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大案

“坐”

丁翰墨走到饮水机边帮他接了一杯水,放到他面前说:“你等我一会,我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嗯,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说完他转头在办公室里打量了起来。这里是一间大办公室,放了四五张办公桌,靠近丁翰墨旁边的有个文件柜,柜子旁边放了几盆社内花卉。有朝墙上看了看,上面挂满了锦旗。等低下头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两个年轻警员此时也正在打量他。

方远山龇牙朝他们笑了笑,其中一个靠近门边的警员转过椅子朝丁翰墨笑着问:“丁教导,这你朋友啊?”

“嗯!”

这个警员显然知道丁翰墨的脾气,对于他头也不抬的答也不介意,转身朝方远山到:“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啊?”

没想到还遇见一个喜欢八卦的小警员,方远山咧着嘴道:“我姓方,你叫我方先生就好了。”

“方先生。”

这位小警员咀嚼了两下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方先生吧!”

方远山刚端到嘴边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满脸幽怨的朝这位小警员看了一眼。这句话从一位小姑娘嘴里说出来还好,从一个警察的嘴里说出来,总让他觉得对方是在某次扫黄行动中见过自己一样。。。

“怎么可能呢?我一般不在国内的”

对面的小警员也不深究,呵呵道:“也可能是我记错了。”

聊了两句他朝丁翰墨看了一眼道:“方先生今天可能有得等了。这不区里前段时间出了一件大案嘛,丁教导也要跟着做审讯工作,这几天可能有得忙了。”

方远山奇怪道:“审讯?人抓到了吗?”

警员也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点了一下头、跟着恍然大悟道:“对哦,方先生在国外不知道。”

聊到这个话题,这位小警员兴奋了,干脆从椅子上走了过来,在他旁边坐下来后道:“这件事可真跟拍电影一样。那伙窃贼在珠宝店的隔壁租了一间门面店,以装修为名、然后用五天的功夫挖了一条22米长的通道。直达珠宝店的保险室,把里面上千万的珠宝首饰给席卷一空。直到第二天店里的员工上班后才发现!”

“哇靠!除了手法稍微有点差异外,别得不是跟我一模一样?”

震惊了一下的方远山,看到小警员脸上那几个青春痘都因为他的兴奋而变得涨红了起来。他纳闷道:“既然人抓/住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写个结案报告不就完了?”

说到这里小警员郁闷了起来,看了一眼丁翰墨后、低下头小声道:“抓是抓/住了,不过几个嫌疑人死不承认,而且到现在连赃物也没找到。根本没法结案。”

听到这个小警员的话,方远山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是,上千万的珠宝首饰,一旦定罪基本就是牢底坐穿了,只要脑子没被枪打过、肯定死扛到底。不过方远山也知道,交代是迟早的事,在强大的专政机关面前,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的。

看着这个小警员郁闷的样子,方远山眨眨眼小声道:“就没上点手段什么的?”

小警员摇摇头小声说:“这件事上面很关注,而且都上报纸了。常规手段肯定不能上。再说现在下海正试推行‘疑罪从无’定论,都以证据说话,所以这件案子才很棘手。”

方远山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样的案子可能要找到赃物才算结案的,不然连定罪都定不了。抬头朝丁翰墨看了一眼,那边还眉头深锁的盯着电脑屏幕看呢,他低下头朝小警员问道:“你们从那些窃贼的身上连一件赃物都没找到啊?”

“没有。那三个人都是老油条,全是三进宫四进宫的,法律条文比我们都熟悉多了。我们抓到他们的时候、那几个家伙竟然还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着班呢!”

“哇靠人才啊!”

楞了一下的方远山不由笑了出来,他们肯定也知道这样的惊天大案躲不过侦查。所以干脆也不躲。没查到他们当然最好,要是万一被找到了,抗过一波审讯、以后就逍遥自在了。

“谁说不是呢!我们最多扣留二十四小时,头要送到看守所的。到了那里就更难突破了”

“什么时候抓到的啊?”

“昨天傍晚。今天吃晚饭前就要把他们送到看守所去了。”

听到这里他没再问具体的案情了,再说也不合适。话锋一转道:“对了,还没请教这位警官您姓什么呢?”

这位长着一脸青春痘的警官笑道:“我姓易,周易的易。”

“哦易警官你好!想问你个事情的。”

“方先生您说!”

“就是。。我问你啊,如果一个公司里的职员,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的财产高达五十万。这个怎么判啊?”

这位小易警官想都没想的说:“这个要看地区的。我国分两类,以下海为例,40万以上就算是数额巨大了,如果查证属实的话,可以判到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其他二线城市起罚点在30万。”

“那偷油呢?就是把公司挂车里的柴油半路上拿去卖掉,这算盗窃吗?”

“嗯!这个是按盗窃来算的,就下海的量刑标准来算,五千一年。如果案值达到十万以上就算是数额巨大了,可能要被判到十年以上。”

“好的,谢谢你了。”

抬起头的方远山朝那边丁翰墨又看了一眼,可能是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丁翰墨刚好在揉眼睛,见到方远山的目光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之后朝电脑屏幕上又扫了一眼,之后干脆站了起来,走过来说道:“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两个人也没出去吃,丁翰墨带着方远山到了公安局的职工食堂,帮他打了一份饭菜、端过来后笑道:“让你这个大老板吃食堂,实在是委屈你了。”

“啧啧啧,这话应该是我说吧?话说几个月前还是大老板呢,现在当了人民警察、吃起了大锅饭,会不会太委屈丁大公子你了?”

“呵呵你小子啊!”

吃着饭的功夫、丁翰墨问道:“你突然过来找我是不是有事啊?”

方远山也不遮掩,含/着一口鱼香肉丝道:“嗯!是有点事情。不过过来看你才是主要的。”

“行了,别贫了,说说什么事情。”

“嘿哥们出国一趟,来发现我那个小厂多了个土耗子,把我那个小厂刨的稀巴烂,我要是再在国外待半年、来那个小厂该关门了。”

“哦”

丁翰墨一脸感兴趣的样子,把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笑着说:“来,讲讲怎么事?”

方远山也一脸笑意的把事情经过跟丁翰墨讲了讲。听他说完丁翰墨一时竟然无语了起来,最后爆出口到:“奶奶个熊的,还有这种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