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十二章 被狗咬

在飞机上的两人交流的还算愉快,贝蒂的葡语说的并不是太标准,两个人英语、葡语加上手势可以说非常的搞笑、但是气氛却相当融洽,到了下飞机的时候两人这些日子以来的隔阂感彻底的消除了。出了检查站、随着贝蒂到中转托运站帮她把行李取了出来。也不知道她带了些什么东西、以方远山现在的力气都觉得死沉死沉得。看到他单手提着行李就出了航站楼,贝蒂的小手捂着嘴巴道:“方、你。。。”

“我,我怎么了?”看到贝蒂一脸惊讶的表情,方远山呵呵笑到,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说道:“我的力气一直很大的,没告诉你而已,哈哈。。。”

贝蒂上来拉着他的胳膊捏了捏,道:“也没怎么样嘛,肌肉还没我们学校那些打篮球的男生多呢!”

“嘿!哥们被鄙视了!”方远山不屑道:“那些肌肉是可以练出来的,我这是天生神力,这个是没法比的。doyouunderstand?”

被他搞怪的表情逗的呵呵直笑的贝蒂,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锻炼一下呢?我觉得那样你的身材会非常棒的。”

一听贝蒂的话、方远山顿时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哪是他不想去啊?实在是没那个金钱跟时间啊,特别是前面一个问题曾经日日夜夜的困扰着他。话说巴西的私人教练都是按小时计费的,那‘码表’跳起来比里约的计程车价格可吓人多了。不过既然人家美女提出来了,怎么的也要有所表示啊!

“恩,你说的对!等了里约我就立马去锻炼。”

“对了,我等下去莱尼根多夫,你呢?”在飞机上两个人都下意识的没有提到分别这个词语,但是现在必须要到分别得时候了,方远山也不得不问到。

“我的同学家在新克尔恩、女同学。”

听到贝蒂最后明显属于解释的话,方远山一时有点尴尬、硬着头皮道:“恩,那你在那里好好玩几天吧!我走的时候跟你打电话,这几天可能会比较忙吧。”出了机场把贝蒂送进计程车后,方远山也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陈良杰的‘众意’精密制造看来公司规模真的不小,一个区区驻柏林分机构地办公室都选在了‘莱尼根多夫’最繁华的商业区。走进这座地标式写字楼的大门,方远山也被里面豪华的装修所震撼。几根水晶立柱分散矗立在大厅的各处,门口各种肤色的人群进进出出,大堂里的安保人员在四处巡查者,弄得他都怀疑自己进错了地方。。。

叫过一个胸口别着铭牌像经理样的男子,问道:“请问华国的一家叫‘众意’的公司是在这里吗?”

这位经理样的男子听到他蹩脚的英语、没有任何嘲笑的表情露出来,很是认真的道:“这位先生您好,是有这么一家公司。他们办公室在19楼。请跟我来!”说着把方远山带到了电梯房、伸手按开了按钮目送着方远山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方远山本来忐忑的心情也舒缓了下来。看着对方一丝不苟的作风,在临上电梯前也非常认真的说了声‘谢谢’。

刚刚在电梯旁他就瞄了一眼,看着多达几十部的高速电梯心里也是咂舌不已,果然是有钱人玩的项目建个写字楼不弄个几十部电梯、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说自己是玩房地产的。。。

高速电梯就是高速电梯、还没等他感慨完毕,‘滴’的一声电梯已经到了19楼停了下来。抬腿走出电梯,一股暖风袭了过来刚下飞机的时候他可吃了大苦头,呆在里约天天出门就是汗流浃背的他,忘记了出门要带冬季衣服。贝蒂在飞机上可是狠狠鄙视了他一番,下了飞机给他拿了一件女式的羽绒服才撑到了这里。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到方远山走了过来、用德语彬彬有礼的问到:“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吗?”看到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换英语再次问了一遍。

方远山来的时候匆匆忙忙也没问清到了地方应该找谁,心里狠狠的埋怨了自己一下‘多问一句你会死啊?’,不得已之下只能再次给‘众意’的老总去了个电话。那边一听他已经到了德国,赶忙请他等一下。。。

这时一位‘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急急忙忙的从旁边的玻璃门里走了出来,老远的就伸出手道:“哎呀,该死该死,实在不知道您这么快过来!要不然我就去机场迎接你了。”

伸出手跟对方握了一下,不置可否的随着男子走了进去。进了办公区,看到里面熙熙攘攘的人声还是让他比较奇怪:“一个国内的精密制造公司,难道生产出来的东西还能卖到以生产精密机械著称的德国吗?”。跟着这位像负责人的华国人一直走到后面的办公室里。

等方远山进来,这位负责人转身关上了门笑道:“这位小兄弟就是陈总说的可以把机械运国内的方远山吧?鄙人张明礼,如果不嫌弃的话小兄弟叫我一声老张就行。”

“那我就叫你老张了不知道老张你们公司现在的设备放在什么地方啊?我比较赶时间,把你们货送国内,我还有事情要办呢!”

昨天在接到国内老板的电话后,当时他就在心里想到:“什么人牛逼吹的这么大啊?还什么保证运国内,时间最短!”要不是对面是老板,他当场就想说是骗子。不过他是老板,既然老板吩咐了,他一个打工的也不好提出反对的意见。

刚刚在门口见到方远山这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出于礼貌他也没表现出自己的不屑来这时听到方远山真的随着自己的话叫了一声‘老张’,更是反感至极,“什么人啊!装的跟大尾巴狼一样!”。

当下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淡了下来,说道:“既然方先生比较忙,那这批仪器就不麻烦方先生了!我们自己会找路子送国内的。”

“呃。。。你们自己送?”方远山顿时心下恼怒不已:“这是什么意思?合着刷我玩呢!尼玛的,哥时间很宝贵的、现在分分钟都几百上下。不行、得问问他老板是什么意思?既然你们有门路了,还要我过来干什么?”当下掏出电话打给了陈良杰。

“陈老板、你什么意思啊?既然不需要我了,为什么还让我过来?难道飞机票不要钱吗?我的时间也不是废纸,大家都很忙的好不好。”

接通电话的陈良杰被手机里传来得连珠炮似的问题一时给弄懵了,下意识的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我。。。”我靠,连我是谁现在都装不认识了,行,你可真行!把电话挂断的方远山狠狠的看了一眼张明礼、转身出了屋子。

那边的张明礼一看方远山走了出去、没有再跟出来相送,前倨后恭的态度弄得方远山恨恨不已!:“这个什么‘众意’的机械公司真是可以,以后不要再求到老子,不然非让你们大吐血不可!”

这时女式羽绒服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国内的座机号码,随手接了起来:“喂,请问您是哪位?”

“方老弟,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我在休息,不知道是你啊、实在是抱歉!请你在原地等一下我马上派人去解决。”电话里传来了陈良杰的连声道歉方远山举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到:“好吧!请陈老板快点。”

没过一会另外一间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走出来一位三十一二岁的少妇,朝着方远山径直走了过来伸出手道:“这位想必就是方先生吧!我是这家公司的副总杭白梅!刚刚老板从国内打来电话,要我一切都听您的吩咐,另外张总停止一切职务、立刻国述职。”

看到这位少妇寥寥几句话就把所有的事情都阐述清楚、并且给了他最大的面子,方远山也不为己甚的淡淡道:“吩咐就不用了,大家都很忙、你把需要运送的东西赶快准备好,我下午就要国了!”

说着话这位穿着得体ol装的少妇领着他去了自己的办公室。那位叫张明礼的办公室里这时传来了砸东西的响声、伴随着一阵咆哮:“这个老东西、简直是糊涂透顶!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小瘪三跑来蒙事、这个老不死的竟然也相信。吗得、老子跟你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区区几句话就叫我让位。。。”

关上的门阻断了那位张总的咆哮,这位少妇尴尬道:“请方先生见谅、张总今天有点失态了,还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狗咬人一口、人总不能再还去吧!”方远山不咸不淡的了一句,虽然没有骂人,但也是火冒三丈。

这位叫杭白梅的副总装作没听到他的话、走到旁边的饮水机接了杯水递给了他道:“设备现在在郊外的仓库里,请问需要我怎么做呢?”

“这样吧!你现在就开车带我去一下。到了地方咱们再说!”说着方远山放下手里的杯子站起身道。

“好的!”点点头、杭白梅叫进来一位女孩吩咐道:“公司现在由我全权负责、老板的传真一会就到,你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如果没有我的签字同意、张总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能代表公司的意见,谁接的手我拿谁开刀。”

这位长相甜美的华国女孩、听了杭白梅的话,嬉笑道:“知道了、杭总,我现在就去告诉大家。”说完蹦跳着出了办公室。

摇摇头笑了笑道:“让方先生见笑了!这个小丫头在柏林留学、性格一直比较活泼,说了她几次还是老样子。”

“没事、挺好的一个女孩。看来杭总在这间公司比较受欢迎啊!”说完两个人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