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九十章 豪二代

江畔人家属于高档社区,门口的保安更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逻,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安保人员躺在椅子上睡着了的情况。

方远山这个半年多都没出现过的业主,里面的保安丝毫不见异色。见他走过来问清他的名字后、看了看档案上的照片一点头就给他放行了。

到家后母亲王翠兰她们都睡着了,还是保姆给他开的门。今天坐飞机有点累、洗漱过后他躺没过十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等他起来,家里只有保姆、母亲王翠兰她们都不在,问过保姆才知道她出去买菜了。方远山奇怪道:“菜什么的每天不是物业统一配送嘛!怎么她又自己买了?”

“她说一个人在家里呆得烦躁,出去活动活动筋骨。物业那边她已经让停了,现在都是她自己去买,连我去都不让。”

本来想让李大年以后就住江畔人家的,昨天晚上问过李大年,他说网吧刚开业来跑怕耽误事,所以就在网吧弄了个隔间他就睡那边了。

吃过早饭、他叫了辆物业的车子把他送到了网吧。李大年正在楼下的收银台亲自结账呢,看到方远山过来赶忙把位置让给了旁边站着的小姑娘,站起来喊道:“哥你来啦,要不要开台机器让你上上网的?”

“不用了,我过来跟你说点事情,等会我就要去下海。”

“这么快啊?那好吧。要不我们还到楼上的办公室去?”

“恩、走吧!”

到了楼上办公室、看他要沏茶,他挥挥手让李大年不要忙活了,笑着说:“坐吧,我说点事马上就走。”

“哥你说,我听着呢!”

“恩,本来你新店开张不想说这些的,但是我常年不在国内、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时间过问你这里,所以还是跟你说的比较好。”

李大年束手在旁边站着也没插话,静静的听着。

“这个网吧我昨天看过了,设计的不错。而且还加入了网吧联盟,以后程序什么的也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用做好管理就行。”

看李大年连连点头,方远山咳嗽了两声才说到这的重点。

“我昨天看见好几拨年轻人。里面好几个看着岁数都比较小。而且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外面包间里有几个未成年,身份证我看过了,年纪最小的才十二岁!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本来在旁边听着的李大年心里还喜滋滋的呢!这个有钱的“哥哥”以前横竖看不上自己,每见面都是被训一通。好不容易这做出了一点成绩,原本他也自鸣得意呢!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

“哥。那个。。我”

“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件事可大可小,平时没什么事的话还好,一旦出事你想过后果吗?”

“我说过不会插手网吧的事,但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你参考,至于执不执行是你的事,以后如果出了事你也不用找我。”

“哥你放心,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第一、凡是没有身份证的一律不许上网;第二、身份年龄不达标的一律也不许上网;第三、网吧里多请两个网管二十四小时巡查,长时间在网吧里吃喝拉撒睡的一律强制下机,没有任何条件可谈。爱来不来!听明白没有?”

“是、哥,我保证执行!”

“呵呵,其实这些都有网吧制度的,你只要按照上面的要求来就行,咱家也不想一下子发达,你只要按部就班的来就行。”

“这些只是我的一点想法,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他看了看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你妹妹那边我就不去打招呼了,你跟她们讲一下。妈那边我等一下给她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下。”至于崔兴思电子代工厂的事、昨天晚上他已经问过了,暂时还没有什么头绪。

上车后给母亲王翠兰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去了下海。挂断电话对着前面的司机道:“去机场。”

早上快九点才从江畔人家出发,在网吧又耽搁了个把小时,所以上飞机时已经快12点了。花旗的飞机应该还没到下海,为了省却麻烦他还是用的黑金卡直接上的飞机。

来得时候整个贵宾舱就他一个人。这上飞机时居然已经有人在了。看到对方捧着本杂志看得津津有味、四周保镖围伺,他也没自找没趣的上去打招呼,找了个顶头没人的空沙发坐了下来。

“你是那个方远山吧?”

他刚刚坐下来准备闭目养神一会、机舱里就响起了一阵浑厚的男中音。转头看到是那个酷酷的青年男子时,他扯了扯嘴角说:“是我,还没请教您是?”

“我嘛!无名小卒”

“切”方远山撇了撇嘴暗自嘀咕到:“无名小卒你坐贵宾舱?无名小卒你认识我?”

倒不是方远山多自大、觉得谁都应该认识他。主要是他以前就是个普通人,见一面五分钟就会忘的那种。后来虽然入股了淡水河谷。不过认识他的人还是寥寥无几,基本不是特定圈子里的人不会知道他。最重要一点是:国内的新闻里并没有他的照片。

这个酷酷的男子不仅认识他,而且还知道他的名字。听那口气好像认识他方远山是他的一种荣幸,所以他才撇嘴。

既然人家连名字都不想告诉他,他也没兴趣认识这样的“贵宾”,随口到:“哦”

可惜他不想认识人家,人家却对他有兴趣。那个男子此时也不看杂志了,身体往前倾了倾两手交叉说:“哎!你入股的那个公司怎么样了?”

“我靠,我公司怎么样关你屁事啊?”他一阵头痛,碰上这样死乞白赖的人也算自己倒霉。无精打采的说:“我哪知道啊,投了点钱就没我的事了,以后等着分红就行。”

这个男子一听来了兴趣,也不坐那边了、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看着他说:“那怎么行?那些鬼佬很坏的,你不盯着他们,头万一给你搞鬼怎么办?”

“。。大哥我认识你吗?”无语了一下方远山才翻翻眼皮说:“请问您是?”

“嘿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家里有点钱而已不说这个了。对了、你还没答我呢,你就不怕人家搞鬼啊?”

“偶买噶我的神啊!怎么让我遇见了这么个神经病富二代的。”

方远山在心里呐喊了几声才打起精神应付到:“我们当初有协议的,我不参与管理。至于账目往来,有律师跟会计呢!而且现在有专人在那里负责监督。”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再问你一个问题的。你那个国际贸易公司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运啊?”

本来心不在焉的跟对方闲扯的方远山、听到对方随口问出的话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心里飞速的思考了起来。

本来以为对方真的只是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呢,可是听到对方最后的一句他,他心里跟着提了起来。

这哪是认识他啊?分明是对他研究很深。国外的事情看似问他,搞不好他早就知道了。国内的事情看他这样子,想必也调查的一清二楚,这就不得不让他认真对待了。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最大的秘密就在于空间,这是他的基础也是他的命,只要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了,那他也就完了。对于这个问题方远山脑子非常清醒、想的也非常透彻。

“你到底是谁?”他也没心思跟对方兜圈子了,直接了当的问道。

那边几个保镖听到动静、赶忙站了起来,刚想往这边走,方远山旁边这个皮肤白净、身材瘦削的男子连忙挥挥手让他们坐了下来。转头道:“别误会,我只是对你比较好奇才特地去了解了一下你,你别紧张。”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庆元化,家里是做金属冶炼这一块的,所以对行内动态比较熟悉,还请你原谅我刚刚的失礼。”说完对着方远山伸出了手。

“姓庆?做金属冶炼的老板?”方远山脑海里飞速的旋转着,突然脑子一怔道:“深海集团是你家开的?”

“恩,是的。”

“哦怪不得呢!”说完方远山也伸出了手跟他握了握。

这个深海集团全称“深海有色金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内五百强公司里能排到前一百。前两年他在报纸上就看到这家公司的年销售接近五百亿了,很多科技大鳄、地产大亨统统的被他家踩在脚底下,可谓是实力雄厚。

“呵呵、你这哪是富二代啊?分明是豪二代”

“有钱又不能任性,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整天被无数双眼睛给盯着,上个厕所搞不好都能见到偷拍的。犯个小错就会被拉出来在网上批斗,你说有什么意思?”

知道他的底细后,方远山反而放下了心来。听到他在那里大倒苦水、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他也不好插话,跟着呵呵哈哈的附和了几句。

庆元化突然笑道:“还是你方大老板惬意,住着科帕卡巴纳的海景别墅。没事遛遛狗、看看美女,日子真是太爽了。也不用整天提防记者的镜头。”

“呵呵”

就这样“呵呵”“嘿嘿”的说着毫无营养的话题,飞机很快的到达了下海市的上空,空姐已经过来提醒他们两人准备下机了,这时庆元化才脸上一正道:“方老板有时间吗?想跟你单独聊点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