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四百一十九章 你家里是不是没饭吃了

“呃。。。贝总你好。。。”

正大吃特吃的方远山、见到走过来的人,不由讪讪的放下了手里的碟子,接过旁边罗兰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说:“过来的急、晚饭也没吃。到这里后光顾着吃了,也没跟贝总去打个招呼,实在是不好意思。”

方远山待得地方本来很偏僻,是整个宴会厅的最里端。不过此时由于贝伟才的到来,附近的目光全部聚焦了过来,随之也看到了他身旁两位娇艳的美人。

不同于慕容婉那给人如沐春风般的圣洁美,罗兰这个女人由于穿得是唐装,把她那一直保持得相当完美的身材给展露无疑,吸引得附近男人女人的眼中、纷纷露出羡慕、嫉妒、渴望的复杂神色。

特别是她那白皙的脸蛋上、那不同于国人的脸型,还有那双淡蓝色的眼眸,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就在周围人吃惊时,方远山面前这位梳着大背头的贝氏集团的掌舵人、根本没提这茬,很是自然的笑着说:“刚刚有几位老友过来,一时没来得及招呼方先生,还请见谅啊!”

贝伟才这句不知真假的话语说出口,周围的人群顿时纷纷攘攘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好像不是下海的,以前也没见过。。。”

“是不是下海哪家常委的公子哥啊?”

“不大可能吧,以贝总的身份,哪家公子当得起他的致歉?”

贝伟才的一句客气话,引得大厅后半截的宾客、对着方远山侧目不已,纷纷猜测着他的身份。

无怪乎他们惊讶,实在是贝伟才在商界的分量太举足轻重了。一句“好建材、选贝氏”、彻底的把贝氏集团推倒了华国建材行业龙头老大的位置上,多少下游的小工厂、小企业要看他家的脸色行事。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

贝氏集团不敢说在世界上做标准,但他的公司在国内业界绝对是标准。包括质量检验、产品品牌、行业准入门槛。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他家点头同意,那些下游公司才能混到一口饭吃。不然只要发个声明:某某工厂生产的产品没有通过哪项检测标准、那那家工厂离倒闭也不远了。

这样一家在国内做到了某行业顶尖地位的掌门人、现在竟然对着一个小年轻客客气气的,那语气里不无一点恭敬,这让附近那些宾客听了。无不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听到周围人群的议论声,方远山无奈道:“贝总太客气了,有事你就去忙,不用管我。”

这位贝总太殷勤了,让方远山有点不自在。老话常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大家本来也没什么交集,他这过分的热情总让方远山觉得他不怀好意。

“那边还有几位老朋友等着我,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还请方先生见谅。”

“嗯”方远山点点头,微笑着目送贝伟才朝宴会厅的前面走去。

他这托大的举动再次刺激到了周围人群的神经。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得益于方远山越来越好的生活环境,加之空间带给他的强大自信心,现在他无论是气质还是面貌都显得非常独特,给人一种缥缈的感觉,盯着他的眼睛时间长了。甚至有种陷进去的错觉。

这些外在的表现体现在方远山的脸上就一个:太年轻。电大毕业,两年的打工生活,加上去巴西一年多,方远山今年已经27岁了。可是真要说起来,他现在不仅没有变得沧桑,甚至面相显得过分的年轻。而这也正是周围宾客觉得他托大的原因。

方远山这里的人一个也不认识,他们说什么、对于他一点影响也没有,转过身继续把碟子里剩下的松茸吃完。

周围人见他毫无顾忌的继续大吃大喝,很多人皱起了眉头。虽说是生日宴会、但是这样的场合下又有几个人是真的来吃吃喝喝的,更多的是借着这个机会来认识商界精英来的。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前来参加。。。”

正在吃着的方远山、听到前台想起的致词声,他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着宴会厅里其他宾客一起看向了前台。只见贝伟才站在主席台上洋洋洒洒的一通致谢,跟着身着盛装、头戴皇冠的贝听岚从宴会厅前面的楼梯上走了下来。大厅里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朝贝听岚看了一眼,跟着继续低下头寻找食物,旁边的慕容婉捂着小嘴轻笑不已。

“笑什么?”

“没什么。”

方远山瞥了一眼她的樱桃小嘴,龇龇牙道:“再笑去‘咬’你。”

“啊”

惊呼了一声的慕容婉、立刻抬起手来捂住了小嘴,那一副惊讶中透着害羞的神韵,看得方远山眼睛都眯了起来。里面全是危险的味道。

“怎么是你?”

手里端着菜碟、脑海正想着怎么“收拾”慕容婉的方远山,听到这声讶异,偏过脑袋朝旁边看去。

这一看、他眼睛里的危险意味更浓了。原来声音的主人正是在江北小城见过的那个韩奎元。

对面的韩奎元此时比他还震惊呢,当时在江北小城的那一役、由于他的及时逃脱、免遭了一顿皮肉之苦,不过后来每每想到那件事情他都恨得咬牙切齿。在那么多的人面前给他难堪,事后自己找来的人还被他给收拾了一顿。不过考虑到对方的武力值、他实在是没勇气再找人去堵他,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居然又看见他了。

见到前段时间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子、手里端着的菜碟,还有旁边放着的几个空盘子,韩奎元顿时嗤笑了起来。

他当时找人打听过了,听说那小子还在国外读,以前就是一个网吧的网管。后来不知道从哪搞了一笔钱在下海开了一家小工厂,那个小厂一年撑死了也就几百万的利润。

知道这些消息的韩元奎当时就炸了,自己这个大区总经理、不谈工资、股份分红什么的,一年捞的油水都不止这个数,现在竟然被这么个小瘪三给威胁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着方远山手里的菜碟子,韩奎元嗤笑道:“你家里是不是没饭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