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东京攻略(七)

“&¥%¥¥”

一阵日语在门外传了进来,跟着方远山卧室的移门被人从外面蛮横的拉开。也不脱鞋子、一阵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来到了他的耳边。

方远山睡在榻榻米上、头朝门口,所以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屋子里涌进来好多人,并且其中有几个人的脚就在他的枕头边。

“な、あなたは何処人、パスポートですか?。。。。”

一阵日语从屋子里其中一个人的嘴里冒出,由于事出突然、来不及反应的方远山竟然被一群人给堵在了屋里。

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无奈之下只得把枪收起来、装着迷迷糊糊的样子爬了起来,跟着用英语问道:“你们找谁?”

等见到他的正容后、其中一个日本男子手拿照片比对了一下,跟着就是叽哩哇啦的一阵大叫声,并且还用右手指着方远山。

“艹果然是来找我的!”

刚刚站起身的方远山也不等他们发难,猛地一把推开门口的男子。在方远山全力以赴的一推下、门口的男子竟然如被重型卡车撞到一般,整个人腾空而起连续撞断两扇木制结构的隔断才落下来。

而方远山在推开那个男子之后、已经顺着“人形”豁口冲出了房间,在房主目瞪口呆之下大步跑出了这家民宿。

“啊。。。”

“を追え。。。”

“。。。。。。”

被殃及池鱼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尖叫声,跟着一阵日语从身后传来,那些被方远山突然发难打个措手不及的男子顿时从民宿里追了出来。

睡觉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等方远山跑出这家民宿时、远处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了。由于地形不熟,先跑的他竟然被后面的追兵渐渐逼近了。

越跑越偏僻的方远山发现前面居然没路了,一堵高高的围墙横恒在了眼前。

“艹!”

他现在真的很想拿出枪来头射上几枪,让他们知道一下厉害,但是就怕发生别的变故。而且这些人一看就是职业流氓,难保他们没有武器,到时候乱枪之下万一被打在要害上就死翘翘了。

“噗嗤、噗嗤”

跑在前面的方远山突然往后抛了两个烟雾弹。跟着冲到围墙边手一晃多出了一架铝制折叠梯,三两下爬上了墙头,跟着在那些人还没冲出烟雾的功夫迅速的把梯子给收了起来。也不管围墙里是什么地方,瞧准地方跳下了围墙。

“野郎、人よ。。。。”跟着传来了一阵对讲机的声音。

听到围墙外面传来的骂声。围墙里的方远山也不理会,拿出自己运动鞋穿了上去,那双“借”来的板鞋匆忙之下也没来得及换。

把鞋子穿好才有时间观察围墙里面的环境,看到前面的几栋飞檐仿古建筑他就是一愣,要是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间寺庙了。

后有追兵、前面说不定还有堵截的。也没工夫再去细看。抬起手腕看了眼已经4点多了,怪不得天已经发白了。

从这间像寺庙的院子中庭跑到了大门口,发现上面居然按了个防盗锁囧了一下,伸出右手抓住锁头、左手抵住大门,使出蛮力硬生生的把锁头从木制大门上拔了下来,锁头上面的几个螺丝也掉在了大理石台阶上,发出几声“叮叮”声

大门可能是没有上油,方远山从里面拉开沉重的大门时、发出一阵“吱呀”声

“玄関は誰ですか?”

听到寺庙里传来的呼喝声,方远山赶忙从间隙里冲了出去,到了台阶下转头看了一眼门头上的匾额:善国寺!跟着继续往前跑。

现在他也顾不得看路了。哪里偏僻往哪里跑。右前方这时又传来了对讲机的“滋啦”声方远山一个转折朝着对面的民宅区跑去。

“%¥%%&”

可能是发现了他的身影,那边传来了一阵激动的日语,跟着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涌了过来。

方远山吃亏就吃亏在地形不熟悉上,他也知道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包饺子”,但他就是不想束手就擒,像迪拜那样的好运气不是每都有的。

艾德里安的货已经交掉了,他现在也不怕把事情闹大。而且从迪拜的经历里他发现个规律,那些找他麻烦的人、本身就最怕麻烦,出了事也绝对不会找police。

穿过民宅、斜对面的大厦门口借着蒙蒙亮光,可以看到好几个人影在朝着这边跑动。方远山这时的真火也快被逼出来了。不使用武器不代表他不敢用,把他逼急了火箭弹都敢朝对方招呼。

“吗的,给你们脸了是吧!”

一把带消音器的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也不用瞄准。“噗噗噗”对着跑过来的几个人就是三枪。

“彼はみんなに注意して注意していない。。。。”一个被打中的男子躺倒在地上惨嚎着,另外几个赶忙一个飞扑躲向了旁边的灌木丛,跟着就是对讲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方远山不用猜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告诉追捕他的人、自己手里有枪。

“你们不出来我可就走了”

把拦路的几个人逼开、方远山朝着马路对面狂冲而去。刚刚他就看到民宅门口有辆日产的汽车钥匙还挂在上面,奈何他实在开不习惯日本的车子,只得忍痛割爱了。

就这样边跑边开枪、一直到天色大亮他都没能突破这些人的围追堵截。而且合围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刚开始只是一路人马出现,到了后来同时有好几拨人围了过来,要不是慑与他手中的枪支、他早就被活捉了。

民宅、马路、小区里的人慢慢的都像蚂蚁一样从自己的窝里爬了出来,方远山也不得不有所顾忌,右手中装了消音器的手枪被他隐藏在了怀里。

乘着暂时的合围空隙、方远山蹲在一株树丛后面大口的喘着粗气抬手看了眼时间6点30了,他足足被追了两个小时,中间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吗的,到底哪里出了纰漏啊?”

方远山一边抓紧时间休息、一边在脑海里急速的思考着事情的起因。要说是为了那批货,相信以这些人的神通广大应该早就知道货不在自己身上了。除了这个、他目前实在想不起自己哪里还有他们值得这样追踪的!

“那些文件?”脑海里一个激灵方远山突然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是了、是了,一定跟他们有关系。”既然不是批货的问题,只能是那些文件了。

想明白事情的源头,激动之下他不由从树丛里站了起来。他目前蹲的地方是一座学校塑胶跑道旁的景观树后面,站起来后、低矮的珊瑚树根本掩藏不了他的身形,几个在远处找寻着什么的人顿时看了过来。

又是一阵对讲机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方远山不由大骂一句“该死”,骂完想也不想的对着旁边的钢丝网围墙冲了过去。一个助跑、一伸猿臂抓住了上面的横杆,跟着跳了下去。

天亮以后是没法跑了,只能借助交通工具。他跳下去的地方就是学校旁边的林荫道,不时有小车经过,瞄准一辆慢速开过来的“凌志”,掏出枪把司机给逼停了下来,跟着一拉车门坐上了车。

上车后用英语道:“快开”转过脑袋朝后面的学校操场看去,那边好几个身影在朝着这边冲过来。

转身的方远山把枪抵着女司机的太阳恶狠狠得说:“我不管你听不听得懂,速度低于100码我立刻shoot。”

“嗡”

油门被这个司机一脚给踩到了底,跟着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路两旁的树叶纷纷给带了起来、煞是好看!

“那个。。。能不能、能不能把枪移开。。。”

一直盯着后视镜的方远山听到驾驶位的女人声才反应过来,看到自己还端着枪指着人家,赶忙把枪给收了来,跟着用英语道:“sorry开好你的车、我很快就下去。”

这个一身时尚打扮的女驾驶员英语非常流利,丝毫没有绝大部分日本人说的那样生涩,听见他的话后、嘴唇嗫嚅了几下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左拐”

“快点!”

看到倒视镜里几辆商务车朝着这边疯狂的追了过来,他也不由焦急了起来。这些人很明显想活捉他,即使在他悍然出手下、也没有使用枪支来反击。

“大田区and新宿howfar?”

“大概70公里”

“你是哪国人?”

“意大利。”

“哦?你是意大利的?”听到这个打扮时尚的女郎说自己是意大利人,他一阵奇怪。

不像意大利人多为棕色头发,棕色眼睛。这个开车的女郎一头乌黑的长发,侧脸柔和,上车时的惊鸿一瞥、她的眼珠也是黑如点墨,浑身上下哪里也没有意大利人的特征,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恩,我母亲是日本人,我父亲是一位意大利籍的流浪艺术家。到日本后娶了我母亲。”

“嗬你父亲倒是有一手,竟然拐了个日本女孩做老婆。”

不等她答、方远山又继续问:“想不想赚笔外快?”

“什么意思?”

“把我送到“datianqu”,给你美金五万。ok?”他尽量把英语说得慢点,好让这个女人能听明白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