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丘之貉 (求推荐票)

“哎问你小子一个事的,你这次来怎么让我感觉烟熏火燎的。”

“是吗?”听到丁翰墨的问话,方远山不自觉的抬起手摸了摸脸说:“你从哪看出来的?”

“哈哈”

笑了会丁翰墨才端起面前的酒杯说:“来,先喝口再说。”

“干”

喝了口酒丁翰墨才认真道:“你的眼睛告诉我的,里面充满了暴戾感。而且你脸上有种挥之不去的死气缭绕在上面,告诉我,你是不是最近跟人火拼了?”

“哇靠丁老板你什么时候变成神棍了?”

惊讶了一句的他,看到丁翰墨的脸上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讪讪道:“真的能看出来啊?”

他摸了摸鼻子说:“最近是遇到点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的,七拐八绕的就上了套,然后就跟人发生了点冲突。”

解释了一句的他,想起丁翰墨那句死气的话来,心里一动道:“我脸上真有什么东西吗?”

“呵呵你小子,逗你呢!”

看到方远山脸上明显不相信的神色,跟着道:“死气我不知道有没有,不过你的眼睛里真的有暴戾之色,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真的那么明显嘛。。。”

“恩。”

“来,干一杯。”

虽然这里有waiters,但两个人谁都没用,喝完酒自己动手。丁翰墨现在真的算是了,不过他的心性还停留在做生意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始终保持着柔和的神态。

一杯酒下肚他才说:“你可能不知道。从你前两次下海时我就发现了你的不对劲。你脸上的暴戾之气越来越重。而且有渐渐失控的表现。”

“呵呵这话从何说起?”为了掩饰尴尬、他伸手把旁边的酒瓶拿了过来,给丁翰墨斟满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丁翰墨端起酒杯小口的抿了一下说:“别问我从哪里看出来的,你现在已经快要走火入魔了,还是先想着怎么修心养性吧!”

方远山端到半空的手突然就是一顿,跟着嘴角牵起一丝苦笑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是否有戾气,但他确定自己真的要走火入魔了。

老话说的好: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又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是自己呢,自己最近做了些什么?迪拜、日本、英国、还有这的俄罗斯,心越来越狠。手越来越黑,做事毫无顾忌。

不把别人的性命当事也就算了,可是不拿自己的性命当事、这已经不是什么冲动能说得过去了。这已经是无知、幼稚了。

还有阿诺德、洛克这些保镖,说是自己的保镖,可是现在也基本上沦为了自己的打手、帮凶之流了,这难道真得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吗?

也许自己的本意是好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已经越来越偏离自己当初的设想。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方远山突然有点不寒而栗,这还是当初想着赚点小钱过日子的自己吗?

他的脑子这时候已经陷入了死循环,为最近自己做事冲动不计后果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旁边的丁翰墨看到他的脸色不好看。笑了笑说:“先别忙着自责,其实有时候做事用点手段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界就是肉弱强食,你又在巴西这样的国家,没点强力手段迟早也得出事。”

顿了顿他脸色一正道:“不过我要给你提个醒,做事业用点手段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千万别赖以为生,那样以后你会摆脱不了这样的习惯。遇到事情喜欢用暴力去解决,那样迟早会出事的。”

这已经算是认识丁翰墨以来他说过最重的话了,听在方远山的耳朵里真是振聋发聩,让他有种精神大震的感觉。

他的行为已经偏离了原来的思路,有好几次的身历险境其实可以避免的。远得不说,就好比这次去俄罗斯,如果单纯的去救罗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加上那包钻石事情就变得不可控了,几次险死还生,差点把命留在俄罗斯。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可怕的是自己偏偏还沉迷于这样的游戏当中,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对自己的能力过分的自信。

丁翰墨说了这一句后没再说什么了,默默的端起酒杯跟方远山再次碰了一下。他没再说什么,丁翰墨今天的一席话真的让他有种胜读十年的感觉,端起酒杯跟他狠狠的碰了一下。

把丁翰墨送走后他没有离开希尔顿,就在楼下开了个单人间,想着最近自己的一些行为,他真的有点不寒而栗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早晚要出事。

“不行,我得弥补点什么。”

在床上躺了会,他还是先给布雷家族的那个彼得去了个电话。自己不缺那多出来的几百万美金,只是为了把他们家族逼上绝路,但也可能把他们逼得狗急跳墙喽。

那个加百利不是傻子,他既然选择不报警、肯定多多少少的猜出那两件事情跟自己有关,知道报警只会坏事。而且自己原来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把加百利家族在里约除名,可这是不切实际的。

只要有人就有江湖,这个布雷家族倒了可能还会出来个“李雷”“张雷”,自己一个外来户,不可能都给他们消灭光的。只能用霹雳手段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这样他们以后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在这里越分析越激动着,里约的布雷家族这时可谓是愁云惨淡!“帕瓦珠宝行”以及城外的那次汽车失窃案只是让他们家族大出了一次血,但还谈不上伤筋动骨,毕竟几十年的积累不是一两次失窃能搞垮的。

真正可怕的是外界的压力。那些对他们家族虎视眈眈的当地势力、趁着他们家族这次的打击。一股脑的朝他们家族发难。这让他们家族变得举步维艰了起来。

客厅里坐着的全是布雷家族元老级人物,加百利、托马斯这两个人就不说了,还有另外几房当家人物,包括加百利四弟的儿子“彼得布雷”,可谓是济济一堂。

加百利这时显得憔悴无比,脸上的皱纹感觉都多了几道,鬓角的灰发也冒出了几缕,看到屋子里的人吵吵嚷嚷。他轻轻的一摆手说:“好了,都闭嘴。”

看到屋子里的人都不说话了,加百利才转头朝坐在最末端的彼得说道:“还没联系到他吗?”

“几天前已经联系不上他了,我已经跟他的管家鲍曼说过了,只要他一来就会通知我们。”

“现在那边还有多少现金?”

“昨天刚刚进了一批货,现在账户上还有不到1000万。”

加百利布满血丝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些从迪拜运来的汽车零配件、价值其实不足被盗物品的十分之一,不过这里面有个影响的问题在里面。

普通民众不知道你家到底是不是破产了,他们只知道你家的汽车行珠宝行全部关门大吉、无货可卖。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里约城就传出布雷家族破产的消息。

无奈之下加百利也不等矿山那边开采出来的宝石了。通过关系拿了一批现货、使得他们家的“帕瓦珠宝行”前几天终于重新开张了。

珠宝行是开了,但汽车行却始终半死不活的。他们家族做汽车这一行有不少年头了,有很多大客户喜欢到他们家族买那些限量版的豪车。不然不可能找关系到迪拜去收购汽车了。

这些豪车收购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就算收购了暂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运来,这根本是个无解的问题。

他们家族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稳定人心,让里约民众以及那些投资者对他们家族重新拾起信心,而这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嗡嗡嗡”

坐在沙发最边上的彼得朝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人注意自己他才偷偷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旁边坐的一个老头见到彼得在玩手机、用眼神狠狠的剐了他一眼,很明显对于他这个举动很不满意,特别是见到他在这个时候还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更是生气。刚想说点什么的老头,对面的彼得已经接起了电话。

“嗨方!请问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彼得压抑着激动、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到。

在彼得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来的时候,方远山才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稍微有点问题。自己是“拿”了他们家族不少东西,但这个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如果仅仅因为这样就把迪拜运来的货物以原价还给他家,恐怕会适得其反。

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他才开口道:“嗨彼得。你们家考虑的怎么样了?我的合伙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这个。。。我们家族目前只能拿得出500万美金,剩下的。。。”

“一千万美金是肯定不能少的。”顿了下他才说到:“不过你们可以先预付500万,剩下的在半年内付清,还有没有问题?”

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的彼得、听到他的话后兴奋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拿着电话的手都颤抖了,开心的说:“真是太好了,方,谢谢你了。关于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还请你原谅。”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不由感慨到:“果然人就是贱啊!之前让你付五百万美金你不肯,现在付了一千万还这么高兴,就是欠收拾。”

这边布雷家既然要赎去了,那只能跟那个霍夫曼说声抱歉了。不过想起那个霍夫曼他就是一阵不屑,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表面上一副绅士的样子,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比起那个加百利也好不到哪去,属于一丘之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