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沉默就是默认

在房间里睡了一觉的方远山,直到有人敲门才一咕噜的从床上翻身坐起。晃了晃脑袋的他等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时、不由一个激灵手一晃多出了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走到门口问说:“哪位?”

“itsme”

听到是小川爱子,他的心里一松,但是手中枪支还是没敢放下来,实在是那个井上亚美留给他的阴影太大了。

把枪往下压了压、跟着才小心翼翼的拉开了房门,等见到她手中提着的饭盒时他才手心一晃把枪给收了起来。

接过她手中的饭盒、避开身子把小川爱子让进了屋里。进来的妹子见到床上压出来的痕迹知道他在睡觉,过身轻声道:“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随便买了一点,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听到她的话、方远山才有时间打开食盒查看,第一层装的是炸鸡盖浇饭,底下装了一小份红烧猪肉,还有一份乌漆抹黑的汤,他没用勺子捞也不知道里面盛的是什么。

“谢谢你了”

这个长得柔柔弱弱一副“小林黛玉”模样的女生,骨子里还是挺有主见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小沓日元道:“这是剩下来的,还给你。”

“好吧!”

知道她要强,他也懒得去争辩,把小川爱子递过来的钱顺手塞进了口袋,跟着才问说:“你有没有吃饭呢?”

“我吃过了,你吃吧!”

见到这个女孩又要走,刚刚睡了一觉的他也不觉得困了。指着旁边的椅子道:“要不你坐会。我一个人在这里有点无聊、你陪我聊聊天吧!”

方远山拉着人妹子陪他聊天。那边住吉会新宿区的头目正在跟金刺的“诺顿”通着电话,在付出了200万美金的“劳务费”后,这个头目答应诺顿:两个小时内帮他联系上方远山。

住吉会作为东京都本土的暴力团,在东京都所属的大区里影响力是惊人的。虽然名声在世界上来说没有山口组那么响亮,但是就日本来说、尤其是在东京都,实力绝对是第一,连山口组这样的庞然大物也要退避三舍。

傍晚的早稻田大学,校园门口的人流摩肩擦踵。络绎不绝在这些由学生组成的人潮里、一些明显是成年人的男子逆着人流往校园里走去。

在跟门口的保卫人员交涉了一番后、这些男子纷纷鱼贯而入走进了校园。在校园里调查了一番后才走进了方远山呆的那座大楼里,找到下午给方远山钥匙的中年男子,几个人围着他交谈了一番、拿到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离开了早稻田大学。

虽然知道方远山就住在那栋楼上,但几个人离开前谁也没往楼上看过一眼。

而此时正在楼上房间里跟小川爱子妹妹聊的很嗨皮的方远山,丝毫不知道有人已经找到了自己。但是他也无所谓,自己的实力以及那些武器装备那些人想必已经知道了,他们要是敢悍然冲入校园来抓他,他也不介意在校园里给他们上演一出“终结者!”

“那这么说你的家并不是这里的喽”

“恩!我家在札幌,离这里很远。”

本来两人聊的挺投机,但是方远山最不爱听的就是日本人说“大”这个字。远也不行

小日本的国土面积算上犄角旮旯一共才几十万平方公里,刨除山地、丘陵之类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一共也用不了几天!一个天气预报只要说句“明天全国有雨”的国家,凭什么说“大”?

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奇怪道:“你们日本人不是挺有钱嘛!你为什么需要自己去赚学费啊?”

“每个国家都有穷人跟富人的。”

“这倒是”

“滴滴滴滴。。。”

刚要再说点什么的小川爱子、听到电话响起,掏出手机看了两眼,见到上面的号码后眉头一皱,疑惑的接起用日语道:“あなたはど位?”

“方远山?”

小川爱子朝他看了两眼,捂着电话对他说:“请问你是远山君吗?”

“找我的?”

见到她点头,方远山把手一伸道:“电话给我。”

接过小川爱子递过来的电话,考虑了一下,表情阴沉的把电话靠在了耳边:“你是哪位?”

“是方远山方先生吗?我是卡瑞娜诺顿,金刺在阿拉伯的总负责人,呵呵久仰大名了啊!”

“神经病,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还什么久仰大名,糊弄鬼呢!”听到对方一口流利的葡语,他不屑的撇了撇嘴用葡语道:“大名就不敢当了,您才是神通广大。这才多长时间啊,你连我旁边女孩的电话都知道了,实在是佩服佩服,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金刺!”

“方先生这是有怨气呢啊怪我们的人做事不地道,这样吧!我在这里给方先生道歉了,希望您能原谅我手下的鲁莽给您造成的困扰。”

“道歉就不必了,您把学校外面的人给撤走就是对我最大的道歉,别的就不用了。”

“这么说方先生是原谅我们喽?”

“这个死鬼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追着我打生打死的、现在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想让我原谅,想的美呢!”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道:“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本来就没什么事嘛!”

“哦方先生可真是大度,我在这里代表金刺表个态,方先生因此造成的任何损失我们绝对照价赔偿,包括心理上的。”

“不用不用,三瓜两枣的有什么好赔的,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对我最大的赔偿。”

听到他这么说。对面的卡瑞娜诺顿一阵头痛。这个方远山油盐不进。说了半天全是无用的废话。他也懒得再跟方远山兜圈子了,直说道:“不知道我们在迪拜的那些文件。。。”

“什么文件?我没看见啊!”

“来了”

听到他一口咬定说没有,诺顿的脸上现出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等了会才说:“这样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能答应你。”

屋里的小川爱子看着床铺上的方远山用葡语在跟人侃侃而谈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某根神经跳动了一下。

本来紧绷着神经的方远山听到这个叫”诺顿“的口气软了下来,浑身的肌肉也跟着松弛了下来。从板凳上挪到床铺边的被子上靠了上去,对着电话道:“哦这样啊?那你让我想想。这几天我跟人玩捉迷藏游戏、脑袋有点不太好使,要不你等我了巴西再说怎么样?”

“ok,希望方先生说话算话。到了巴西后能想起那些文件在哪里!”

把手机拿在手里旋了两圈,思考着刚刚从那个诺顿嘴里得来的信息。他说的久仰大名,结合后面的话来听应该是刚刚知道自己这个人。

再一个他说什么手下人给他造成的麻烦,那就是说原来他并不知道这件事,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话可以信个三四分。

其实要验证他话的真假很容易,只要他现在出了早稻田大学就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了,可惜他暂时还没那个勇气。

靠在被子上的他也不说话,脑海里沉思着,手里的电话在掌中飞快的旋转着。旁边的小川爱子目光死死的盯着他指间的手机,一时好像也跟着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想到什么的方远山、突然手掌一停。电话在他掌中神奇的消失不见了一旁的日本小妹妹顿时睁大了双眼,那满眼不可置信的神情简直可爱到爆。

“该死、该死。。。习惯害死人啊!”刚刚想事情想到出神的方远山、不自觉的手一晃把电话收进了空间。把个最大的秘密裸的呈现在了这个小川爱子面前。

“那个。。。那什么,我这个是魔术,华国魔术,你的明白?”方远山讪笑着朝日本小妹妹解释了两句,一脸汗然的表情。

听他说是魔术,这个柔弱的小妹妹明显的不相信,嘴角不由撇了撇。感觉这样好像不雅,转头朝着房门位置看了过去,那一抹风情看得旁边的方远山差点把持不住。

“要不我给你变个魔术看看怎么样?”

“魔术?”

“对呀,我会很多好玩的魔术,要不你试试?”

“好呀”

跟方远山在屋子里聊了个把小时的小川爱子,现在比开始的时候要容易相处多了,听到他真的要表演魔术给她看,当即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那什么,看好了啊!”方远山把旁边的枕巾拽过来一条,把枕巾在她面前抖了抖。接着又把掌心摊开给她看了一下以示没有东西,接着才盖在了手上说:“你猜猜我手上有什么?”

“手机”

他把盖着枕巾的手伸到小川爱子面前道:“你自己揭开来看看。”

“呀怎么会呢?”

原来方远山进屋的时候就把他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来仍进了空间,刚刚灵机一动把帽子给拿了出来,所以她才显得相当激动。

见到她捂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方远山神棍的笑了笑,跟着高深莫测的说:“look”

把帽子反过来、刚刚在他手中消失不见的手机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小川爱子那一双大大的明眸里满是惊讶,看了看手机和帽子、跟着抬起头又看了看他,始终游疑不定,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就是魔术。

方远山大大的松了口气,小妹妹要是不相信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难不成为了个不确定的因素真的辣手摧花啊?那也不是他的风格啊

从晚上七点聊到八点,又从八点到九点,校园里的声音渐渐的轻了下去。远处运动馆的呼喝声也慢慢的消失不见

两个年轻人,一个涉世未深、还是象牙塔里单纯的学生妹;一个不说是老于世故、但也勉强算是老江湖的年轻富豪;就这样用着不算纯熟的英文谈天说地,谁也没想到时针已慢慢的走过了十二点。

不算来巴西之前,自从发达以后大半年的时间方远山都没有吃过“肉”了,闻倒是闻过几。

俗话说:饥寒生盗心、饱暖思!方远山怎么也算是个精壮的汉子,刚刚那边的危机解除、现在面对着送上门来的可口“小绵羊”,他已经快要变身了。

一边给小川爱子变着层出不穷的小魔术,一边陪着她谈天说地,到了后来他已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满脑子都是要“变身”!

抓着小妹妹的手压在饭盒上,又给她变了个新花样,逗得她“咯咯”娇笑不已,不时的捂着小嘴轻呼

就这样一直快一点的时候小川爱子才猛的想起什么,盘腿和方远山坐在床上的她一把抓过手机看了起来。等见到上面的时间后,不由轻呼道:“呀已经一点了,我该走了。明天再聊好吗?”

说完小川爱子就要爬起来,方远山一伸猿臂把刚刚抬起屁股的小川爱子拉了个趔趄,跟着和她抱了个满怀。

“呀”

“呜呜。。。”

一扭头拿嘴封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跟着右手上探捧住了她的后脑勺,满头青丝那柔软的触感从掌心传了过来。

吻了一会、等小川爱子僵硬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他才往后退了一点,额头抵着她的脑门说:“留下来吧!”

曾经听包德海那个胖子说过: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沉默就是默认。

他当时问了一句:“那人家说要呢?”

然后包德海说:“你傻啊!她都说要了,你还不上?”

现在小川爱子的情况明显属于第二种、默认。方远山见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赶忙一压脑袋嘴唇又印了上去。

可能真的是对他印象不错,小川爱子这个从下午见面开始还没过24小时的女孩、就这样慢慢的躺倒在了床铺上。

轻轻的吻着她的嘴唇,下巴、耳垂,跟着又转移到脖颈。小川爱子可能是怕痒、被他这几天长出来的硬胡渣子咯的直往后面缩。

没有什么波折,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在经过开始的羞涩后变得很投入起来,非常配合的满足着方远山一些超出常规的要求。。。

(下面省略三万字。。。。大家自行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