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一十九章 鸡蛋撒进太湖

城外巨大的爆炸声到底还是引来了“下洛莫夫”居民的注意,那些人纷纷来到这里查看情况,方远山则是拍拍屁股走人了。

找了偏僻的地方把衣服给换了下来,等收拾好了他才想起找交通工具。想起洛克他们开别人的车就跟开自家的一样快,方远山就羡慕的不得了,可惜他不会这一手。

带着个帽子口罩又跑了城里,等找到自己停车的地方时,那辆摩托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被人骑走了还是被警察带走了,不过那个定位仪倒是在草丛里找到了。无奈之下又找了辆摩托,三捅两捅的开走了。。。

方远山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没有睡觉了,长途奔行之下又累又困,要不是想到还身在险地,他真想先睡上一觉再说。

怕他们找人在下一个城市“奔萨”等自己,他开着摩托绕了个大圈,从西边的“上洛莫夫”一直开到“戈洛温斯诺”、到了距离俄罗斯“奔萨州”西面80公里处的一个“卡缅卡”的小城才停了下来。

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方远山、当天晚上在“卡缅卡”找了无人居住的房子住了进去,等第二天一早把摩托车从空间里拿出来继续上路。

经过一夜的休息、方远山的精神才算好了一点,现在离哈萨克斯坦的边境还有大约五六百公里,如果走大路的话不用天黑他就可以到达了,不过以美人蛇这的损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越往边境处开那种暴风雨欲来的感觉越是强烈。方远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愣头青了,明知道前方有危险还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既然此路不通他立刻换了个方向,朝着西边的乌克兰驶去。

到了离州府“坦波夫”不远的“基尔萨诺夫”城时,方远山没有穿城而过,而是从摩托车上下来走向了远处的农场。

这里由于地广人稀,拥有大片土地的农场主撒种施肥时都是使用的飞机,开着车的方远山见到远处巨大的农用飞机时、眼睛顿时就是一亮,不由面现喜色了起来

没费太多的功夫。在方远山给了两万美金的费用后、农场主答应他用飞机送他到边境处,当然了,这是方远山给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

中午还在“基尔萨诺夫”的,下午3点多钟方远山已经到了俄罗斯跟乌克兰的边境处“罗索希”。跟大胡子农场主握了下手、再次感谢了他之后、方远山一扭头朝着远处的城镇走去。

现在离乌克兰的“日利诺”只有一步之遥了,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大意。没有走官方大道,就在“罗西索”郊外的密林快速的穿行着,中间遇到可以通行的小道时他就把摩托车从空间里放出来开上一会,跟着继续徒步奔行。

五十公里的路程、方远山足足奔行了3个小时。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他才到达乌克兰的国境线。

过了国境线方远山的心才算松了一点,没有了那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美人蛇肯定也没想到方远山会乘坐飞机离开俄罗斯,所以使得方远山一路平安的到达了乌克兰的首都基普,当天下午方远山就买了飞往华国的飞机票。

基普的天气还算暖和,上飞机之前他已经换了一身宽松的“阿迪”运动服,找到自己的座位后他重重的坐了下去。没有坐什么贵宾舱、头等舱,他来的时候买的票就是最普通的经济舱,从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起方远山的心才算彻底的落了下来。

这趟俄罗斯之行要是不算这几天的经历还算愉快,但一想到那个美人蛇他就恨得牙痒痒。

“麻痹的,有本事你去跟那个兄弟连拼啊!追着劳资不放算怎么事?”心里不停的碎碎念着。那边的空姐已经推着食品车走了过来。

除了头几次往返巴西时买的飞机票是经济舱的,之后他就很少坐了,他都快忘记经济舱的套餐什么味了。

这几天大多数时候吃的都是自带的干粮,在飞机场由于俄罗斯那边的事情、担心之下他也没去吃东西,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到腹中早已饥肠辘辘。

跟空姐要了份便当、方远山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旁边一位大叔看得直皱眉头,暗叹来了个饿死鬼,但到底还是没说出口。不过以方远山目前的心态、只要你别吐他一脸吐沫,基本上说什么他都可以无视了。

由于时差的问题、方远山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六点多钟了,旅客出口处那边钱巧巧已经等在了那边。看到他过来顿时兴奋不已。

方远山这时候已经无力再跟她多说什么了,跟钱巧巧简单的招呼了一下、等检查过后随着钱巧巧快速的离开了机场大楼。

身心俱疲的方远山、到了车上对于钱巧巧的问询他都是以“哼哈恩”的答,开车的钱巧巧见他都快睡着了,放了首舒缓的音乐。等到了公司时钱巧巧也没叫他,就这样一直发动着车子。

可能是不舒服,在后座上睡了一会的方远山终究还是醒了过来,看到已经到厂里了,他招呼一声后就先行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让钱巧巧准备了一份晚餐送到他房里、他就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那间休息室。对于自己的遭遇方远山没有跟阿诺德他们提,一个是没什么用。当时那种情况下要是他们来了也好不到哪去;再一个就是他的秘密比较多,万一他们来了、自己情急之下暴露了什么,那就得不偿失了。

等钱巧巧端来饭菜后、他简单的吃了一点就睡觉了,一切等明天再说。

第二天一直睡到有人敲门他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走过去把门打开后,看到钱巧巧站在门口,他头也不的又爬上了铺,闭着眼睛问道:“现在几点钟了?”

“已经快12点了,我看老板您连早饭都没吃,所以过来看看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

“什么?已经12点了?”听到已经十二点了,他一咕噜的爬了起来。

“你等我一会。”

说完他就冲进洗漱间清理起了个人卫生,出来后只穿着个平角裤,也不管钱巧巧羞红的脸色,就这么走到那边的衣柜旁找了身恤衫套在了身上。

“走走走,去吃饭,我饿死了。”

“嘻嘻,老板你这来怎么就光知道吃啊?”

说笑着的钱巧巧带着方远山去往了那边的橡胶厂的食堂,那边的厨师知道老板来了,早早的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

“老韩你的手艺一流!”吃着饭的方远山朝站在玻璃后面的一个中年厨师竖起了大拇指。

“哎呦老板这是太夸奖我了。”

玻璃后面的“老韩”那张弥勒佛一般的胖脸,顿时笑得连眼睛缝都找不到了。

夸了句厨师、方远山才想了问坐在对面的钱巧巧:“我们这个是自家请的厨师、还是说转包给外面了?”

无怪乎他问这一句,以前在大学期间他也去厂里实习过一段时间,那厂里做的员工饭菜可真够难吃的。好比那番茄蛋汤、基本也就是两个鸡蛋撒进太湖,你连个蛋沫都捞不着,他可不想自己的员工天天吃着这样的饭菜,然后天天在背后骂他这个老板抠门。

钱巧巧可不知道他在想这些事情,腼腆着脸说:“我们的两个炒菜师傅加上两个做饭的阿姨全是厂里请的,没有转包给外面。”

说完钱巧巧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声道:“这几个做饭的师傅都。。都是我村里的人,不过老板您放心,他们做的饭菜保证卫生可口,只要有员工投诉我肯定会来查看的。”

“不是那个意思,请谁不是请啊!只要饭菜做的好吃别的都不要紧。”

开解了一句钱巧巧他才说道:“恩,吃好了才有力气干活。还有大师傅的工资你自己看着办,反正不能比那些大厂里的师傅低,咱厂是不大、可也不能比别人小气喽。”

钱巧巧笑着说:“老板你就放心吧!他们的工资都是参照当地平均工资略微上浮的,而且肯定不会给老板您拖后腿,不然我家里人就不放过他们。毕竟是我点头同意他进来的。呵呵”

三素两荤一汤把个方远山吃得满嘴流油,这些天的风餐露宿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吃饭的时候也多少有点感慨。

对面跟着一块吃的钱巧巧、看到这个年轻的老板脸上的倦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有种心痛的感觉。她不知道这个老板到底每天在忙些什么,不过在她的心里、既然在下海已经有了一份不算小得事业了,为什么还这么拼呢?

钱巧巧没有问出口,她要是问出口的话方远山可能也不知道怎么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这么拼是为了什么。如果非要让他答的话,他可能会说一句:为了生命更精彩。。。

早上睡到十二点,他也没想起来给那个费文彦打电话,吃过饭之后他才打了个电话费文彦,告诉他自己来了。

开了个厢式货车出了厂,把空间的设备给倒腾了进去,接着又送了厂。那个费文彦速度可真是快,方远山出门前后没用半小时,等他来时那个费文彦已经在翘首以盼了。

(国了,你们看看要不要投个月票庆祝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