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七十三章 眼镜蛇

等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方远山顺便走到架旁抽了几本日文的籍抱在了手上。刚刚往自己坐过的地方走了两步他就是一楞,他坐过的地方已经有人了。

图馆里随到随坐,再说座位上也没什么东西,他当然不能说什么了。只能继续往前走,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等再次坐下来时、他的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从昨天下午踏上日本国土开始、他就没有一刻放松的时候,浑身的肌肉始终处在绷紧的边缘。

想到那个井上亚美方远山又是一阵咬牙切齿这个死八婆太能装了,从上车开始他就应该看出毛病的。有哪个正常女人在面对枪口的时候还能镇定自若、把个车子开得又稳又快的,而且还帮罪犯出谋划策。

不过也正是那五万美金让方远山放松了警惕,不然他早就看出问题了。说到底还是那个女人太能装了,事后想来那个女人真是步步心机。

从他出二十万美金让她送自己去大田区开始,那个井上亚美装着犹豫的样子、故意半真半假的告诉自己堵车,跟着为了取信于方远山自己主动把手机给屏蔽,到了屋里又故意松开领口麻痹他,让方远山产生她无害的观念。

最高招的是:当着方远山的面正大光明的给自己同伙报信,这尼玛的。。。坐在图馆里的方远山每每想到这个简直无地自容,真真是小看了天下的妇女同胞。

方远山在这里埋头抱怨自己的时候、一旁的女生已经注意他很长时间。自从他坐下开始、眉头始终在皱着。而且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又暗自乐呵

她叫小川爱子,今年20岁,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大二学生。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她记忆力也相当的好,她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从来都没有来过图馆。

引起她注意的其实不是别的,主要是这个男子从坐下开始、面前的几本高等数学从来没有翻开过。而且还有一点、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面前桌上得某一点,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非常丰富,很明显注意力不在本上。

带着这样的疑惑、小川爱子拿笔在字条上写了一行日文推了过去。旁边还在想着心事的方远山、眼界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嫩如白脂的手。那好看的手型、修长的骨节让他一下反应了过来。

日文说他还能说两句,看只能看里面的华文了,可惜旁边女孩递过来的纸条上的字他一个也不认识。

转头朝身旁的女孩看了一眼,发现这个女人才是他印象中日本女人该有的面貌。柔柔弱弱、文文雅雅。永远会温柔的对你说一句:您辛苦了

抬起手端了端帽子发现没有带歪后,跟着才露出一个自认为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笑容!

龇着牙对人家日本小妹妹笑了一下,他不由烦恼了起来,话说他不认识日文啊!这可怎么办?想了下只能指着桌上的字条摊摊手,意思是他不认识。

女孩想了想把字条拿去在反面又写了行字推了过来。方远山把字条拉到面前一看、顿时哭笑不得,他还自恋的以为人家小妹妹对自己有兴趣呢!只见上面用英文写着:你为什么不。。。

“劳资看不关你屁事啊!”心里爆了句粗口,脸上却笑眯眯的,想到什么的他突然恶作剧的把头倾了过去,贴着女孩的耳朵用英语说:“我不认识日文哎!”

被他突然贴过来的小川爱子一时有点懵反应过来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跟着用小手捂住了嘴巴!那副可爱的样子让即使身处险境的方远山都看的有点发呆。

调戏了一下日本小妹妹,他才开始想起目前的处境。那些日本人一时半会的估计不敢到早稻田这座高等学府来撒野,但难保金刺的人也不敢来。所以他暂时还不敢掉以轻心

在早稻田图馆里思考着对策的方远山不知道外面已经闹翻了,由于他使用了重机枪这样的大杀伤性武器,山口组的老大“高山清司”下达了停止追杀的命令。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向东京都“千代田区”云集的山口组暴力团成员如隐匿的归雀一样。在一个小时内从东京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混蛋,这些日本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新宿区某栋民宅区里、一个男子正在挥舞着手臂,地上到处是摔得稀巴烂的物品。就连电视柜上的一台液晶电视也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地面上。

“头、那些小日本不愿意难道我们自己不可以去查吗?”

“啪”

这个穿着一身卡其布休闲西服的年轻男子被他口中的“头”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跟着那个“头”才恶狠狠的说:“那个该死的黄皮猴子现在躲进了早稻田大学,凭我们几个人你认为可以从几万人里把他捞出来吗?”

被扇了一巴掌的年轻人揉了揉嘴巴,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跟着把脸上的表情放柔和道:“萨姆老大、上面已经几次在问询我们来日本是为什么事了,你看我们该怎么答?”

原来这个“头”就是在天台上眼睁睁看着方远山跑到的“亨利萨姆”,听到面前男子的话后,他烦躁的揉了揉脑门,跟着才说:“你先出去吧!看看那边有什么动静没。另外再跟那个高山清司的手下联系一下,不行我们再给几百万美金他们。”

挥挥手把这个年轻男子赶出了房间,这个萨姆把地上电视的残骸往旁边踢了踢,走到窗口边看着渐渐西垂的太阳。脸上也慢慢的阴暗了下去。

旁人不知道、他自己最清楚,如果上面知道自己把那些情报人员辛辛苦苦弄来的资料全部搞丢了,相信自己会死得非常难看。

从加入金刺的那天开始他就没想着有个好结果,人在江湖、没有几个能得到善终的,自己也不例外。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要是因为这么点小问题就翻船、他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出了门的年轻人、身子在门口顿了一下。跟着才边走边用手机编辑信息,等手机里的信息编辑完成、看了一会才一狠心发送了出去。

这个叫詹姆斯的年轻人是屋里萨姆的心腹手下,同是北欧的他们、连家乡都相隔不远。在一次迪拜旅行时被萨姆看上收为了金刺的“外勤人员”,也可以说是临时工。

不过这个叫“詹姆斯”的年轻人、脑子够聪明、伸手够灵活,经过几次任务后被萨姆彻底的收为手下,一直跟着他闯南走北。

刚刚被萨姆扇了一巴掌、他的心里说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但这不是他告密的主要原因。曾经跟随萨姆到过“安贝拉”总部的他、有幸见识过组织里那些犯了错的人到底承受着怎样的刑罚,那真是铁打的汉子也熬不住。

他这几年也跟随萨姆出生入死,早就被别得大区的人认为是萨姆贴心手下了,这样的自己如果出了事,一样要跟着倒霉。

举报萨姆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最多一顿皮肉之苦外加没机会晋升而已。要是这东窗事发、被总部的人发现自己跟着萨姆欺上瞒下,那就不是皮肉之苦那么简单了

巴拿马安贝拉自治区、“金刺国际商业调查有限公司”、“对外行动指挥部”的沙特阿拉伯总负责人叫“卡瑞娜诺顿”,这个略显女性的名字其实本身一点也不女性。

他绰号“眼镜蛇”,不是因为他手段毒辣。身高一米九五,膀大腰圆的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敏锐直觉以及超强的预判能力,从一个贫困交加、朝不保夕的非洲难民成长为金刺这个大流氓公司的地域负责人,他的眼光一直被金刺的boss所称道,特赐绰号“眼镜蛇”!

巴拿马全年2530度分干湿两季。510月份是湿季、即夏季。11月至4月是干季即所谓的冬季。

此时金刺安贝拉环球总部的办公大楼里凉风习习,“诺顿”这个迪拜总负责人在接到手下的汇报说:迪拜那边出事了!他鹰睃狼顾的双眸里闪过一丝外人所不明白的笑意。

“怎么事啊?那个萨姆表现不是一直挺好嘛!迪拜也被他经营的如铁桶一般,还有什么人能让他吃瘪?”

站在宽大办公桌对面的手下,见到诺顿没有怒意、甚至眼睛里还有一丝笑意,也跟着放轻松道:“他那个叫詹姆斯的手下刚刚发来信息:说迪拜今年所有的资料全部被人一锅端,而且到现在还没抓住人。”

“哦是嘛!说来听听。”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当诺顿从手下的嘴里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后,那眼眸里的一丝笑意跟着扩散到了脸庞上,嘴里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对面的人听道:“这个小萨姆也太逊了,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要他还有什么用?”

跟着才抬头对着面前的手下说:“把“住吉会”老大的电话给我,另外给萨姆去个电话,这件事总部接手了。”

“好的头!”说完这个年轻人转身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