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不可看脸

“找我?”

“不会是安妮过来了吧?”

赶快用毛巾擦了把脸,把钱巧巧送过来的洗干熨整洁的运动服套了起来,等出来时一看钱巧巧身边已经站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晚上那个叫“费文彦”的。

“咦你怎么过来了?”

“方老板你好啊,大早上的就来打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看到方远山脸上挂着水珠就出来了,费文彦知道他刚刚睡醒,笑着客气到。

“你小子睁眼说瞎话呢!头上的太阳都这么高了,你跟我说早上?”嘀咕了两声还是扯着笑脸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进来坐吧!”

巧巧这个经理很自觉的去沏茶倒水了,方远山连声说:“你去忙你的,我们自己来。”

说是这么说,钱巧巧还是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水。

“不好意思啊,你看条件简陋,也没什么招待的。”

“啊呀,怎么能这么说呢!方老板一看就是做事业的人。像我整天游手好闲的,虽然别人嘴上羡慕着,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听到对方交浅言深的自我贬低,方远山又是一阵无语我跟你很熟吗?

他也不想绕圈子了,咳嗽了两声开口道:“不知道费公子。。过来找我有什么事的?要是方便的话尽管直说。”说到“费公子”三个字他差点咬到舌头

刚刚端起杯子抿了口的费文彦赶忙放了下来,纠结了一会还是说:“方老板你看是这样的,我家里呢是做日化这一行的。前阵子我老听父亲说家里的机器容易出毛病,又说下海那几家日化巨头的设备怎么怎么好,所以我没事就去研究了一下。”

费文彦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到方远山脸上没什么不耐的神色才接着说:“那几家出名的公司都是用的国外设备,不容易出毛病,而且质量也好。”

费文彦知道他不懂日化里面的那些技术参数,所以也没具体的提,只是简明扼要的阐述一下他的意思。

方远山皱着眉头说:“那你是什么意思呢?让我帮你运输?”

无怪他皱眉头。虽然自己的公司挂着国际的名称,但就目前来说他真的没打算去帮人搞什么国际快运什么的,他也没那个精力。至于以后那就说不好了

费文彦尴尬的捧起了茶杯,喝了两口才说:“那个方老板我就直说了。昨天我听你说帮人从国外运过进口设备。所以我也想”

刚喝了口水的方远山“噗嗤”一声把水给喷了出来,连连咳嗽了好几声才停了下来。看着费文彦哭笑不得的说:“你不会是让我帮你走。私吧?”

看到他脸上不好意思的神情,估计是真的了。他刚准备说点什么、突然疑惑道:“不对啊!人家公司既然能买到那些进口设备,说明这些设备不是限制进口的,你家为什么不能也去买呢?”

听他这么问费文彦赶忙解释说:“方老板你不知道。日化全自动罐装生产线国内有很多,价格也从高到低分很多类型,我就不一一去说了就拿那几家合资企业来说,他们的设备也是国内定制生产的,跟我们没什么区别。”

看到这个方远山明显兴趣缺缺的样子,本来还想着押韵一下的他赶忙说:“他们的灌装机主芯片是国外研究所出来的,无论生产速度、容错率、还是质量都不是我们能比的。而且在国外一次成型,到了国内也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听这个费文彦说的头头是道,哪还有昨天晚上“小开”的模样?方远山暗自感叹道:“果然是人不可看脸、大海不可瓢量啊”

话虽这样说、可方远山却是越听越犯困。不耐烦的问到:“那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人家研究出来了你就去买好了,你找我有什么用啊?”

费文彦尴尬道:“这个主芯片不对外出售。家里也不想在国外建厂,所以”

“哦你说了半天不还是让我帮你去运来嘛!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那个能力,你看是不是找别人的。”

他说没能力当然是假的,灌装机这个东西他多少了解一点点。国内顶了天也就三五十万,那国外的翻一倍、翻两倍、就算它翻五倍吧!能有几个钱?他们又能出多少运费?所以他才不想去的。

他现在事情一大堆,新西兰那边有布雷家族的货物以及保险箱等着他去处理,c的文件肯定也是要还的,只不过他暂时吊着他们而已。还有巴西跟国内的事情也要处理,他哪有那个时间啊!

费文彦这个“小开”眼力见还是有的。见到方远山以淡淡的语气说出拒绝的话,表面看起来好像再劝说一下就会同意了,其实他知道真正说一不二的人都是这种口气。所以他也没再说什么,站起身道:“那好吧!打扰方老板了。改天请方老板吃饭赔罪。”

送走这个费文彦后,他才想起自己的早饭还没吃。等再看看手机已经快十二点,赶忙起身去隔壁的厂房食堂吃午饭。

方远山这个一失踪就是整月的老板,食堂里正在就餐的几十个员工没几个认识他的。倒是昨天中午给他开小灶的厨师认识他这个老板,见到他过来了赶忙说:“老板你先坐,要吃个什么的?”

下午估计还得去一趟光东。怕时间上来不及,摆摆手说:“喏就那现成的,你给我来一份。”

厂里现在跟十几个公司签署了物流配送协议,但毕竟刚刚起步,基本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有需要的也被钱巧巧代劳了。

到钱巧巧办公室跟她交代了一下,方远山又当起了甩手掌柜。开着车到机场准备订一班飞往光东的机票,到了售票大厅他才想起自己现在不仅是外国人、而且还是黑户,没有正规的入境手续。

他不知道民航局查不查这个东西,但万一要是查起来肯定是个麻烦事。不过就在这时他想起了那张极致黑金卡,手一动那张静静躺在空间里的黑卡出现在了他得掌中。

自从有了这张黑卡以后他真的很少使用它,就是这去日本需要的路费也是那十块金条变的现,从来没想到去透支信用卡。

此时握着黑金卡已经没有刚开始那样的令他激动了,不过在递给机场的工作人员时还是引来了一阵侧目,那个贵宾通道的小丫头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水汪汪一片,大有方远山只要敢开口就跟他走的趋势。

无惊无险的坐上飞往光东的班机,到了下午四点多飞机降落后他当先走出旋梯,机口两旁各站了一位水灵灵的小妹妹,对着他鞠躬齐声道:“方先生请慢走,欢迎您再次乘坐南航航空。”

刚刚走下旋梯的方远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心里满是震惊,转头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姓方的?”

两个一脸标准笑容的小妹妹轻启贝齿道:“凡是贵宾坐过我们的飞机我们都有记录的。”

“我靠”

本来想着黑户进来应该低调一点,没想到人家对他一清二楚,这还谈什么?赶紧走人吧!

既然飞机场已经知道他过来了,他也大大方方的叫了一辆机场的汽车。刚刚坐进凯迪拉克的房车里,他兜里的电话想了起来。

“我是方远山,您是哪位?”

“方先生您好,我是您的专职电话客服爱沙拉。您的卫星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所以我只能拨打您这个电话,不好意思了。”

汗了一个他才想起那部卫星电话还在空间里,因为大多数时候只是用于跟这个“爱沙拉”联系,他一时都忘记取出来了。

“没事,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方先生您好,您的花旗极致黑金卡于:2009年7月11号13点25分在华国的下海市被人刷卡消费。因为您是贵宾、机场没有您的出行记录,所以打电话给您询问一下卡是不是由您本人在使用?”

“我靠,连花旗都知道我非法入境了?”惊讶了一下沉声道:“那如果我说是呢?”

爱沙拉明显早就知道,语气都没变一下的说:“如果是您本人在使用,那我们将启动紧急预案。您的出境记录我们一会就将报给出境管理局,另外一架大型私人飞机即将从巴西起飞,在48小时内抵达华国,请您手机务必不要关键,随时保持联系。”

“好的,谢谢了。”

放下电话的他才明白自己以前有点小家子气了,看人家花旗多大气。根本没提什么非法入境的事,直接光明正大的摆在台面上说。虽然私人飞机飞一趟华国要不少钱,但可以完美解决他留下的把柄。

他来光东主要是看看母亲王翠兰还有宫小蝶的,本来想着把她带到巴西去,但是考虑来考虑去他都没付诸行动。

这么个小丫头在巴西那样奇葩的教学环境下,能学好才怪呢!宫小蝶现在就读的私人学校比起国外的教学质量来也差不到哪去,再加上母亲王翠兰在这里还能照看一下,比带她到巴西要好的多了。

出了机场路前面的司机问道:“请问送您去哪里?”

“去深北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