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二百二十二章 知己

可能是住“丰江花园”那边习惯了,尽管路程相对来说有点远,尾灵筠还是没有住公司的免费宿舍,每天早晚班的跟公交车来倒腾。%

蓝小玲到底还是没有去上班,当尾灵筠打开房门的时候、她正翘着个二郎腿在沙发上看电视呢。她走上前一把抢过蓝小玲手中的爆米花袋子,拿了几个塞进嘴巴里后才嘟囔不清的问道:“你下午没去啊?”

“没去,那个人事部男的说话口气太冲了,好像姑奶奶离开那里就活不成一样。哼,我还就不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说着蓝小玲把两条大长腿从茶几上放了下来,走上来一把抱住了尾灵筠的小蛮腰,用鼻子使劲的在她胸口嗅着道:“让我闻闻有没有男人的味道。”

“咯咯”

尾灵筠左支右挡的摆脱了蓝小玲的骚扰,娇笑着说:“什么男人的味道啊,你瞎说什么呢!”

“哼你长得这么可爱,又是一个新员工,你们那个破厂里那么多男人,就没人对你动手动脚的?”

尾灵筠哭笑不得的说:“什么呀,我们那个公司里虽然开车的师傅都是男人,但是在公司里办公的大多数可都是女孩啊。我们总经理也是女的,就连前几天走掉的一个“外派”、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

“什么!就你们那破厂还有外派?快说说,那个外派是干什么的?”

听到尾灵筠说她们厂还有个外派,蓝小玲顿时坐不住了。立刻凑上来问到。

拿着爆米花的尾灵筠往旁边的沙发走去。坐下去舒服的“哼哼”了两声才说:“那个外派我也没见过。张海琴见过。据她说那个女孩很厉害,英国剑大毕业,后来还到伦敦商学院读mastersinma与phd。”

“哇塞,真的假的?”

这下蓝小玲坐不住了,一下子扑倒在尾灵筠的胸口,把个爆米花都撒出来了。尾灵筠用手把她脑袋往外推了推说:“热,别贴的这么紧,头再把你的脂肪传染给我。嘻嘻”

“啊,你要死了,敢说我胖!”说完用手使劲的咯吱了两下尾灵筠。

两个人笑闹了一阵尾灵筠才沉默下来说:“你知道那个公司的老板是谁吗?”

看她一脸正经的样子,蓝小玲疑惑的问道:“难道还是我们认识的人不成,我们同学里没听说有人开公司了啊。”

“我们公司叫远山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你猜不出来吗?”

“远山国贸?”偏着头想了会的蓝小玲、突然狠狠得拍了巴掌道:“我知道了,不会是那个方、方什么的。。。”

“哎呀,你个死丫头不会拍你自己啊!干嘛拍人家大腿,看,都红掉了。”穿着一条黑色职业裙的尾灵筠揉了揉大腿道。

“哎呀。你别扯话题啊,你快说。是不是那个方什么的。”

撩起短裙看了会的尾灵筠一下子乐了,使劲的拧了把蓝小玲的脸蛋说:“干脆笨死你得了,都说了远山国贸了,你不会连起来说啊!”

“对对对,方远山,是叫方远山。该不会这么巧他就是你们老板吧?”

“就是这么巧,他就是那个厂的老板。”

“啊”

蓝小玲顿时张大了嘴巴,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看着尾灵筠久久无语。

见她不说话了,尾灵筠反而趴了过来,腻在她肩头上问道:“玲玲你说怎么办啊!下午我上班都没什么心情了,在考虑要不要再去上班呢。”

正在感慨的蓝小玲过神疑惑道:“什么怎么办?为什么不去上班?你个丫头傻呀,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珍惜,你上你的班,他还会开了你不成!”

尾灵筠扶着额头说道:“玲玲啊,你都不知道,真的好尴尬的。我今天还跟他撞了个满怀,当时见到是他我都没敢说话,抱着文件就走了。”

“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你了,换成是我非得让他调个工作不可,起码也得是个副经理,嘻嘻”说着说着蓝小玲自己先笑了起来。

“还副经理呢!就你这个脾气、副经理的秘都不敢要你。”

被她说到痛处的蓝小玲顿时无力道:“小尾巴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几个公司了,再这样下去我非疯掉不可。”

蓝小玲虽然身为下海当地人家境不错、找个工作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那也要看工资多少了!

她们系有二个小姑娘进了四大会计行之二的“普华永道”“毕马威”,进去就8000,算津贴都一万了,而且没有那么累。但这两个女生都是功课很好的那种,她们系700多人,可以想象这个比例有多低。

像别的刚进公司的女同学大多不超过3000,男的3500到4000左右,而5000是一个坎,过5000的人不多,至于1万以上的更是极少,要么是有硬关系,要么确实是有真本事。

别说系里那两个进了四大会计行的了,就是跟那个张海琴都没得比,想到那个张海琴她又是一阵无力。

看到蓝小玲烦恼的样子,尾灵筠刚想安慰她几句,突然眼睛一亮道:“要不找那个方远山问问?他肯定认识很多人,也许能帮你介绍个好工作。再不行、大不了你跟我一块去他公司上班好了。”

“咦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哎!”

听到她的话,蓝小玲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跟着她的身体又软了下去,无精打采的说:“我跟人家非亲非故的,人家为什么要帮我啊?去他那个公司我实在是拉不下那个脸来,头兰姐要是知道了该怎么想啊?”

“被你一说也是啊,要不明天我就不去上班了吧!”看到蓝小玲无精打采的样子,尾灵筠身体往后一靠的说到。

其实她是很舍不得这个工作的,工作轻松、工资还不少拿,而且上班的这几天她也了解到了,远山贸易公司都是些优质资产、很有发展潜力。这样的工作让她放弃她真的很不甘心。

“做什么呀?”

听到她的话、蓝小玲一下子趴到了她的身上,笑着道:“你傻啊,我是因为知道那个公司是他开的我才不去的。你就不同了,你是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过去的,你怕什么啊。”

“你说的真的啊?”

“当然了。。。”

两个小女生在这里讨论着到底要不要去方远山的公司上班,而他本人这时候就在离丰江花园不远的希尔顿酒店、顶层的酒吧。

格调雅致的酒吧二层、此时的方远山正在跟丁翰墨聊着天。在下海目前除了丁翰墨之外,他就再没有谈得来的知己了。是的、丁翰墨已经被他归类于知己了。

这个儒雅的青年男子用他个人的魅力“征服”了方远山,让方远山到了下海就想起了他。而且丁翰墨也做到了基本上只要他打电话、随叫随到的地步,这让他非常的感动。人生得一知己已经很难得了,而且他还有一个兄弟包德海。

(各位兄弟,投个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