,改装了一下变成了游艇,然后没事就约上一些影视明星、乘着他的游艇在里约的“瓜纳巴拉湾”湖里游筏。

而且这个老家伙运气好,前年下半年买了几十块海上油田,随后国际油价在2008年便创出每桶145美元的历史新高。巴蒂斯塔借机推动他的公司上市,赶在08年秋天国际金融危机来袭之前,募得30亿美元的股金,创下了巴西企业ipo融资最高的纪录。身价更是暴富。

这个艾克巴蒂斯塔其实还不算什么,他的父亲“埃利泽巴蒂斯塔”那就厉害了。1960年代初、艾克的父亲担任了国有矿业企业“淡水河谷”的首席执行官,在他的两届任期内将其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巨头,这基本上也算是巴西人民家喻户晓的事情。

爷爷英雄、老子好汉。怪不得这个维克托狂得没边呢,还真是有点料。不过这个家伙没有继承了他爷爷的本领,倒是他父亲的那套装逼本事学得十足,让方远山看得一阵烦,气得再次挥起巴掌“啪啪啪”

本来以为他在知道了自己来历之后、会吓得立刻跪地乞饶的维克托,等巴掌送到脸上时才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想不顾一切的命令手下冲上来打死他们。无奈脑门上还顶着一把枪。

已经快疯掉的维克托、大吼道:“你他么到底想怎么样?”

“让他们先滚蛋,快点,这么多人看着、万一我一紧张你就完蛋了。嗯?”说完顶了顶手枪。

“你。。。”

僵持了一下的维克托还是挥挥手让那些安保人员全部退了下去,等人全部走了以后才压抑着怒火道:“你就没想过后果吗?”

这个家伙的父亲是巴西的豪富,爷爷在政界的影响力也非同小可。而他自己的事业也正处在起步阶段,没必要结下死仇,要不然方远山今天非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不可。

“后果?”

从这个维克托的一言一行里就能看出,这个家伙对自己的事情不是太清楚,要不然他也不敢口出狂言了。方远山抬手拍着他的脸蛋阴:“你知道吗?也就是我今天心情好,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把枪收起来后拉了一下衬衫的领子说:“你给我记住了,狂是要有本钱的,我敢打你就不怕你找我后账。还有、不要再试图挑起我的怒火,要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说完右手狠狠的捏向了旁边的护栏,巴西红木制作而成的扶手、被他硬生生的从铆钉上面掰下来一米长。在维克托目瞪口呆之下、三两下的拧成了一个麻花,跟着三搓两揉的变成了一堆木屑、纷纷扬扬的飘落到了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