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笼中鸟

“你们在这里稍等!”

在穿过四道大门、两处人体扫描仪的检查后,他们被带到了岛内纵深处的一座大楼内。

这座大楼有六层、除了最上面一层外,底下五层在窗口处全部加装了钢筋护栏,看那粗细程度、方远山都不知道以他的力气能不能掰弯的!

他们的接见室就在一楼,整个房间里装了四个探头、镜头全部对准中间的会客桌,别说搞什么小动作了,方远山怀疑双方只要有肢体接触、那些军警恐怕都会来制止,并且立刻把马伦带走!真不知道马伦叫自己过来能有什么事情?

在接见室里等了十几分钟、随着一声“吱呀”的推门声,房间对面那道沉重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了,随着一阵沉重的脚镣拖地声、艾德里安马伦走了进来。

“嗨”

“嗨方!”

“叔叔。。”

“马伦先生,我按照您的意思把方先生请过来了。”

跟他们打了个招呼,马伦转身语带恭敬道:“这位警官、可以让我们单独聊聊吗?”

对面的方远山听到马伦口中的话后,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这还是那个横行里约、杀得军警闻风丧胆、听到他名字都两股战战的11大佬:艾德里安马伦吗?

马伦身旁的两位军警点点头道:“还请你们快点,会见时间半小时,有什么话快点说。”

方远山刚刚就用三维图像在房间扫过了,并没有如电视电影里演得那样,为了保护人权什么得,不许监听犯人会见、接听电话之类的,这个房间里他随便扫了一下都有四五个立体声控系统,他们的每一句谈话恐怕都会被录音完整的录下来,并且还不会出现失真。

等几个军警走后,在跟托尼还有普兰律师聊了几句后、就让他们先到外面等着了。

方远山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位曾经跺跺脚整个里约城都会跟着颤三颤的大佬,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囚服。黑黝黝的脸庞带点淡黄色、看来应该是长时间不见阳光的原因。左右手各带了一只铁环,上面一直在闪缩着红光,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什么磁力环了。

方远山以为艾德里安会告诉他一些什么机密、又或者请求他什么事情呢,谁知道马伦就跟他聊了聊自己到巴西利亚州监狱后的一些感悟。跟着也不知道他的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恨恨道:“其实你不该来的,看了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有点幸灾乐祸?”

“怎么会呢?”

“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怎么进来的你最清楚,枉我曾经那么帮助你。你却害得我进了监狱,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方远山看了看墙上的时间,现在已经25分钟了,皱了皱眉头说:“马伦先生,你叫我过来就是想骂我一顿解解气的吗?如果可以让你心里舒服一点你尽管骂好了,看在你曾经那么帮助我的份上、我绝不还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说点有用的东西,比如拜托我照顾托尼什么的。”

“哼他自己有手有脚的不需要你照顾。倒是你自己当心点,我的下场迟早有天也会在你身上发生的。”

“还有吗?”

艾德里安突然站了起来,一拳对着方远山挥了过来,由于中间办公桌的阻挡、马伦这一拳并没有打到方远山的身上。马伦在挣扎过办公桌后还是挥舞着拳头朝他脸部打来。

“滴滴滴。。。”

“2873号犯人请住手。。。”

坐在椅子上的方远山并没有动身、任由马伦的这一拳挥舞到自己的脸上。突然马伦手上的那两只铁环、闪烁的红光变成了绿色。他的两只手在“咔嚓”一声中合到了一起,外面的军警这个时候也跟着冲了进来。

就在这时马伦合在一起的手掌、在方远山平方在桌上的手面上摸了一把,一个小纸团已经被塞进了他的掌中。

“吗的,我就知道这家伙叫我来没好事!”

从刚刚一路上走过来的情形看,这个纸团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带不出去,而且很有可能在第一道关卡就被截下来。接下来迎接他的很有可能就是严酷的审讯、说不定还要因此吃上官司!

挣扎中的马伦到底还是被带走了,方远山伸出手在自己的左脸上摸了一把。在香江被李富贵打出来的淤青虽然消退了,不过摸上去还是有疼。刚刚又被挥了一拳,这下算是伤上加伤,他都感觉有点肿了。

“奶奶的。你就不能轻点?”嘟囔了一句的方远山、随之就被走进来的高级警司领了出去。

出岛的路上那位高级警司警告道:“你们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禁止向外传播,不然你们会收到法院传票的,明白吗?”

“ok”

出去的路上跟来时一样,依然需要经过重重检查。等几人坐上船、再次到“帕诺拉”小镇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

几个人中午饭还没吃呢。索性就在当地找了一家餐馆将就着把午餐对付了过去。就在元高阳准备去结账的时候,一个瘦高个黑人男子走了过来。

李富贵在他还没到身旁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看样子只要这个黑人男子有任何不轨的行为、他都会把他给扔出饭店大门。

“嘿嘿嘿,伙计别紧张,我只是想问你们点事情的。”

扫了眼这位三十来岁、光着个脑袋的黑人男子,方远山朝李富贵示意了一下、让他走了过来。

这个黑人男子在桌上几人的面上看了一眼。等确定方远山是头头后,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露出一口白牙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到‘笼子’里探望的?”

“笼子?”

怔了一下的方远山、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嘴角翘了翘问:“什么意思?”

黑人男子在他脸上仔细的看了看,那神色仿佛是在打量一件商品,完事后才靠近方远山的耳边小声说:“想不想出笼子?”

“哦你们有能力把人放出来?”

“放出来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可以帮你换个监狱。”

“是吗?说来听听!”

黑人男子朝旁边的普兰还有托尼几人看了一眼,等方远山让他们先出去后,这个黑人给他简单的讲了讲怎么把人从“巴西利亚州监狱”里给换到别的监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