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二百一十五章 离开

他们从晚上9点多钟开始行动、中间又去解救罗兰,前前后后的大概花了4个小时,等再次返米哈伊尔在郊外的那栋居所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方远山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打劫的,所以去那边山坳找罗兰之前并没有试图打开米哈伊尔卧室里那个保险柜,可是来就不同了,罗兰的精神上明显受到了刺激,而且还被暗无天日的关了一个多月,不让他掏点精神损失费怎么行?

米哈伊尔还算配合,在方远山表示出需要帮这个阿拉伯女人要点“精神抚慰金”时、他麻溜的打开了自己卧室里的保险柜。

“你们尽管拿,不够我再转账给你们,我的海外账户里还有几百万美金。”

看到他拿一副绑匪的眼神看着自己等人、方远山就是一阵气结,歪着嘴道:“你当我们是来打劫你的?这是你应该付的你明不明白?”

“是是是。。。”

看到他点头如捣蒜,方远山也懒得跟他计较了。而且双方也没什么化敌为友的机会了,要不是考虑到他的身份、方远山真的很想除掉他这个隐患。

保险柜里除了美金、卢布这些流通币之外,金条也有几十块。等方远山从底层拿起一个黑色的丝绒袋子时、米哈伊尔的眼睛跳了跳,双手都不自觉的握紧了。

“嚯这些东西可值大价钱了!”

看着袋子里倒出来得一大把亮闪闪的东西,连最近身家暴富的方远山都发出了一声感慨。里面全是晶莹剔透的裸钻,看这大小、净度、以及切工,很明显都价值昂贵。

把袋口收起用手颠了颠,心里就是一阵惊叹要知道这些裸钻全部是以克拉来算的,既然他的手心能感觉出重量,那卖出来的价格恐怕就是个天文数字了。

头扫了眼保险柜里的美金和金条,转头朝米哈伊尔道:“我们不是来打劫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的。这袋钻石就算是她的赔偿金了。你没意见吧?”

“没有。。。”

大楼里十几个警卫在他们来后也慢悠悠的醒转了过来,不过米哈伊尔的借口很强大:方远山他们一行人就是他特地找来的,目的是为了测试他们的警觉性。

既然是他找来的,而且现在任务也完成了。那他们当然要离开了!所以为了表示对他们的尊重,米哈伊尔要亲自送他们一行离开诺里尔斯克。

一直负责驾驶车辆的元高阳开起直升机来毫不逊色,不过那巨大的噪音以及眩晕感让第一次坐的方远山差点吐出来。

诺里尔斯克是行政保密区,夜里起航是要报备的,飞机刚刚起飞无线电对讲机里就传来了问询声。经过米哈伊尔这个当地大佬的的交涉才算是同意不立即返。

离诺里尔斯克最近的城市也是三四百公里以外了,中间还得经过好几个军事保密区。飞机上的几人一路上是战战兢兢,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还好的是米哈伊尔的直升机频段以前应该报备过,不然的话给他们击落了、方远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杜金卡”在北极圈以北,位于叶尼塞河下游右岸地区,方远山在天上飞了两个小时后、实在是受不了无线电里不时传来的问询声,在跟阿诺德他们商量之后,降落在了“杜金卡”这个港口城市。

可能是在飞机上身体的温度升了一点,所以下飞机时尤其显得冰寒,那刺骨寒风一个劲的往脖子里钻。冻得方远山连打了几个喷嚏。

“吗的,以后再也不来俄罗斯了,真不知道当地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琼森乐呵呵的说:“boss你应该加强锻炼了,虽然你的力气一直很大。”

听到他调侃的话语,再看到连罗兰这个女流之辈都显得一脸“轻松”的样子,方远山也没犟嘴。不过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不如一个女人呢?只能把她归类于脑子不清醒。

在迪拜刚见到她时就不怎么爱说话,被这个米哈伊尔关了一个多月变得更加沉默了,除了上厕所时说了句话,别的时候都是木然着一张脸色。

现在已经远离诺里尔斯克了,这个米哈伊尔肯定是不能再带着了。他得好好跟他谈谈。不然以后肯定还是个麻烦事。

让阿诺德几人在那边等着,方远山拉着这个“镍公司”在诺里尔斯克的负责人走到了一边,看着他道:“等下我们就要离开了,我们是不可能带着你的。”

“你。。你。。你想怎么。怎么样?”米哈伊尔哆嗦着嘴唇说完这句话。跟着脸色比路边积雪还苍白的看着他。要不是方远山知道他干过哪些事情,他真得怀疑自己就是个绑匪,现在完事要撕票了。

“什么我想怎么样?放你去呗,还能怎么样?”

“啊真的?太好了,太谢谢你们了,实在是太感谢你们了。。。。”米哈伊尔这个在诺里尔斯克可以算作土皇帝的男人、语无伦次对着方远山说着一些感激的话语。

一旁的方远山在远处路灯的照射下。眼睛死死得盯着他的脸庞看了一会,直到米哈伊尔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色苍白了下去,他才说到:“那本日记本我不知道里面记载的是什么,我也不想看。但是以后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让我不爽的事,那就不好意思了你明白嘛!”

“还有个事情,那个阿拉伯女人到底拿了你什么我不想去管。不过她是我朋友,你以后要是再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对付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好了,话就说到这里,你是聪明人、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也不等米哈伊尔答,方远山带着阿诺德几人离开了这里。至于他身上的炸弹、琼森在飞机上的时候已经帮他取了下来。

杜金卡只有飞国内的小型飞机场,要离开俄罗斯必须转机到莫斯科的国际机场。由元高阳出面跟机场里的人交涉之后,在给了几万美金后租用了一架小型的客机。

几个人一路急行军下来也没吃什么东西,等飞机的事情谈妥之后几个人才找地方吃饭去。飞机还要两个小时才能起飞呢,他们也不急。

杜金卡是个港口城市,里面生活的居民都是一些船员,而且大多数都是相互熟识的,方远山一行人的出现算是异类了,特别是蒙了一层纱巾的罗兰更是让附近经过的人口哨频频。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方远山对于那些没有恶意的调笑还是一笑置之不过人就是这样,当你不想惹麻烦的时候、麻烦却总会找上门来。

就在他们刚从饭馆里出来的时候,一群服饰怪异的男子走了过来,口中不停的打着呼哨!领头的那个更是一脸贱样,就差写着:来打我啊!来打我啊!

阿诺德几人立刻挡在了前面,对着领头那个高鼻子蓝眼睛的男子用俄语呼喝着什么,领头的“贱男”手中不停的甩动着一条铁链,眼睛却一直在盯着罗兰看,方远山一步挡在了前面,转头问阿诺德他们道:“他们什么意思?”

“他们说杜金卡不欢迎我们这些身上有“异味”的人。”

“异味?”

“什么意思?”

元高阳小声解释道:“大概意思就是让我们别惹麻烦。”

“呃。。这他吗的还有天理吗?我们惹什么麻烦了?是你们这群无聊的人在找麻烦好不好?”方远山顿时一阵无语,看到那个贱男还在不停的甩动着铁链,方远山就是一阵腻味。

“我们走!”说完他就想离开这里。

“嘿嘿嘿%¥%¥¥。。。”

看到一群人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而且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方远山的心火一起,顿时也不管了,对着那个早就看不顺眼的贱男一脚踹了过去。

“嘭”

他的大力一脚直接把他踹到路旁的雪堆里,连带着围在他身边的两人也摔倒在了地上。阿诺德他们见自家的boss都动手了,立刻围上去一顿暴打。

十来个人虽然都是人高马大的,但又怎么经得起他们的虐?元高阳几人全部往关节处招呼,天寒地冻之下人的骨头本来就脆,前后没要五分钟就全部抱着胳膊腿的在地上哀嚎了。

方远山倒是没怎么出手,有两个看他身材矮小想过来捡个漏网之鱼的,被他一个鞭腿扫上去,立刻横飞了出去,滚落在远处惨叫了起来。

跟这些人实在是没什么好纠缠的,打赢了又能怎么样?所以在他们失去战斗力后方远山立刻手一摆让琼森他们开路。

到了飞机场、那边的地勤人员通知可以上飞机了,方远山怕那边再找人来耽搁时间,立刻跟机场商量提前起飞。所以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给了一千美金的小费后、那个本来不阴不阳、打着官腔的客管人员立刻同意他们登机。

看着地面上的的城市在眼中变得原来越小,方远山才松了口气。倒不是怕那些无赖,头要是再起争端、到时候控制不住他再痛下杀手那就得不偿失了,起码飞机是坐不成了。

到了“svo机场”、因为他们是专机抵达,所以还需要重新买票。方远山还要国一趟、所以跟琼森他们的班次不一样。等阿诺德几人带着罗兰先行乘机离开后,那边的广播已经在提醒登机人员注意了,方远山背着个包施施然的往通道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