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发难(加更)

八月初的下海市已经非常炎热了,柏油路面被天上的太阳晒得蒸腾起了热气,光看着就让人感到可以烤熟鸡蛋。

经过几天的准备,等那边“专一”网络公关公司已经在网上造好势后,方远山公司的几辆大车从厂里出发了。

前几天万度网上出现了一个帖子,大致内容就是:他是一个公司的员工,帮公司跑下海到赣西的定点运输,前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每一到赣西省还没下高速呢就被拦下来检查,后来在交了罚款后车子才被放出来。

这个帖子一出现立马引来了上百条的复,全部是声讨的。有的问你是不是超载了啊;有的说肯定是手续不全;还有得干脆说这家公司运送的是非法物资,不然人家老逮着你不放干嘛,肯定是你自身不正。

网上一时全是质疑声,更有得帖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就是一个跑下海到赣西的定点运输,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刁难,肯定这个公司有什么问题,不然人家吃饱饭没事干了,天天守着你。

在网上舆论发酵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那个发帖人“司机”终于贴出了自己的全部符合正规手续的照片,当然了,全部被划除了真实的人名公司。这下声讨声慢慢的小了下去,都变成了质疑,质疑的声音只有一个:是不是超载了。

等留言复数多达上万条的时候,那个帖子终于再次贴出了符合汽车的载重照片。这下那个帖子彻底的引爆了论坛,各种各样的谩骂出现了,都是要求彻查这件事的原委。

就在这风口浪尖上、评论里又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会不会只是一时的误伤?并不代表人家就会一直刁难你啊!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那个帖子的“楼主”表示今天下午就会有三辆大车跑赣西,希望网友们帮忙见证,看他所言是不是真的,他会全程录音直播。

“2009年8月3号下午3点24分,我和驾驶员出发了。”

“我们的时速大概保持在85公里左右,到达赣西的八江市大概在晚上12点左右。”

“网友们你们好。现在是晚上7点,我们已经上了宣光高速。”发帖的人这时候不仅发了留言,而且还上传了图片,图片下面有清晰的日期时间。

就这样每隔一个小时上传几张图片。当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时候,网上数以十万计的眼睛在牢牢的盯着事件的进展,就在这个时候好几家知名的网上媒体也加入了这件事的全程播报。

方远山这个时候正坐在自己的休息室里,不时的观察一下事件的进展。他没想到短短的几个小时、事件已经开始不受他的控制了,连好多知名的网站都加入了围观之中。就连丁翰墨都打来了电话询问。在知道他的决定后笑着说了一句:“你小子”

本来他还担心网上这么大的舆论风暴会让对方有所顾忌的收手呢,那样的话少了关键的“演员”,这件事到最后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呢!

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那个庆元化不知道是没有关注到网上的消息、还是对于网上p民的言论根本不屑一顾,总之该来的还是来了。在大车刚刚进入八江市的高速收费口,在自动缴费过后车子驶离通道时就被拦了下来。

“我们的车子已经接近赣省八江市的收费口,正准备过自动缴费通道。”

“我们已经通过缴费口。”

“。。。。”

帖子到了这里就长时间的无人复了。

在查验所有的手续之后,三辆大车还是被扣了下来,等候进一步的处理。至于理由,不符合安全驾驶规范。方远山没有打电话问询大车司机的具体情况。用屁股想都能知道他们会找出什么理由。

他不打电话没事,此时的八江市高速交巡警大队的值班电话却被打爆了,所有人的问题都是一致的:那三辆大车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扣的?

值班的交警小姑娘没有任何正面的答,所有的问题统一复到:“这件事我不清楚,请等候上面的处理通知。”

小姑娘的答并不能让人满意,值班电话再次的不间断响起,而且里面人的身份变得越来越相同起来,全是记者。

“您好,我们是某某报的记者,请问你们对于那几辆车的暂扣理由是什么?”

“您好。我们是某某网的记者,请问你们扣车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吗?”

前面的口气还好,到了后面口气就不是那么客气了,上来就是“我是某某报。某某网的记者,你们为什么要扣他们的车?”

他们的问题没有得到答复,但是那个帖子又贴出了照片:一张交警队的暂扣通知单,上面写着:不符合安全行驶规范。而且照片后面还跟着说:“我们有全程录像,所有的路线全部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

“哗”这下舆论爆炸了。深更半夜的、全国无数个网民在电脑前咒骂着、嘲讽着,为这一幕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不公平处理打抱不平着,一致要求彻查到底。

有得人已经等不及了,既然高速交警队的答模棱两可,他们就把电话打到了八江市的支队、省公安厅交通巡逻总队。

为了保障那两个大车司机的人身安全,方远山让他们在车子被扣的第一时间就赶了下海市,至于后面的事就不需要他们去处理了。

要说庆元化也是倒霉,他在那天收购方远山的股份不成以后,当时确实是暴跳如雷。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的不给他面子,当面甩他的脸子。

盛怒之下他立刻找到下海市几个关系要好的朋友,想给方远山那个小厂找点难堪。可惜下海市刚刚换天,上面的二把手听说是个手腕强硬的人物,对于任何私下以公权力阻碍下海市经济发展的案件,一律从严处理,为此还开通了市长热线。

在这样的时刻,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怎么敢顶风作案?在这些“朋友”这里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庆元化在研究了他们公司的资料后,发现他们公司的大车经常跑赣西,当时他就打了个电话给他在八江市交警支队上班的同学“杨锐锋”。

庆元化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这件事过了他也就没放在心头了。他忘记了没事,他那个同学杨锐锋却没有忘。杨锐锋能到交警队里上班,并且年纪轻轻就能混上副科级,离不开庆元化的帮忙。

不过杨锐锋也不是傻子,年纪轻轻就混到副科级可不是全都靠溜须拍马得来的。他在网上仔细的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个公司只是小厂,经营的业务也非常的单一,并不像有什么背景的样子。

就是这样杨锐锋也没有立刻下手,托人到下海当地实地调查了一番,发现这家公司是个女人当家。听说有个老板,但是长年累月的不见踪迹,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天下午杨锐锋就试探性的让手下人扣了两辆车,等对方公司乖乖的交了罚金放行后、并没有见到什么后续的动作。这下他的胆子肥了,只要对方公司的大车过来八江立刻被扣押。

所以说人不能得意忘形,庆元化的这个同学非常的注意影响,努力的把这件事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可是连续很多天对方都乖乖的交钱认罚后,他开始放松了警惕,再加上他也有很多事,不可能天天盯着这件事不放的。

就在杨锐锋最放松的时候,方远山给了他致命的一击。等他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交警支队办公室里到处在谈论着“扣车事件”,而且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的不停响起。很多人的脸上表露出愤愤不平的样子,为自己平白无故的挨骂感到气愤。

网民可不管你是不是无辜的,既然你们在一块上班,那肯定就是蛇鼠一窝,不骂你骂谁?此时刚刚进门的杨锐锋听到到处都在谈论着“扣车事件”,当时心里就是一沉,脸上“刷”得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颤抖着双腿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外,等推开门走进去后,办公室里两位老同志已经先来了。看到他进来其中一位打招呼说:“杨科早啊。”

“张科你也早啊!”

把自己的公事包放在身旁的办公桌上,杨锐锋不经意的问道:“老张啊,外面怎么都在谈论什么扣车事件啊,是不是跟我们队里有关?”

对面那个带着老花镜看报纸的老张、头也不抬的说道:“哦听说我们局里有人违规扣押了下海的几辆大车,这件事被人捅上网了。”

“下海?”

听到这两个字眼、杨锐锋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哆嗦着手把电脑开开,等连上网后输了几遍才把“扣车事件”几个字眼打了进去。

“刷”

万度网上瞬间如刷屏一般的冒出了上万条连接,所有的字眼全是:八江市交巡警大队非法扣押车辆。

等点进去后杨锐锋的额头已经冷汗津津了,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杨锐锋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哆嗦着嘴唇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杨科,局长找你过去有事。”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杨锐锋,听到门口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身体当时就僵立在了椅子上,迟迟没有动弹。

门口穿着警服的小交警看他脸色不好看,询问道:“杨科你不要紧吧?”

“我。。我。。我没事。那就走吧!”

(ps:谢谢给我投票的兄弟姐妹们,还有,谢谢你的几次催更票,虽然我拿不到。还有很多打赏投月票推荐票的兄弟们,再次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