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二百六十九章(为BTRichard加更)

“来,你们喝这个。”

说完方远山把饮料递了过去。

慕容婉的两个同学一个叫“浮云香”,笑起来脸蛋上就会出现两个大大的酒窝。另外个叫“凌天儿”,近距离下才看到她竟然有一副可爱的小虎牙,非常的可乐。

一杯啤酒下肚、几个女孩子的杯子里都被他换成饮料了,他们三个男人继续喝着啤酒。

可能是在科帕卡巴纳的时间待长了,他现在越来越不喜欢这些闹哄哄的地方。而且这里人员复杂,加上黑夜的笼罩把人心里阴暗面无限放大,使得很多白天正人君子一样的人物、到了这里就变得放浪形骸了起来。

“哥,你是做什么的啊?”

正端着杯子看表演的方远山、过神来才发现是凌天儿的男朋友“士才俊”叫他的。这个士才俊身上带着点淡淡的学生味道,但说话的语气里却有当官人的圆滑,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以前在学校里搞不好还是个学生会干部。

方远山笑笑说:“我做点进出口贸易。”

“哪方面的啊?”

“这个。。。”他刚考虑要说什么项目的时候,旁边的士才俊已经跟着开口了。

“哥没事,要是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你们生意人总是有些商业机密的。”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味啊?”

方远山好歹在社会上历练了这么长时间,人话鬼话也听了不少了。这个士才俊表面上一副理解的模样,可是话里的意思总让他感觉到一种挑衅的味道。

不过人家一口一个“哥”的叫着,他也不好意思摆脸色,也说不定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呢?

“没什么商业机密,目前主要就是物流这一块。另外跟人合资成立了个公司,不过还没投产。”

“哦”

士才俊点点头没说话,不过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嘴角也轻轻的往上勾起。

他们此时的座位比较靠后,而且前面人来人往的。光线有点黯淡,再加上环境比较嘈杂,所以这位士才俊以为他的表情没人看到,可惜他不知道方远山的眼睛不是0、而是0!别说他坐旁边了。就是士才俊现在跑到酒吧的大门口嘴角歪歪,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现在好像什么事都有点不放在心上了,其实是强大的实力让他变得风轻云淡。单挑群殴、阳谋阴谋你尽管来,只要不是一枪把他给爆头,等他缓过劲来、他相信目前还没人能承受得了他的报复。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可惜他认为自然的动作在别人眼里就是一种很装13的表现了,这位叫士才俊的此时就很不满。虽然他表现得很恭敬,但此时的心里更是满满的不屑。

这位士才俊同学虽然跟方远山刚刚认识,不过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了。他的家里也是当官的,不过却不是在下海,只是以前在这里读罢了。

偶然之下认识了慕容婉,顿时惊为天人,立志一定要追求到手。想象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却很残酷。在知道慕容婉还有个未婚夫、而且那个未婚夫家里的官还做得很大时,他不由沮丧的放弃了。

人不怕没理想。就怕早早的放弃了。士才俊有理想,那就是追求慕容婉;而且他也没早早的放弃,而是通过曲线救国追求慕容婉以前的同学凌天儿,然后再试图慢慢的接近慕容婉。

可惜慕容婉跟他的未婚夫婚事告吹后,一去不复返,等再从巴西归来时身边竟然有了个男人,这让士才俊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毕竟大家是成年人,而且士才俊的家里好歹也是当官的,这点城府还是有得。跟方远山笑呵呵的聊着天,满口的“哥”叫着。看得方远山是暗自发笑。

时间推进到11点的时候,酒吧里的气氛开始热烈了起来,前方的舞池里已经站满了青年男女,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身体。

人的心情是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尽管有点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不过心情倒是随着劲爆的音乐声开始火热了起来。慕容婉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前方的舞池竟然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怎么?想下去?”

慕容婉朝他看了一眼,跟着羞涩的点点头。

“那就走呗!”

说完他朝罗兰看了一眼道:“要不一块下去?”

罗兰笑着摇摇头,说:“你们去吧。”

旁边的两个小女生已经早就下去了,另外一个叫“汪洋秋”的男生也早早的跑了过去,只有士才俊跟罗兰还坐在了座位上。他摇摇头也懒得搭理他们。

受音乐氛围的感染、慕容婉竟然大方的牵起了方远山的手,他楞了一下也干脆由着她了。

舞台上面的dj在声嘶力竭的喊着麦,台下的人群也跟着群魔乱舞了起来,一声声尖叫随着每一次嗨歌的高潮部分而响起,慕容婉的小脸涨得通红,偶尔双手做喇叭状也呼喊两声。

“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就在他背对着座位、身体跟着慕容婉的节奏慢慢摇摆的时候,他眼睛中的三维图像已经早早的打开了,整座酒吧会所在他的眼里无所遁形。

九点多进来时还风清明月的酒吧、受音乐的感染,很多男女在酒吧的角落里尽情的释放着剩余的精力,口手并用、投入忘我之境。

后面还坐在座位上的士才俊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了,虽然他不知道是谁,不过看两人亲密交谈的样子,显然认识。而跟他们一块进来的汪洋秋还在他的面前,正跟他的女朋友浮云香在尽情摇摆身体,显然不是他。

“小样!我看你能玩什么花样?”

那个过来耳语了几句的男子朝着酒吧后面的通道走去,几个网格状的男子围上去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之前的男子甩了甩手里长条状的物体,裂开了嘴。那个厚厚的长条状的物体、要是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钞票了。

没过一会趁着罗兰去洗手间的功夫,那个走掉的男子又去而复返,手里捏着个东西,到了士才俊旁边偷偷的放在了他的手中,跟着又转身离去。

士才俊左右看了一眼,又朝方远山的后背看了过来。见到没人注意自己他才把手中的物品偷偷的放进了他的杯中。

“哇靠就这么点出息?”

虽然不齿士才俊的为人,不过给他提供东西的也不是什么好鸟,方远山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们,把他们的身高体型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酒吧里虽然冷气开的很足。不过毕竟这么多的人呢,没过一会慕容婉的头上已经冒起了汗珠。方远山掏出手帕给她擦拭了一下,小丫头抬眼朝他看看,脸上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泛起了一丝红潮。不过还是任由方远山给她擦拭。

“好了,去歇歇吧!”

走座位那位士才俊显得有点不自然,就连他的女朋友凌天儿示意他倒饮料、他都“恩、哦”的反应了一下才过神来。

“给你。”

把面前的冰镇饮料打开倒了一杯给慕容婉,那边的两个小女生也吵吵着让他倒。最后那位长着一对小虎牙的凌天儿还把慕容婉给挤了开去、坐到了他的旁边。

她朝慕容婉瞄了眼,过头笑嘻嘻的问到:“方远山,问你个事的。”

“说呗。”

“你是怎么把我姐骗到手的啊?她可是很少主动约人出来玩的,而且还是来酒吧这样的地方。”

“酒吧怎么了?”

凌天儿瞪着双美瞳大眼,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说:“天啊,我认识我姐到现在,她还从来没来过这些地方呢!更别说主动约人来了”

方远山摸摸鼻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了。慕容婉这个丫头对他有好感他知道,可如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慕容婉在一起了,那小川爱子怎么办?

“哎!这是个头疼的问题。”

一时没什么好办法的他,只能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说:“来,大家干一杯。”

对面士才俊放在桌下的左手不由捏的紧紧,看着方远山一饮而尽后他才松开了手。方远山的嘴角牵起一丝笑意,跟着探身把他的杯子拿了过来,提起旁边的酒瓶身子侧了一下,等再过身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倒满了酒。

“给”

“谢谢哥了!”

要只是对他有点敌意就算了,可尼玛都给“哥”我下药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也笑着说:“来,光你敬哥了,哥也敬你一杯。来、干!”

小小的玻璃方杯里也装不了多少酒,也就一口而已。等一杯酒下肚士才俊打了个酒嗝,眼睛的余光不由朝方远山扫了几下,跟着又底下了头。

几杯酒下肚那个士才俊的脸色慢慢的变了,额头上冒起了虚汗,同时也变得兴奋了起来。

“来来来喝!哎、汪洋秋。怎么跟个女人似得?快喝掉。”

看着这个士才俊的精神开始变得亢奋,方远山的脑海里一片清明,到了后来可能是酒精加药物的刺激、拉着凌天儿的手不放了,而且有强吻的趋势。

“虎牙妹”穿的性感,性格却是非常火爆,士才俊拉着她的手也就算了。满口酒气的就想亲她、这下她不干了,挥起巴掌甩了他一下。

“啪”

士才俊的脸上立刻浮起了一个巴掌印,这下把他给惹毛了,当即就要还手,还好被旁边的汪洋秋给拦了下来,连声劝道:“算了算了”

“臭表子,劳资跟你玩玩你还拿乔了,行、你给我等着,头我找人好好的陪你玩玩。”

这都开始人身威胁了,方远山哪还能再坐下去,看到旁边慕容婉一脸焦急的神态,他拍了拍她放在腿上的小手说:“没事,我在这里呢!”

站起身走了过去,到了士才俊的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一个大老爷们冲女人发什么火,要是喝多了到卫生间去清醒清醒。”

本来对方远山的外国身份多少还有点顾忌,现在知道他只不过是开了个小厂,再加上酒精的刺激,他立刻红着眼珠说:“你他吗的算老几?我的梁子也需要你来架?”

方远山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左手如泰山一样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右手拍着他的脸颊说:“跟哥说话嘴里千万别不干不净的,你的那点伎俩都是哥玩剩下的。”

士才俊使劲的挣扎了几下,可是肩膀上的重量不仅没减少、反而有越来越重的感觉,压得他快透不过气了。

方远山的脑袋往前凑凑贴着他的耳朵一语双关的说:“今天第一次见面就算了,下要是再跟哥来这手可就没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才松开手说:“滚吧!”

(ps:谢谢各位打赏的兄弟们,还有给国际投月票的兄弟姐妹们,你们的大力支持就是我写作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