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四十二章 过年

弄完手续,别的都是中介帮他搞定。所以说全款也有全款的好,起码手续简单的要死,不用出示什么单身证明啊、银行工资单什么的,就跟到商场买东西一样,付完钱拿上就走。。。

不过想到房价他还是觉得肉疼,杂七杂八的算下来接近400万,丁翰墨刚转的500万又快见底了。而且巴西那边还有两个‘肉盾’等着他安排呢!“钱啊,钱啊!你怎么那么不经花。。。”

到酒店打开房门,一大一下正在哈哈笑呢!方远山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两个人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奶奶在给我讲故事呢!”

“呃。。你多大了,还要听故事?”

“对了,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了。”说完拿起王翠兰那个大包裹背在了身上。

王翠兰看到他背起了包裹、惊讶道:“啊,我们上哪里啊?”

“我帮您买了栋房子,以后您就住在那里,那边的车库您打个电话给房东就说退了,要是有押金的话头您再去结一下。”

也没给她过多的思考时间,她还待再问什么、方远山已经当先走出了房间。

看到他已经出了房间,王翠兰也只好拉起小蝶的手跟随着出了房门。

在楼下把帐结掉,还是请的酒店司机老马把他们送到了江畔人家,中间停下来在菜场买了一大筐的菜,到了江畔人家由于登记太过繁琐,只得让老马先去了。

几个人大包小包的走进了小区,引得路过车辆里的人频频向他们看来。也难怪,在这样的小区真的没有什么人会步行的,除了早晨的晨练,跟中庭修剪林木的园艺工!

打开房门方远山当先走了进去,随后跟进来的两人看到屋内的豪华陈设、当即目瞪口呆,特别是在港龙生活了10来年的王翠兰、更是被深深的震撼了。

这些年她在光东打工,除了电子厂、大部分时间是在做保姆,对于这里的房价比谁都了解的清楚,正因为清楚才震撼。

看到站在门口不敢迈步的两人,方远山笑着道:“进来啊,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家了!明天就30了,我们赶快收拾一下,等会我还要出去买年货呢!”

听到“家”这个字眼,在光东漂泊了这么久的王翠兰顿时眼圈湿润了:“对对,是我们的家了!”

说着就把鞋子脱了下来放进了鞋柜:“我去做饭,你们俩就出去逛逛,等饭好了我打电话给你们。”

中介经理答应的a180还没有办好手续,两人也只好步行出了小区门。不过好在离江畔人家500米外就有一家大型的生活超市,带着小蝶一人推了一辆车在超市里大肆采购了起来。。。

年初一方远山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带着老公跟儿子前来拜年,见到他这个哥哥兼大舅老爷,李水莲这个妹妹还是显得非常的拘谨,进到屋子里后更是被气派的装修所震撼,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所谓居移体、养移气,人处在什么高度上,身体所散发出的气质自然而然的就有所改变。这不是一座好房子就能够改变的。

方远山现在直接控制的资产就将近2000多万华夏币、还不算那块陨石的价值!再加上那个神秘的空间,现在的他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高深莫测,自然不是李水莲这个妹妹所能揣度的。

看出一家三口的不自在,在旁边陪着喝了两杯茶、客气了几句方远山就进了屋子里,留着他们在客厅玩乐。

进了屋子、掏出手机挨个的打起了电话!首先当然是养父母,虽然他们有千万的不是、但毕竟把他抚养成人,这份恩情是说一千、道一万也不能改变的事实。

可能是因为过年的原因、又或者上的那二十万起了作用,这的养父母在电话里非常得客气,没有再冷嘲热讽什么,甚至叫他什么时候有空就去玩玩。。。

下面就是包德海了,跟大胖在电话里好好的聊了一会,又给他的父母也分别的打了电话。刚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国内的长途电话,接起来一问才知道是钱巧巧给他这个老板拜年来了。。。

放下电话把需要打电话问候的人都打了个遍,甚至连单君兰也发了个祝福短信过去没过一会单君兰居然拨了过来:“方大老板还记得小女子啊,真不容易!”

被这怨念极深的口气给弄晕的方远山、险些一头栽倒在地,“话说咱们什么时候感情这么深了?”,不过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他也没好意思直接的说。

“嘿,这不是给你发信息了嘛!前段时间买了个小厂房,忙这忙那的竟然忘记给你打个电话了!”

刚刚聊的热乎房门被敲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母亲王翠兰,:“小山啊,中午我就留他们在这里吃饭了啊!”

在电话里说了声“抱歉”,挂断电话说道:“不用做了,昨天晚上我就在维也纳订了一桌,中午我们全去那里吃,你等下打个电话给李大年,让他也一起去!”

到了维也纳、大门口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人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王翠兰后,走过来喊了声:“妈,你来啦!”

王翠兰对这个小儿子看来也是宠爱,没有舍得说什么重话,拉着他的手走到方远山面前道:“这是你哥,方远山。”

李大年看来也听说了,自己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是个有钱人,上来媚笑着道:“大哥,新年好啊!”

虽然不齿他的为人,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了、大年初一的也不好给他难堪,所以淡淡的了句:“恩,同样同样。”在门口寒暄了一会,六七个人走进了维也纳的‘四季厅’!

他订的是一间大包,里面的格调高雅不落俗套,走进去一股贵气扑面而来。那边的菜品是早就预定好的,等几人纷纷落座后服务员已经开始上餐前小甜品了。

他跟妹婿崔兴思和李大年三人开了瓶五粮液,另外几人都是喝的饮品。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之间本来的隔阂感渐渐的消除了,酒桌上开始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吃完饭王翠兰带着宮小蝶、跟着李水莲去她家,而他到小区思考起巴西的那一摊子事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