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二百二十八章 猫捉老鼠

丁翰墨的点指对于方远山触动是非常深的,让他明白了自己最近已经陷入了魔怔,一种危险的游戏里。他在痛定思痛之后决定、以后尽量低调,并且尽可能的跟那些黑涩会大佬保持距离。

不过他也知道,想在巴西有一番作为、那是肯定摆脱不了当地黑势力的。不过他想让自己就算以后真的跟他们合作,那也要是有限度的,那样才能不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

下了飞机的时候、洛克他们已经在机场内等着了。学了个乖的方远山、只要出国都背着个行李包,而且在空间里还放了个小拉杆箱。

“老板你来啦!”走在前面的元高阳接过了他手中的背包说到。

他扯个笑脸朝他看看没说话,旁边的洛克可是个华国通,听了立马笑着说:“你这句就是废话。”

“。。。。”

“哈哈哈。。。”几个人顿时一起笑了出声。

到了贵宾通道外,那辆六轮悍马霸气的停在了门口,旁边站立了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小姑娘,定睛一看原来是安妮。他转头朝旁边的阿诺德问到:“她怎么也跟你们一起来了?”

“哦伊莎贝拉小姐刚好到城里有事,知道老板你来了,就一起顺道来接你,等下跟我们一道去。”

“嗨”

“老板你来啦!”

“哈哈哈。。。”

见到安妮说出的同样一句话,几个大男人顿时一起笑了起来,把个伊莎贝拉笑得莫名其妙!

等坐上车时他才问到:“我不在的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

伊莎贝拉朝旁边的琼森看了一眼,见他们没话,知道是问自己的,到:“有件事需要跟您详细的谈一下,还有几份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别的暂时就没有了。”

等安妮说完了,他朝旁边的阿诺德看了一眼,这个酷男到哪里都是一副黑超。上车后都忘记摘下来了,把个方远山看得暗自发笑。

阿诺德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事情,咧着大嘴说:“一切都很好,目前没发现什么异常。”

“嗯!那就好。”

俄罗斯后来发生的事情方远山也跟他们讲了讲。让他们密切注意着那个美人蛇的动向。而且上帮艾德里安送货到日本,起因就是想让他帮自己盯着金刺的,后来自己跟金刺谈妥了,也就不需要他的帮助了。既然这样,这美人蛇的事情当然也一块交给了他。

用俄罗斯“杜金卡”那个小混混的说法。人都是有味道的,那些美人蛇出来的成员、像艾德里安手下的那些老地痞远远的就能一眼看出来,所以这个事交给他绝对是“刚他妈夸娃刚刚好!”

到别墅的时候,蕾西她们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刚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后花园奔过来一个黑影,方远山远远的扔过去一个香蕉,那个黑影准确的接到了手里,跟着就是一阵“吱吱”的兴奋声。

“咦你的女朋友呢?”

见它不理解,方远山用手比划了一下,帽猴“吱吱”叫着朝后花园看去。

原来帽猴“女朋友”正陪着莉迪娅罗兰坐在了后花园。不时的接个葡萄给那个围着纱巾的女人。方远山看了顿时郁闷不已,合着自己给罗兰请来一个“仆人”啊!

罗兰带着个耳机没有听到他们进来时的说话声,方远山歪歪嘴起身走了过去。

“哎,你脑子好点了没有?”

为了救这个女人,自己跑到北极圈,虽然还算顺利,但每每想起当地的温度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身体总是不自觉的抖上几抖。

看着远处沙滩陷入沉思的罗兰,被他一声喊给拉了魂,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是他后露出一个笑容在夕阳的余晖下竟然有种洗涤心灵的神圣美。

罗兰把耳朵是线扯下来说:“方、你来了,旅途还愉快吗?”

这个女人不开口还好,方远山也就想不起前些日子遭的罪了。她这一说又让他想起了那两天两夜的不愉快经历来。

“愉快?当然!我跟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玩了几天。。。。”

“why?”

“瓦哎?俄罗斯的人民太热情了,他们舍不得我离开。所以强烈的要求我留下来,最好别走了。”

瞪着一双大眼的罗兰明显不理解他话里的含义,想了想说:“是不是你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到帽猴的“女朋友”又举起了一粒葡萄,方远山劈手夺了过来,哧溜一声放进了嘴巴里,使劲的嚼了起来。

看到罗兰还在看着他。他一屁股坐在了她对面的躺椅上,咧着嘴说:“no、no、no!不能说是不好的事情,只能说他们挽留的方式有点问题。”

了句他才“咦”道:“你不是神志不清嘛,怎么这几天脑子又好使了?”

这话罗兰听得懂,透明纱巾下的嘴巴动了动,最后嘴角翘起说:“sorry,给你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他撇撇嘴不屑道:“不用说sorry,只要你以后走正常点的路线,那就没问题了。还有、以后再出国提前跟我说一下,你暂时是没有身份的黑户,在巴西最好不要到处乱跑,你的明白?”

听到他教训的华语,罗兰不仅没有生气,嘴角竟然有继续向上弯曲的痕迹,明显在笑。

“笑个锤子!看来还是脑子有问题。”说完他摇摇头离开了后花园。

见到过路的雪莉尔他才想起了什么,把她叫住问道:“隔壁那几个女人还在不在了?”

“主人您说的是贝蒂小姐他们吗?”雪莉尔几人他再三教育下还是学不会叫他先生,他也只能随她们去了,这跟巴西庞大的女佣群体有关,基本上是改不了了。

“嗯,她们都走了吗?”

对于自己邀请过来的贝蒂、自己这个主人却不在,他还是感到非常的抱歉。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那个罗伯茨小姐在主人您走掉没几天就离开了,贝蒂小姐昨天刚刚走。还有那个慕容婉小姐应该。。应该还没走吧!”

“啊。。。昨天才走掉的啊!”

这叫什么事啊?哦人家来了你就走,现在人家走了你才来。这要是让人家知道了该怎么想啊?

听到这里他赶忙把贝蒂的电话找了出来,给她打个电话聊了一会。那边快开学了,她应该在学校,接到他的抱歉电话后连连表示理解,还说以后放假了会过来度假。

至于那个古典美人“罗伯茨”,他倒是没打电话。大家萍水相逢的,不需要刻意的电话解释,那样会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恩!虽然她很漂亮

在客厅里想了会,出门后朝着隔壁的别墅走去。

(ps:中午加更,记得投推荐票哦咱也不想别的了,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