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二百六十三章 马伦的消息

方远山有时候感觉自己挺失败的,很多事情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以前还想着赚钱呢!最近连赚钱的事情都很少去想了,老是得过且过。

还有慕容婉,他直到飞机抵达下海市时才知道这个丫头家也在下海。这让方远山顿时无地自容,好歹也是朋友,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他竟然从来没有问过慕容婉的家在哪里。

出了机场方远山问到:“那什么,你家在下海哪里啊?”

慕容婉见到他脸上抱歉的神色,笑笑说:“我家就在宏口和平公园那边。”

人家都说了就在机场附近,他又不是傻子,当然是送到家喽。上车后朝前边的司机道:“到和平公园吧!”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离了机场。慕容婉没有通知她家里人来接机,方远山也没有通知钱巧巧。坐在车里的两人显得有点沉闷,方远山想说点什么,看慕容婉这个丫头垂着个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心里明白是怎么事。

“那个,反正我一时半会的也没巴西呢!江东离宏口也不远,没事我们一起出来喝喝茶呗!头你有时间了也可过来看我啊”

“那你会不会来看我?”

看着傻妞那幽怨的眼神,楚楚可怜的模样以及动魄的话语,方远山坚韧的神经都松弛了下来,差点脱口而出“跟哥走吧!哥养你”

到底还是忍住没说出那样的话来,要不慕容婉来个反问“小川爱子怎么办?”他不得傻眼。

凌晨的下海街道上车辆相对较少,慕容婉家也离飞机场不是太远,车子开了没到二十分钟已经看到和平公园了。司机在等红灯的时候转头问了句:“请问现在去哪?”

“锦绣庄园22号。”

司机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跟着又过神来了。“是啊!从机场贵宾通道出来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了,住在什么地方都不会让你觉得奇怪。”

过了两个红灯司机拐进了一条私家路,两边是成排的法国梧桐,树下花池边彩灯每隔几米就是一个,那流光溢彩的颜色照得这条路更是静逸,相信傍晚的时候陪着爱人在里面漫步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

车子开进去没到500米就是一个岗亭。里面的警卫人员在详细登记过后把他们放了进去。

“你老爸挺会享受的,这地段不错,闹中取静。附近又是大学城又是公园的,离机场还近。价格不菲吧?”

慕容婉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那小儿女的神态方远山即使在幽暗的车厢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看我干嘛?”

“你的那一栋房子可以换好几套”

“。。。。。”

“嘻嘻你那么有钱,要不也在这里买一套呗!”慕容婉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跟着眼睛晶亮晶亮的看着他。

方远山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说:“最近一直很穷。还欠人家好几亿美金呢!”

“啊。。。不会吧?”

慕容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就连前面开车的司机听到他的话、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抖了一下,暗自道:“这都什么人啊。。。。”

看到这个傻丫头合不拢嘴的样子,方远山哈哈大笑跟着豪气道:“几亿美金算什么?不出三年我要让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到哥的身上!”

慕容婉这个傻妞的眼神又开始迷糊了,看着方远山的肩头突然好想靠过去。这时车子已经缓缓地停了下来,看来是到她家了。

就在方远山跟慕容婉郎情妾意、依依不舍的时候,巴西因为方远山搅起来的风暴才刚刚开始显形。

先是根据巴西出入境管理局统计的数据显示:从八月下旬开始入境巴西的游客锐减,每日从原来的一万多人到现在的不足一千人,其中很多还是商务人士。

第二个就是风险预警:相继欧盟国家在本国发出的巴西旅游风险警告后,华国、日本、韩国等亚洲主要国家也跟着发出了风险警告。随之美国和英国也对入境巴西作出了风险性提示。

第三个就是投资热情减退:随着方远山那番:如果不给他一个交代就撤资的言论在媒体上公布后。去巴西投资的人首先会考虑到巴西的警察能不能保障他们的人生安全,会不会滥用职权?

特别是被方远山救出来的那个留学生赵兴怀被“绑架案件”,导致申请去巴西留学的人数大大减少。

在这个申奥的最后关头出了这么两件影响恶劣的事件,巴西政府痛定思痛之后开始大力扫黑,九月份之后军警天天在街头游荡,巴西总统西斯尔签署总统令:全国打黑,反腐倡廉。

第一个打击的对象就是引咎辞职的福斯特,这位里约警察局的前局长,虽然最后被迫引咎辞职,但到底还是被投进了监狱。

一年十几二十万的退休金对他的影响不大。这么多年的油水捞下来,他贪污的钱光每年的利息都不止这么点,只不过要低调两年而已。那个莫里斯也跟他达成了协议,只要不举报他。莫里斯家里的事情一切由他帮忙处理。

莫里斯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检察官告诉他需要坐7年以上的大牢时、莫里斯崩溃了。别说七年了,就是一年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在巴西监狱里活下去。

有人给他提了个醒,只要他能说点什么,跟州检察官达成协议转做污点证人,那就可以减轻处罚或者不处罚。当然了。说出来的东西必须有一定的价值。

另外一个被抓起来的人就是艾德里安马伦,这个十一区的大佬被以非法持有枪支、贩卖du品、敲诈勒索、抢劫等罪名被州检察院批准逮捕。

当这个消息传华国,方远山听说后不由楞了楞,跟着就是唏嘘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把火最后会把艾德里安给烧了。

不过方远山不知道的是,其实他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更关键的还是去年美国夫妇被害案。当时艾德里安强硬的没有交出凶手,让里约当局非常的被动,趁着这的总统令下发,把他给一块端了。

此时的方远山正在江边工厂的办公室里。洛克和元高阳两人正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至于阿诺德跟琼森则是出去办事了。

“洛克你们过来,别站那里了。”

“怎么了老板?”

“哎!你们看。”说完他指了指电脑屏幕,那上面正有抓捕艾德里安的现场录像。

洛克看到里面的消息后一愣,跟着说:“马伦怎么会被抓了呢?”

“应该跟去年美国夫妇遇害案件有关。”

洛克他们多少也听说过这件事。不过里面的详情不是太了解。方远山把具体经过跟他们一说,他们也知道马伦为什么被抓了。

“你们说该怎么办?马伦毕竟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现在突然被抓了你们说我要不要帮他想想办法?”

“老板这件事你最好别插手,马伦的这件案子非同小可,其中未尝就没有美国人在里面施加压力。万一被他们盯上你了,到时候会很麻烦。”

洛克这话可不是吓唬方远山,他太了解美国的那些情报部门了,简直无孔不入。他的老板现在已经是个公众人物了,要是被人发现他跟马伦有关系,那么他之前做的那些努力全部白费了,而且很可能被人查个底掉。

“呼”

他深呼吸了一口,跟着拍了拍脸颊:“好吧!听你们的。不过我总要做点什么吧,不然我会心里过意不去的。而且托尼跟我相处的一直挺不错,还帮过我不少忙。”

“老板。要不我巴西一趟吧!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洛克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几个保镖里洛克可谓是综合素质最高的一个人。能文能武,脑子灵活,情商也高,这件事交给他去处理是最好的。

方远山在座位上考虑了一会说:“好吧!你见机行事,事不可为就赶快过来。”

说完他打了个电话给柳柳,让她过来一趟。文质彬彬的柳柳还是老样子,进来后风轻云淡的喊了声:“老板。”

“柳来啦,做。”

“公司账户上有钱吗?”

这个公司从开张到现在他投了几千万下去,从来没问过公司账户上究竟有多少钱。今天让洛克去巴西才想起来他自己的卡里已经没钱了。所以才想起了问问柳柳。

“恩,目前还有一千七百五十四万。”

“这么多?”

“这样吧!洛克,你跟柳会计过去,让她给你转两百万。如果不够头你打电话给我。”

“恩!”

等两人出去后方远山身体往老板椅上一靠,双腿一架放在了办公桌上。看到元高阳还矗立在旁边,他笑着道:“现在在国内,放轻松。”

“老板。。。那个。。”

“啧啧啧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腼腆了,有话就说。”

元高阳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张开了口:“老板。好长时间没家了,所以。。。”

见元高阳红着脸吭哧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个事情,笑着说:“你瞧我这个记性,忘记你家在华国了。这样,你开公司那辆奔驰去,多玩几天、不用急着来,老板我暂时不会巴西呢!”

”不用老板,我家挺远的,我坐飞机去。“

“那行!”说完打了个电话给柳柳,让她再开张10万的现金支票。

挂掉电话笑着说:“老板我最近变成穷光蛋了,就10万哦多了我也没有。”

“老板。。。”

“行了,你小子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等元高阳走了,他在办公室里看了看,见到没落什么东西,才拉拉衣服朝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