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十一章 再遇贝蒂

吃过饭来看见一个棕色人种的女孩站在公寓楼前拨打电话,没过一会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掏出电话朝那位女孩摆了摆、那位女孩挂掉电话后朝他走了过来。

到了面前伸出手跟他握了握道:“您好,我是‘凯斯保险柜公司’的工程师小玉门罗,刚刚跟您通过电话!”

“您好,我叫方远山!是帕特里克介绍你过来的吧?”

“对,不知道方先生需要安装保险柜的地方在哪里,可以现在就带我去看一下吗?”这位叫小玉门罗的工程师看来非常的敬业,没有跟他过多的寒暄,直接进入主题道。

点点头方远山道:“请跟我过来一下!”说着两人走到了车库旁,打开门后两人顺着旋梯下到了地下室。小玉门罗拿出测绘工具量了量平方,又在地下室的结构上看了看,在本子上记下了各种数据,随后两人又到上面。

“怎么样,这个地方做一个保险柜可以吗?我只要留下一个走人的地方就行了,别的有多大做多大。另外就是价格的问题,你可以把价格报给我吗?”他现在如果不算这些陨石的价格,卡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这几天到处跑,车马费、租房子买生活用品,那点钱已经快空了。“看来得尽快的国一趟了!”

听到他问价格,这位叫小玉门罗的工程师道:“价格我还需要公司做个详细的报告后才能给您准确的答复”

“哦!是吗?那好吧,我这几天需要出去一趟,如果有结果了你把价格跟方案发到我邮箱里吧。”说着把邮箱地址给了这位女工程师。

小玉门罗走了以后,方远山锁好门到公寓里去了托尼家。敲了敲门没人应答,方远山暗自奇怪:“这家伙不是说大热天不想动吗,怎么出去了?”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国内的区号立刻接了起来:“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对面传来一阵中年人的爽朗笑声:“你是方远山吧?我是丁翰墨介绍过来的啊!听他说你有路子可以带来一些外国的设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呃,方远山刚刚还想国呢,这么快就有机会了!想了想沉声道:“不知您贵姓?路子我确实有,但是我只负责送货。至于设备到哪里买、买什么型号还有价格什么的我是一概不管的!”

对面的中年人一听他的话,立刻大喜道:“免贵、免贵,我叫陈良杰,小兄弟叫我一声老陈就好。设备我们早就买好了,但是货在德国被扣了下来,后来虽然还给了我们公司,但是现在被列为了禁止出口产品运不来不知道小兄弟那边有没有路子啊?”

一听在德国方远山皱了皱眉头,倒不是去不了、关键他现在一摊子事情,如果临时去了德国再转道国时间上有点紧凑。。。

那边一听方远山沉默了下来,急忙道:“小兄弟你放心,只要你能帮我们运来,钱的方面你不需要担心,无论是现金还是转账都是立刻付清!”

方远山担心的还就是钱的问题,现在他真的是穷人一个,银行里的几万块只够飞机票的钱,要是碰到点意外他就抓瞎了!不过这个话还不好跟对方明讲,所以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丁翰墨去个电话,你等会去问他结果。那就先这样陈老板。”说完挂掉电话打给了丁翰墨。

“嘟嘟嘟。。。”

电话一连两次都没人接听,到了第三次才被人接了起来:“丁老板吗?你在干什么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这就是重点客户的待遇啊!”方远山哈哈笑道。

“重点个屁,我。。。。。”一直非常注意形象的丁翰墨这时也暴起了粗口,“我说你个家伙下打电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看时间再打啊?我都快被你弄出神经衰弱症了!你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被丁翰墨一顿狂喷的方远山汗了一个,又脑补了一下华国的时间才道:“抱歉抱歉,实在是习惯成自然了。谁让你是智多星呢!我现在一有什么事情立刻就想到了你,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说吧!别贫了,有什么事情啊?”两个人在电话里说笑了一会,丁翰墨问道。

“那个,是这样的。刚才一个叫陈良杰的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帮着运一批设备国,不知道你对他们公司了解吗?”

丁翰墨这时估计爬起了身子,电话里一阵沙沙响过了会道:“你说老陈啊,他是南江区‘众意’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老总,一个挺有实力的老板。”

“在我这里买过不少玩意,上跟我唉声叹气的提了一嘴,我这不就想到你了嘛!你要是有能力的话就帮他运来吧!钱肯定不会少你的。”

一听丁翰墨提到钱,他顿时不好意思道:“那个。。。这个。。。”

“你小子有什么话就说好了,干嘛吞吞吐吐的?”丁翰墨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顿时醒悟过来,呵呵笑道:“你是不是担心钱的问题?没事,他那台机械听他讲买的时候就花了三百多万,后来被扣了、花钱找人请律师又花了百十万。里里外外五百万下去了,现在却不能运来,他也是着急上火的没有什么办法。”

“只要你帮他运来,一百万的运费我可以给你担保。至于他能出多少到时候来你再跟他谈一下。”

听到一百万的运费方远山顿时眉开眼笑,连声道:“ok,好的,那就没问题了!”

挂断电话的方远山不由哼起了小调“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方远山到家里在屋子里转了两圈,还是觉得立即动身去德国的好,不然再等到里约又要好些天。掏出手机给那个‘众意’的老板陈良杰去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具体的地址。

陈良杰刚刚已经接到了丁翰墨的电话,正在暗自高兴呢!再接到他的电话以后更是喜不自禁,连忙把地址告诉了他。

在屋子里收拾了一下、把护照、留学签证什么的都带上,万一到时忘记了那就麻烦了。到了机场订了一张最快去往柏林的飞机票,然后就在候机室里无聊的玩起了手机。

“嗨真巧啊!”

闻到鼻子里传来的一阵香气、再听到这声惊叫,方远山顿时抬起头来看了过去:“嗨贝蒂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是在玛瑙斯飞往里约飞机上认识的贝蒂瓦特,他也是有点意外。

“我去柏林看同学,你呢?”贝蒂看到这位飞机上认识的留学生也是惊喜不已,当初在机场分别以后,这位东方来的留学生并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后来每想到那次眩窗边的侧影,都忍不住想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情况,但是都没有付诸行动。后来也就慢慢的淡忘了。

这再次相遇,贝蒂觉得是上天的安排。而她是个基督徒,对于上帝的安排是非常相信的。

他笑着到:“我有点私人的事情、不会在柏林停留太久的。”方远山对这位皮肤白皙的美国女孩也是印象深刻!她的热情、开朗和幽默风趣的谈吐都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忆。可惜后来事情太多,一时也没顾得上给她电话。

两个人聊着分别后的趣闻,直到上了飞机才不得不分开来。靠在飞机椅背上想着刚刚的话语、不由得嘴角翘了起来。这时身旁传来一阵香风,转头一看、原来是贝蒂坐了过来。

贝蒂朝他贝齿一笑,转头看了看坐到她位置上的欧亚中年大叔嘻嘻道:“那位大叔很乐意帮这个忙。”

“呃。。。这是几个意思?”方远山情商再低也不是爱情白痴,看着女孩挺翘的鼻子、还有不同于一般欧美女孩显得异常白皙光滑的皮肤,一时竟有点呆了。看着沉默的方远山呆呆的看着她,贝蒂天蓝色的眼眸充满了期待。

心底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呐喊着:“上啊、上啊!还在犹豫什么?这不就是你一直期待的嘛!你不是一直渴望着一段跨国恋情吗?人家都送上门了,你还在等什么?”

然而理智却轻飘飘的了一句:“你了解人家吗?人家了解你吗?”

这时贝蒂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嗨,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这时听到贝蒂的喊声才道:“哦没什么,刚才走神了。对了、你刚刚说什么?”说完心里就哀叹了一句“吗得,早知道这样、上飞机前应该灌二两伏特加!”

对于一段跨国恋情方远山其实还是蛮期待的,不过说到底他还是一个理论知识无比丰富、实际操作经验无限趋向于零的‘在室男’。

虽然他以前有过一段短暂的爱情,可是在上了大学之后就结束了那份懵懂青涩的爱情。每每想到那神伤的往事,心里就是一阵纠痛,那段短暂的爱情留给他的忆实在是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