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二十七章 算你狠

“局长你找我有事吗?”

进到办公室后杨锐锋没敢抬头朝办公椅后面的男人看,低垂着脑袋问道。

“杨锐锋,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我。。。”

办公桌后面的男人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大发雷霆,双手交叉的叠放在办公桌上,正正的看着杨锐锋的侧脸说:“先告诉我这件事是谁指使的?”

“。。。我的一个同学。”

“嗯?”

“深海的。。。庆元化。”

“你自己有没有从中收受好处费?”

“没有,我只是纯粹帮忙而已,没有拿过一分钱。”

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盯着杨锐锋看了一会,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今天开始先停止行使职务,等候进一步的处理通知,另外你要配合调查,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讲清楚喽有没有问题?”

“我。。。是!局长。”

等杨锐锋垂头丧气的出了办公室,这位局长才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等电话接通以后说:“王局,事情我了解了。是我们科室里一个叫杨锐锋的个人行为,对,对!是深海金属庆国钟的儿子指使的,好的,我知道了。”

当天中午八江市交巡警大队就对外作出了正式的公开声明:本次扣车事件纯属个人的私怨,而本次事件的直接指使人杨锐锋、经局里研究决定:开除党籍公职,同时对受害公司作出正式的面道歉!

八江市这份还算及时的声明虽然平息了大部分的舆论,不过还是有部分人经过调查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份声明里并没有这次扣车事件的具体原因。

网络上的舆论在经过一个白天的沉淀后渐渐的平息了下去,但是暗地里还是有一些风波没有平息下去。

庆元化这个唆使人、此时正在燕京的某座私人会所里,豪华的包间里一群穿着裸露的模特、正对着巨大的液晶屏幕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看那如若疯魔的样子,很显然的是服用了某些刺激精神的药物。

衣衫不整的庆元化、探手在身旁女郎的不停的着,另外一只手朝裙底撩去。这位面色潮红的女郎没有拒绝他的侵犯,扭动了一下身体好让庆元化的双手更加方便的侵犯。

就在庆元化呼吸粗重、忍不住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走进来的大汉到了庆元化的身旁、弯下腰耳语了几句,跟着又走出了包间。

“啊呀”

被大汉的几句耳语给惊了一下的庆元化、双手使劲的从女郎的衣服里拽了出来。可能是用力过猛弄疼了她,她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草泥马的,鬼叫什么”

心情不爽的庆元化看什么都来气,听到女郎的一声惊呼当时就炸毛了。怒骂了一句还不解气,顺手在她的头顶狠狠的拍了一记才罢休,跟着快速的出了包间。

缩在沙发上的女郎,等庆元化走到门口了才揉着脑袋、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嘀咕说:“有钱有什么用,还不是个性无能!”

出了包间的庆元化可不知道女郎背后的议论。要是他知道了、非得头暴打她一顿不可。

门口的保镖看到他出来了,其中一个走上前说:“刚刚老板来电话,让少爷您立刻给他打个电话,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您。”

“电话呢?”

接过电话的庆元化没有在门口打,顺着长长的通道一直来到尽头,找了个无人的房间进去后才拨打起了电话。

“老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庆元化努力的调匀呼吸,语气中正的说了一句。

“你个兔崽子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为什么今天已经有好几拨人打电话给我了?你是不是又在外面给我惹事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来,晚上五点钟之前要是见不到你人、你就不用来了。”

“我。。。”

还没等他解释一句,对面的电话已经挂断了。庆元化气得一把把手机掼在对面的墙上,手机的零部件顿时散了一地。

此时下海的方远山正在办公室里关注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看到事件有渐渐平息下去的迹象,一个电话又打给了那个完颜正烈。

“那个深海的庆元化还没有找出来,我现在把资料发给你,你等下就找人捅出去,做得漂亮头我有奖励。”

“好的方老板,您放心,我肯定帮您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到傍晚的时候、网上关于“扣车事件”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有人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给捅了出来。当然了。“远山贸易公司”在帖子里一笔带过,侧重点放在了“深海金属”老板庆国钟的儿子庆元化身上。

帖子里极尽能事的把庆元化描述成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豪二代,仗着家族在赣西的树大根深,仗势欺人、打压异己、拉帮结伙、行贿公职。把个深海集团简直说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黑势力团伙,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新一轮的舆论风暴在傍晚9点钟的时候终于形成了一个漩涡,朝着赣西的深海集团涌去。虽然深海集团经过紧急公关辟除了一部分说辞,但是他们通过关系网排除异己、仗势欺人却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公司做大了,底下难免有一些监管不到的地方。深海金属集团在全国网友用放大镜扫描了一遍后、更是找出来不少的漏洞,这就让他们疲于应付了。

庆元化在到赣西的家里后、遭遇了自己老子庆国钟的一顿狂风暴雨。之后被命令禁足在家反省三个月。

网民都是从众的,本来一件小事在无数人的催化下就会变得无限大了起来。扣押事件这件事情也慢慢的淡化了下去,舆论现在找到了一个新的焦点:深海金属。

焦点集中在深海金属集团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司?他们怎么就能以莫须有的罪名来陷害别人?是不是还有别的违法事实?他们还有没有什么保护伞?

庆国钟这个深海集团的掌舵人正在家里教训儿子的时候,公司里的属下电话通知他公司出事了,等他赶集团总部的时候、事情已经变得不可收拾了起来。

舆论这个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的力量是实实在在的,它能像古代的千军万马一样、只要形成了规模以后,就可以摧城拔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有挡在它前面的人和物都会变成草芥。不堪一击!

庆国钟当天晚上经过紧急会议之后,大家商量出了一个目前最佳的处置方案。第二天一早,“深海有色金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公开向下海“远山贸易有限公司”道歉。并表示自己教子无方,以后一定严加管教,还希望社会人士对深海集团予以监督。

在记者招待会现场、不仅表示对方远山公司的经济损失会做出赔偿;而且会主动申请调查组进驻深海有色金属,公开集团的财务资料,任何涉及到违法违规的人和事、概不袒护。一切从严处理。

“老狐狸,算你狠!”

方远山这两天哪都没去,就在公司的宿舍里关注着事情的进展,对于那个庆国钟做出的快速反应也是佩服不已。他这一手不仅成功的扭转了深海的负面新闻,而且间接的为自己的公司宣传了一把,可谓是一箭双雕。

庆国钟这一手只能说是把双刃剑吧!而远山贸易公司这几天也不算太平,在网上发掘出事情的始末后,有很多人都关注到了这家下海的小公司。

远得不说,这几天前前后后的已经来了十几拨记者了,都是要求采访公司的老板。方远山能挡的都挡了。不能挡的也把钱巧巧这个丫头推出去替代了。

“恩,这边的事情暂时算是了解了,还得赶巴西去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彼得家族的那批货已经通知安妮让他们运了去,至于运费他没敢直接存到花旗银行,而是让他们开了张现金支票,由梅格汇到了开曼群岛新成立的公司“fs风险投资”、然后再转巴西新成立的“fs全球贸易有限公司”,最后才转了花旗银行。

以后这家“fs风投”就是他在全球的总公司了,任何的资金往来全部以这家公司的名义进行操作。

当天下午跟丁翰墨要来那几家汽车组装公司老板的电话,一一打电话表示了感谢,同时每家给了几十万的误工费。那些工人在前两天已经到下海了。对于两个礼拜就能挣到一万美金的外快,那些工人还是相当高兴的,虽然这挣外快的地方远了点!

当初要不是丁翰墨帮忙,人家这些公司的老板谁认识他啊!哦你说让我借人就借人啊?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所以说还是有人好办事。几家工厂的老板在知道他就是上需要工人的老板后,都表现的相当客气,并表示不需要什么误工费。人家客气,他也不能当真啊,那不是让丁翰墨坐蜡嘛所以他还是坚决的给了钱。

至于尾灵筠拜托他的事情,他左思右想后打了个电话给贺圣仁。那个实力强劲的民营企业的老板贺圣仁、在接到他的电话后相当的开心。两人寒暄之后、在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在电话里连声保证着。

“你让她来好了,我们正好缺一个办公室文秘,工资我就按正常标准发,方老板你看怎么样?”

“那就太谢谢贺老板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坐上了飞往巴西的客机。

(ps:今天很多人打赏,投月票,我感到很惭愧,发现自己脸皮越来越厚。现在的作者不仅要会写,还要学会各种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满地打滚跪求各种推荐订阅打赏月票,我真是汗了一个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