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跟猛龙哥的

汽车一路疾驰着,到了离深广路还有一段距离时竟然堵车了。看到前面一长串的小车,他无奈的对司机道:“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给了司机两百块小费,至于车费、飞机场是不会吃亏的。深北路上他已经来过了。当时由于事情比较多,所以也没顾得上细看,今天刚好徒步过来,他不由边走边看了起来。

深北路算是港龙区里最繁华的几条街之一了,两边的奢侈品商铺林立、街上的行人也是络绎不绝,在七月份炎热的傍晚出来逛街纳凉的人尤其多。

他这过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主要是听说他那个妹婿崔兴思把工作辞了准备开一家电子代工厂,所以他就过来看看了。

步行了十几分钟,他投资给李大年开得那家网吧出现在了眼底:“深市网吧联盟”!这就是网吧外面“led”招牌上的字。

“恩!不错还知道加个联盟。”

钱扔给崔兴思后他基本就没再过问过了,倒不是他钱多烧的慌,主要是那段时间他自己事情也多,根本没时间过问。

施施然的走到网吧外面、几个年轻人勾肩搭背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嘴里在谈论着游戏里面的情节,不时的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侧身让几个年轻人通过,看着几人嘴角上的绒毛那稚气未脱的样子,方远山很怀疑他们有没有满十八岁?

带着这个疑问他抬腿走上了网吧的台阶,到了大厅的前台,里面两个收银的小姑娘一个坐在吧台后面盯着电脑看;一个正站在那里玩手机。看到他过来了那个玩手机的小姑娘说:“你好,请问开机吗?”

“恩,开个吧!”

“您好,请问身份证呢?”

听到要身份证他摸了摸口袋才想起自己身份证仍在了巴西,转头说:“不好意思,身份证没带。”

“没带就算了,你在这里签个名吧!”

看到小姑娘没有非要身份证不可、方远山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看着里面的小姑娘问道:“那要是我未满十八岁呢。能不能上网?”

里面正准备给他开机的两个小姑娘顿时娇笑不已,看着他说:“你怎么看也不像十八岁啊!要是真没有十八岁那肯定不行。”

听到这个收银员小姑娘笑嘻嘻的答,他的心里不是非常满意。难道就不兴我长的“着急”?

付了五十块押金拿着牌子去找机器了,整个大厅都是一个个圆柱。圆柱里面的灯光即使在白天也散发出柔和的色彩。而挨着圆柱七八台电脑围成了一个圈,很多年轻人正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

看了看楼下的环境,他点点头还算满意。不过他也知道,就李大年那德行肯定想不出这样的设计来。要么是崔兴思的手笔、再不然就是装修公司的点子了。

在楼下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让他不满意的地方。一转身向前面的楼梯走去。二楼的空间可比一楼宽敞多了,不同于楼下的大厅撇一半给旁边的饭店、整个二楼足有三百平往上。

站在楼梯口望去、整个二楼到处是人头攒动。不时的嬉笑声、打游戏发出的惊呼声、对着视频呵呵声,声声入耳。

“嚯人蛮多的嘛!”

顺着大厅的走道一直往前走着,二楼的装修不同于一楼,没有那些立柱了,整个的被分为了两个区。前面的是游戏区,可能是考虑到玩游戏需要联盟,所以中间的挡板都设置的很低,方便玩家交流。

走到后面时、上面一个大大的牌子挂在上面:无烟区。

“这个好!”

方远山大学毕业以后做网管长达一年多,他特别了解那些不吸烟的人对于二手烟的厌恶。经常有人向他抱怨:为什么不让你们老板搞个无烟区呢?

走到中间推开玻璃门,后面又是一番景象。这里面全部是一个个小包间,每个包间两到四台电脑,包间的门头上一串串珠帘垂落下来,里面的沙发座椅统一都是舒雅的淡蓝色。

到处走了走,中间一个包厢里几个年纪不大的小家伙正在玩着游戏。可能是有烟瘾、此时有两个手里竟然还夹着点燃的香烟。

方远山掀开珠帘走了进去,站在旁边看着门口小家伙在游戏里一枪爆。头后赞道:“好枪法!”

“一般般啦!”

“咦你是谁啊?你新来的网管吗?”刚刚谦虚了一句的小家伙等转头看清他的相貌后、疑惑的问了一句。

“好了,都停停,把香烟先灭了。”

说完方远山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把两个手里夹着烟的家伙给拎了起来。看了看他们的面貌确定自己的怀疑后说:“来、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艹你谁啊?你管的着嘛!”

“就是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两个被他拎着的小家伙顿时挣扎了起来,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让方远山看了暗自发笑。板了板脸瞎扯道:“我跟城南的“猛龙哥”的,最近他的兄弟被几个外地来的小家伙给打了。我看你们几个很像那些外地人。”

“什么猛龙哥啊,我们怎么没听过?”

“就是,蟑螂哥我们就听过。”

“哇靠蟑螂哥?”看着几个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明显是真的有什么蟑螂哥了。他赶忙道:“你们这些小家伙哪知道,其实蟑螂哥也是跟着猛龙哥混的。”

“好了,快点把身份证掏出来给我看看。不然今天晚上就让蟑螂哥过去找你们。”

“不用不用,我们这就给你看,我们真不是那些外地人啊!”说着几个小家伙纷纷把身份证给掏了出来。

方远山接过来一看,顿时“哇靠”了一声,暗自感慨现在的小孩都是怎么长的?四个人、最大的15岁,最小的是97年的,要是按实岁来算也才12岁

“吗的,这个李大年想钱想疯了吧!看他把个网吧经营的有模有样的,刚刚还夸了他两句呢,没想到这么大的漏洞都放任不管。”

站在包间里方远山的脸上阴晴不定,过了会才沉声道:“好了,把身份证都收起来走吧!以后不许到这里上网了。”

几个小屁孩当即炸开锅了,七嘴八舌的说:“凭什么啊?你谁啊?你管得着嘛?”

“就是,你凭什么不让上网,这又不是你家开的,要走也是你走,我们给了钱的。”

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方远山大声道:“都给我闭嘴!凭什么?我告诉你凭什么,凭我就是老板,网吧是我开的。”

“哈哈露陷了吧!网吧老板我们见过,根本不是你。”

“哦那老板知道你们未成年吗?”

“切整条街七八家网吧都让上,他要不给,大不了我们去别家。”

“那你们去别家吧!”说完他掏出手机给李大年去了个电话。这个号码还是原来李大年发过来的,他保存好之后也一直没打过。

电话刚刚接通一股震耳欲聋的dj嗨声透过手机传了过来,那边的李大年对着手机大声道:“喂喂喂,听见吗?你是谁啊?”

“我是方远山。”

说完之后那边可能也看到了号码,之后足足过了一分钟那边才响起了李大年的声音,那股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哥啊!你怎么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的?”

想到他天还没黑就出去嗨皮、唱歌喝酒,方远山没好气的说到:“好了,你人呢?到网吧来一趟,我在这里,十分钟不到就不用来了。”

说是十分钟,当李大年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面前时已经过了快20分钟了,过来以后喘着粗气说:“哥,现在外面晚高峰,堵车堵的厉害,我是一路跑来的。”

“恩,没事。”

跟着李大年往二楼包间顶头走去,那边还有个单独的小房间,等他开了门之后,方远山才发现这里被搞成了个小办公室。里面东西一应俱全,不过地上到处是电脑的零件。

往办公桌后面的行军床上一坐道:“网吧看上去搞的不错,这些主意都你想的?”

李大年摸了摸脑袋傻乐到:“哪啊!是兴思的主意,我就是跟着跑前跑后的,也没帮上什么大忙。”

“恩,跟着人家多学学。他是你妹婿,一家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知道了哥!”

“对了、哥你吃没吃饭呢啊?”

听着李大年一口一个哥的叫着,刚刚见面他也不好提刚刚的事情。那几个小家伙被他连唬带吓的撵出了网吧,看着他们真的往斜对面的一家网吧走去、他就是一阵无奈!

别人家的事情他管不着,但自家的事情他自问还是能说上几句的。跟李大年聊着网吧的事情,那边门口这时传来了敲门声,等李大年把门开开,崔兴思走了进来。

可能是最近忙东忙西接触的人比较多,崔兴思不像以往那样内向了,看到他这个大舅哥后笑着说:“小山哥来啦,怎么不通知我们去接机的?”

“没什么好接的,都熟门熟路。”

寒暄了几句方远山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7点了,起身道:“不说这些了,走,去吃饭。兴思你通知她们都过来,还到上的饭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