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安妮.宝.贝

“来,干杯”

“cheers”

放下手里的啤酒杯,方远山转身靠在躺椅上坐好了身子,看着海边零星亮起的灯光,那是晚上在科帕卡巴纳宿营的游客。

“对了,你怎么想起来巴西工作了?”

安妮学着他的样子也靠在了躺椅上,看着远处的海平面。为了更舒适点,还把脚上的鞋子给蹬掉了,屈起膝盖幽幽道:“老板你想听真话吗?”

“当然了,至于说为了梦想什么的,老板我可不想听。”

“故事有点长”

“夜也很长”

一直以来都如个小孔雀般骄傲的安妮、此时不由伸出双臂环住了小/腿,蓝眸注视着远处的海平面,嘴里呢喃自语道:“我小时候特别胆小爱哭,摔跤我会哭,被我家邻居的那个小胖子拽头发我也不敢告诉妈妈,只会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考试成绩不理想的时候我还是会哭。”

听到这里方远山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安妮那迷蒙的蓝眼睛里都是忆,笑着说:“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有一天两个小伙伴邀我出去玩,我们跑到很远的水库边。。。我记得那天天很蓝,水面上还有鱼儿在跳跃,我们很开心。。真的很开心。。然后就抓起路边的石头抛进去,鱼儿跳的更厉害了,然后就有一条鱼跳到了岸边。”

旁边本来听得漫不经心的方远山、此时也学着安妮蹬掉了鞋子,盘腿坐在了躺椅上,侧身静静的听着她的讲诉。

“之后呢?”

“那个抓过我头发的小胖子就跑过去抓鱼,那条鱼很大。是的,以那个时候的眼光来看,那确实是一条大鱼。当那个小胖子抓/住那条鱼的时候,那条鱼就挣扎了。。挣扎的很厉害。。然后带着那个小胖子跳进了水里。。。”

“啊那。。。那他怎么样了?”

安妮的目光空放,瞳孔没有一丝焦距,脸上浮现起一丝痛苦的忆,嘴里继续到:“然后我都吓呆了。那个小女孩尖叫着跑过去抓他。你知道的,那个时候我们很小,不知道人在绝望之下的力气有多大,哪怕是个小男孩。力气也同样很大。”

猜到什么的方远山,不由说到:“我不想听了,咱们换个话题吧!”

一直显得很听话的安妮,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了一丝泪水,倔强道:“不你要听我说完!”

“好吧!你说。我听着呢”

“那个小男孩把女孩拉下了水,然后我。。。我。。就。。。”

旁边听着的方远山、见到安妮声音已经开始哽咽了,知道自己触碰到了她心头最不愿意去忆的那一幕,不由伸出手帮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谁知道不擦还好,当他的大手碰到她的脸颊时、这位一直很坚强的“小孔雀”、眼泪如开闸的洪水般,“簌簌”的往下/流着。

没办法的方远山、只好伸出胳膊把安妮的肩头搂了过来。这个天才少女轻轻的把脑袋枕在他的肩头,语带哽咽道:“我吓坏了。。。我就。。就那么看着。。看着。。然后我独自跑了家里。”

“是老板我不好,对不起了,别哭了。”说着伸出手来拍着她后背。

“嘤嘤。。。我。。第二天。。嘤嘤。。。我。。我在报纸上看到。。看到了。。他们。。。”

“哎”

听到这个答案的方远山、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种事对一个小女孩来说、确实是太残酷了,那会成为她一生的梦噩。

“谢谢。我没事。”

从他怀里直起身子的安妮、抬手擦了把眼泪,之后带着鼻音说:“我爸妈那个时候忙着教学,这件事他们并不知道,我也没跟他们讲。后来我经常做噩梦,常常会在半夜哭醒,爸爸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最后心理医生建议我们搬离原来的居所。”

“这就是你不愿意待在英国的原因吗?”

安妮可能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拿起旁边桌上的酒瓶抿了一口,放下酒瓶说:“嗯,商学院毕业后我没有再在英国工作了。虽然有大公司向我发出了邀请,不过我还是决定离开英国。”

方远山微笑道:“嗯,你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来,为老板我捡到你这样的宝贝、也为你现在的勇气干杯!”

“谢谢”

晚风习习。空旷的海面上挂着一轮明月,倒映下来一弯莹白,使得湖面上的海水波光粼粼,看起来如诗如画。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一瓶接一瓶的喝着,渐渐的两人都有了一丝醉意。方远山大着舌头说:“你说。。老板。。我都这么有钱了,还。还要不要。要不要这么拼的?”

安妮打了个酒嗝。酡/红着脸色道:“如果老板。你。你不是一直这样努力,你就不会。见到这个世界上。最。。最美妙的风光,起码我。。不会给。。你打工的。”

“嗯,这个。。这个说得对。来,为了你这句话,干杯!”

“干杯。”

“。。。。”

“你好重哦”

“咯咯。。一直是我为你。。为你服务。。今天。今天你这个老板就服务一下我吧!”

“好,老板。我。我就服务你一次。”

从海滩上摇摇晃晃的一直把安妮抱到了别墅里,顺着楼梯跌跌撞撞的又抱到了二楼。拧开门把手后,“咣当”一声推开了门,好不容易到了床边,然后轻轻的把她放到了上面。

“来。。脱。。脱鞋子。。”

被他毛手毛脚捏着秀腿的安妮、一直“咯咯”的娇笑着,等到好不容易把鞋子脱了,安妮嘟起嘴吧道:“还。。还有。裤子。。”

酒意上涌的方远山也没想那么多,顺手就给她解起了腰带,等褪去那一条黑色的职业短裙后,粉红色的丁字裤露了出来,本来只是酒意上涌的方远山,这下是热血上涌了,不由伸手抚摸了上去。

“咯咯。。。”

“等等。。我。。我要尿尿。。。”

平躺在床/上的安妮娇笑着扭了两下翘臀,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屋内的洗手间,跟着一阵淅淅沥沥的水流声传了出来,随之又是一阵抽水马桶的声音响起。

等安妮摇晃着从厕所出来时,侧躺在床/上的方远山都快迷糊了过去,等感到身体被一团软肉压着时、他才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条光洁的大/腿压在了他的身上,不由伸出手摸了过去。

“咯咯。。咯咯。。。”

被安妮的这两声娇笑刺激了一下、再加上手心的绵/软,方远山一个翻身把她按在了身下,脑袋一低对着她的红唇吻了过去。

“呜呜。。嗯。。呜呜。。。”

“门。。门没关。”

见到大敞四开的房门,热血上涌的他、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把门关好,到床边三两下把衣服扒掉,然后朝着床/上的安妮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