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一个秘密

“为什么会这样?”

“啊?为什么?”

“这位先生您冷静点!”被方远山抓着双肩的医生、痛苦之下脸都开始变形了。

“boss,boss,您先别激动。”

在琼森的一再劝说下、方远山才松开了医生的肩膀,阴沉着脸色问道:“洛克受伤的部位不是在颈部和肩膀嘛,这跟他的脑袋有什么关系?”

这位四十来岁的白人医生、在使劲的揉了揉肩膀后才心有余悸的说:“我们在分析了他的病情后认为:那位病人可能是枪伤导致他大量出血、脑部神经由于供血不足出现了脑休眠症状。”

“什么意思?”

“就是。。简单说就是他可能会睡一段时间。”

“多长时间?”

白人医生吞吞吐吐的说:“这个。。可能。。也许就几天。。也许就。。。”

“快说,到底会怎么样?”

医生咬咬牙说:“也许就醒不过来了。”

“你的意思是。。是说洛克会变。变成植物人?”

看到这位医生虽然没说话,但脸上却带着“是的”的表情,方远山一下子炸了,揪着他的领子怒骂到:“艹你们是什么医生。。。啊。。你们是什么医生。。。艹,劳资把你们这家破医院拆了信不信?你们不给我把他治好、你们这家医院以后就不用在科帕卡巴纳开了。。。”

“老板。。老板。。。”

“boss,您别激动。。boss。。。”

看着方远山再次揪着医生的领子怒吼着,琼森他们虽然满脸黯然的神色,但还是拉着他的胳膊劝了起来。

“老板,您先别激动,这家医院不行咱们就换一家,巴西不行就到德国、德国不行咱们再去美国!”

在琼森他们的再三劝说下、方远山才不甘心的把手放了下来,愤怒道:“你们现在就给我联系巴西的专家,有什么脑神经方面的权威专家都给我请过来,给我好好查病因。我不要什么模棱两可的答,你听到没有?”

“这个。。。这位先生。。”

白人医生镇定了一下心神才道:“这位先生,我们‘圣玛丽’医院、就有整个巴西最好的脑神经方面的专家团队,所以。。。”

“艹”

方远山拳头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办公桌。实木做成的板面被他一拳给锤的稀巴烂,上面的笔记本电脑都跟着掉到了地面上。

“这位先生您先别激动,虽然就目前来看、那位病人的情况不是太乐观,但也不排除万一。而且他本身的求生意志非常强烈,如果有亲人家属的陪伴。他还是有希望醒过来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着方远山身上强大的威势,这位“圣玛丽”医院脑神经科的主任医师、眼皮子不由跳了跳。

对于方远山这个东方小伙子他是认识的,他们圣玛丽医院就坐落在科帕卡巴纳的繁华商业区,所服务的人群全部是高端人士。对于斜对面的那一片海景别墅区里都住的是些什么人、他可比方远山清楚的多。

这位东方来的小伙子、身价数十亿美元,而且这还是表面上的,谁知道他背地里到底有多少资产?而且他的名声还不怎么好,喜欢眦睚必报,没事就爱动用武力解决问题,这在整个科帕卡巴纳都传开了,只不过方远山他本人不知道而已。

就因为这样、所以这位医生对于他刚刚又是揪衣服、又是锤办公桌的。都一声不吭,任由他发泄,连地上掉落的最新款“苹果”笔记本都没正眼看一下。

此时听到方远山的问话,这位医生考虑了一下、谨慎到:“这位病人的身体非常健壮,外部的创伤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好了。主要就是他的脑部这一块,现在全球的医学对于脑神经方面都没有太大的突破,我的建议就是:让他的亲人经常在他的耳边呼唤,这样也能激起他自身的苏醒。”

从机场带着一身轻快赶来的方远山、连别墅都没,直接来到了圣玛丽医院,当从阿诺德他们几人口中听到这个噩耗时。方远山整个人都惊呆了。

现在在听过医生的详细解释后、方远山什么话也没说,黯然的转过了身子,朝着办公室外走去。洛克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不过还在观察之中。

方远山换了一身无尘服、轻轻的推开了监护室。里面一位年轻的护士正在记事本上写着什么,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后、转头朝他看了一眼。

“他怎么样了?”

女护士朝病床上的洛克看了一眼,到:“他的身体很棒,一切肌体情况良好,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两天后就能离开监护室了。”

“谢谢你!可以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吗?我想陪陪他。”

“好的,不过时间不能太长。”说完这位护士抓着记事本离开了。

方远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看洛克的脖子,上面被一层厚厚的纱布给裹着,裸露出的脖颈部位还有一丝褐色的血迹。抬头朝他脸上看去,眉头没有再皱着了,呼吸也显得很匀称,但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放在床边的大手已经伸展开来了,应该是有人帮他擦拭过,上面的泥巴、血渍,包括指甲缝里都清理的很干净。但是手掌却显得很苍白,没有那种健康的润色。

他的身体朝前倾了倾,握着洛克的手掌在他耳边轻语到:“洛克啊,老板我去帮你报仇了,那个索诺拉家族也覆灭了。你们几个是跟着老板我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的,现在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你却在这里睡觉,你让老板我怎么能安心?”

把洛克病号服的袖子往上拉了拉、看着他下巴上冒出来的胡子,眼睛不由湿润了。

“洛克啊你小子一直都是最棒的。。做什么事都不用老板我费心。。。我还为你骄傲呢,你现在却在这里偷懒睡大觉,头还得扣你的奖金。”

“对了,告诉你个秘密,老板我这去墨西哥搞了不少好东西来,光现金就能把整个科帕卡巴纳的海景别墅给买下来、而且还绰绰有余。你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别墅,老板头买给你。。。。”

方远山的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的掉落了下来,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语带哽咽的说:“你小子。。。老板我长这么大都没哭过几。。你。。你就不能起来嘲笑一下老板我嘛你既然累,老板就允许你休息几天,但时间可不能太长啊!老板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办呢。。。”

帮洛克的被角给掖好,方远山抹了把脸上的泪痕,转身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