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东京攻略(九)

七月初的日本天气已经很炎热了,方远山穿着一套运动服再加上里面厚厚的防弹背心更是热的满头大汗,把防弹背心从里面脱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都捂出了痱子。,

那个意大利籍女郎“萩原舞”,进了门把空调开开以后也跟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手猛扇着脸颊,跟着把天蓝色裹胸的领口往外拉了拉、往里使劲的扇着风。

坐在墨绿色流线型沙发上的方远山、刚把解下的防弹背心抛在一边,转头就见到了一大片嫩滑,那抹深深的沟壑差点让他把持不住。

“要不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萩原舞可能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了,赶忙松开手站起身问道。

“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会。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独自呆一会吗?”

等这个叫萩原舞的女人走出屋子他才有时间好好的打量一下屋子,里面的装饰淡雅中带着整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水味,让人闻之欲醉。

不过房子应该也是租来的,因为房子看来有些年头了,不过里面的家具摆设却不像常年居住的样子。

看了几眼屋里的摆设他才开始考虑起目前的处境来,那部卫星电话已经被他扔掉了,现在就是想联系洛克他们都联系不了。

“¥%¥%%¥。”

一阵日语这时从屋子外面传入了他的耳中,听声音应该是那个萩原舞。“嚯”的一下,方远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手都搭到了门把手上他才冷静了下来。

这个萩原舞应该不至于蠢到在他面前打举报电话。而且还把自己带到她朋友的出租屋来再打。

他现在也开始琢磨起这个萩原舞了。英语、华语、日语她都说的非常棒,看样子应该别的语言也多少都精通一点。而且对电子方面非常了解,有一种驾轻就熟的感觉,你见到几个人随身带着特制锡纸随身准备屏蔽电话的?

特别是对于危机处理非常熟稔,没有一般人那样的惊慌失措。这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能解释得了的?恐怕很多成年男子在被抢指着脑袋时都得吓蒙掉。

考虑了一会方远山也不去想这个萩原舞的事情了,只要她不害自己就好。现在方远山主要考虑的就是目前的处境了,虽然自己猜测是“金刺”的人,但到现在双方还没有正面的对话。让他无从下手。

昨天晚上睡的迟、今天早上四点来钟就被那帮人给惊醒了,他这时候的困意也上来了,把旁边运动服的上衣拿过来披在身上、倒头在沙发上休息了起来。

半梦半醒之间听到门被人敲响了,他一咕噜爬了起来,运动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在了地上,弯腰顺手把运动服捡起来穿好才走过去拉开了房门。

“不要动”

刚刚拉开房门的方远山、脑门立刻被枪口顶了上来。即使在七月的天气里,方远山的身上都冒起了冷汗他此时的心里顿时犹如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吗的!大意了、大意了。”

看着面前七八个黑衣大汉,一水的欧亚面孔,他就知道自己原来的猜想没错了,果然是金刺!

“吗的。肯定是那个死八婆出卖的!”

来到马场下町也不过才七点多钟,太阳才刚刚升起。而此时外面的太阳也没升多高。不用看手表他就知道现在肯定不超过十点钟。那些人毕竟不是警察、通过查“萩原舞”的车子找人、查视频监控、再赶过来,这一系列的研判都需要时间,而现在离他到达才过了两个小时多点,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个效率?唯一的答案就是:那个女人出卖了他!

果然不错,那个到现在他只记得两排雪白贝齿的“萩原舞”、站在了身前这些大汉的背后,看着方远山“吃吃”的笑着

“笑你吗!”

“彭”

刚说完这句话、他的肚子就被面前拿枪顶着他的大汉捣了一拳,跟着大汉滑步向前、手中的枪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门上。

这个大夏天还穿着西服衬衫的“欧亚大汉”勾勾头用英语说:“卡洛斯你上去把他身上的零碎给卸了”

从来做事都是直来直往的方远山这算是领教什么叫“蛇蝎美人”、“说一套做一套”了。

她的镇定是真的,除此之外没有一样东西再是了现在想想她说的话、做的事、表的情全是在诱他入壑,然而自己刚才还傻乎乎的说她不会出卖自己呢!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吃一堑长一智、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刚肚子上挨了一拳的方远山等那股剧烈的疼痛感过去后才抬起头朝萩原舞问:“你跟他们一伙的?”

看着他炯炯的目光、这个到现在一直表现的很淡定的“萩原舞”竟然避开了他的目光,视线看着他身后的防弹背心说:“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很有必要!如果你跟他们是一伙的,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不是请给我一个理由,这很重要、关系到我能不能留你一命。”说到后来他的声音都变得阴沉了起来。

“我跟他们是一伙的,不过不用你留我的命,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吗的、这么倒霉?随便拦个车都能拦到金刺的职员!”

走上来叫卡洛斯的中年男子在方远山身上搜索了一下,发现他浑身一无所有、连个硬币都没找到,顿时一脸窘态,朝站在方远山身前的男子一耸肩道:“什么也没有”

“不是说他有枪嘛!再找找。”

蹲在方远山身后的卡洛斯又走到沙发边开始翻起了他的防弹背心,抖了两下发现还是没有,站在方远山面前拿枪指着他的大汉顶了顶枪口说:“你那把枪呢?”

“劳资的“枪”全在身上呢!你找得着嘛你。”在心里鄙视了两下才到:“枪在半路上就扔掉了”

旁边的女人刚想说什么、这个问话的大汉抬起手打断道:“达尔、把他拷起来。”

听到这个大汉的声音、守在门口的大汉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精钢制作的拇指扣朝他走了过来。方远山见了立刻焦急起来“要是手被扣了还怎么玩?看来只有拼了。”

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用手以外的部位收过东西进空间,这让他心里忐忑不已,要是被他们带走那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不理会走过来的男子,方远山把眼睛一闭、脑海里使劲的想象着额头上的枪支,空间里的十几把装满子弹,上了膛、打开保险的手枪已经就绪了,只等把面前的威胁给消除、他就会立刻暴起伤人。

就在那个“达尔”走到“萩原舞”面前挡住视线时,方远山心里默念了声“收”,额头上突然一轻、睁开眼看去大汉手里的枪支已经消失不见了。

拿枪抵着方远山的大汉叫“奥尼恩斯”,是金刺赫赫有名的对外战术指挥官,60年代生人。在加入金刺国际商业调查公司以前服役于美国三角洲部队,代号“狼人”!因残忍虐杀战俘被送上军事法庭、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如果阿诺德他们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呼出声,因为这个“奥尼恩斯”曾经到过他们的部队,并且给他们讲解过战术战略方案,这样算下来也是他们的教官了。

很可惜、就是这样一个从特殊部队出来的战术指挥官、在手中的枪支莫名其妙的消失后也不免的惊楞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面前这个从他到来之后一直显得很羸弱的亚洲籍“绵羊”,突然露出了他的獠牙。

“噗噗噗噗噗。。。。”

双手持枪的方远山、在几秒钟之内就把装了消音器的枪里子弹给倾泻了出去。他面前这个有着辉煌战绩的战术指挥官“奥尼恩斯”、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就彻底死翘翘了。

三个端枪的男子在一瞬间被方远山打成了蚂蜂窝,另外四个警戒中的男子也被流弹击伤两个躺在地上哀嚎着。

单腿跪地的他第一时间就把旁边的萩原舞给拉了过来挡在身前,乘着混乱一个闪光弹朝门口扔了过去。

“噗丝”

一阵强光在昏暗的屋子突然冒起,两个躲藏起来的大汉和地上的两个伤兵同时大叫起来那两个伤兵更是捂着眼睛满地打滚。

拉着萩原舞躲在沙发后面的方远山、这时候才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拿枪顶了顶这个叫“萩原舞”的头说:“来,慢慢的站起来。喏那个拇指扣看到了吧!自己捡起来带上。”

一瞬间形势大逆转、让这个叫萩原舞的女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等被他枪口顶了顶后才站起身走过去。机械的弯下腰、捡起来、轻轻的带在了两个大拇指上。

“怎么?舍不得用劲啊!”

“来,我帮你!”

等这个女人走过来之后、方远山手上一用力把拇指扣彻底的按了下去。这个萩原舞,不、应该是金刺的女成员黛眉紧锁,脸上的肌肉都疼的一颤一颤的。

听到那边几个人还在惨嚎着,深怕把警视厅的人招来,他连忙走过去对着脖颈一人给了一脚,顺便把地上的手枪都收了起来。

现在他才有时间好好的来审审这个叫“萩原舞”的女特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