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六十二 东京攻略(二)

“艹”

借着手表上的反光、看到身后跟来的几个人后,他不由暗自骂了一口。

自从踏上日本国土,那份心灵的悸动感始终挥之不去,越往目的地靠近那份感觉越强烈,直到下了车见到那几个人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还是被人盯上了。

一边往前面的人群里挤着,同时脑海里在快速思考着对策。他自问来日本还是很隐秘的,问题不应该出在他这里,那么问题就应该出在艾德里安身上了。

“也不对啊!”

想过来想过来那个艾德里安也不可能出卖自己,不谈什么交情,就那批货估计也值个上千万美金了,他怎么可能拿自己的货去冒这个险?

理不出头绪的他在人群里快速的穿插着,那几道目光始终如跗骨之蛆一样、牢牢的锁定着他。

出了“御茶之水站”,也不理会身后的那几道气机,走到街边拦了辆出租,坐进车里用日语对司机说:“前へ歩いて行く。”

来之前突击学了几天日语的方远山,对于日常用语多少也掌握了一点。坐在后座上的他见到司机不紧不慢的挂档、踩油门、起步,他的心里不由跟着急了起来。

按照这个码表上的速度,今天是别想甩掉后面几个人了。伸头对着前面的司机严厉道:“快点!”

驾驶位的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听到他的训斥、抬头朝反光镜看了一眼,见到带着墨镜的方远山、脸颊两旁的肌肉一颤一颤的,吓得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后座上抬起屁股的方远山、跟着惯性的力量也到了座椅上。

看着后视镜里两辆“路虎”越来越近,他的心也跟着焦急了起来。对着前面的司机厉声道:“八嘎,もっと早く!”

日本人骨子里就尚武好斗,记得泰戈尔说过,蛮横和嗜伐恰恰表现了一个民族的软弱和不自信。记得日本最有名的那个神话故事吗?“桃太郞”、一个从桃子里面生出来的矮小的家伙,打败了鬼岛的首领,把岛上的财宝掠夺一空。小日本们向往的就是这种境界。以小胜大,最后把别人的财富和女人占为已有。

这个民族唯一的信仰就是谁有奶谁是娘,你强大?好!就跟着你混!也许这个世纪还在你身后摇尾乞怜,为你歌功颂德。下个世纪,你不行了,就在你身后给你捅刀子。

他们不懂什么叫饮水思源,什么叫尊严道德,这个民族总是跪着的。遇人就点头哈腰,在他们的礼貌下掩盖着的是虚伪!他们只对那些侮辱他们,强暴他们的人恭敬,谦畏。

所以来的时候阿诺德他们再三交代:对待日本人千万不要客气,你越是骂的凶、他对你越恭敬。你只要表现出一点软弱的迹象,他们立刻爬上你的脑袋拉屎撒尿!

也许这是阿诺德从美国投放的两颗核弹里得来的经验,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想必有一定的道理。所以尽管不愿意对一个出租车司机来展示他的“不客气”,但后面的追兵在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嗡”

被方远山这一呵斥、前面的中年出租车司机立马把油门踩到底,车子的码表瞬间从60迈升到了100码。在车流里快速的穿行着,后面两辆路虎转眼间被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那个。。。前面堵车!”

“何意味ですか?”

前面出租车司机心里也郁闷的不行,临下班前想拉最后一单生意,没想到载了个“黑涩会”成员虽然日本的黑涩会在民众中的印象普遍良好,难保自己碰到个例外,所以他还是表现得很忐忑。

为了混肴视听,方远山在来日本的时候、琼森在他的脖子上用化学物品给他纹了个身,所以前面的司机在看到他脖颈部位裸露出来的“纹身”、显得比较惶恐。

听到他的问话、前面的中年司机疑惑了一下,还是用日语再次重复了一遍,并且用手指了指前面。

后座上一直在观察着后视镜的方远山、见到司机的动作后。朝前面看了一眼,见到前面堵了长长一溜的小车,顿时大骂了句“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大额日元甩到前面的副驾上。跟着把车门上的保险一拉、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扭头朝几十米外的路虎看了一眼,里面的人见到他下了车,副驾上的人在车里拿手朝他指了指,嘴在不停的动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方远山转身从车的间隙里离开了马路中央。接着甩开膀子朝远处步行街方向跑去。

周围的人群见到方远山背着肩包、带着墨镜在狂奔,纷纷让路给他通过。跑了一段距离后,看到一个无人的巷子、他立刻一拐跑了进去。

进了巷子朝入口处看了一眼,见到没人过来,他把肩包一翻从里面拿出了一套黑色运动服,也不脱衣服,直接穿在了外面。跟着拿出一个口罩带了起来,把头上的那顶帽子给塞进了背包里,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有摄像头的注意,手一晃把肩包收进了空间里。

等弄好以后上下看了一眼,等发现脚上的运动鞋后、他又是一愣!浑身都换了,留个鞋子不是找死嘛!以那些人的眼力,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物他们一定记得清清楚楚,说不定自己的体貌特征已经被他们传达到上头了。

来的时候什么都想到了,吃的、喝的、穿的、战地急救用品,他都准备了好多。而且还要感谢托马斯的当头一棒,让他明白自身的不足,所以这来之前枪支弹药准备了很多,以“托运”到日本的名义被他全部收进了空间。

里面装备之精良、弹药之充足,足够他打一场高强度的局部战争,可想而知他准备了多少!

人只有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才会说:“早知道如此,当初应该怎么怎么样。。。”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考验后再来后悔,所以他这来日本带了足够的武器装备。

尽管考虑的如此周详,还是有了遗漏:鞋子没带!

无奈之下朝周围的民房看了两眼,见到左手边二楼阳台处晒了一双鞋子,自嘲了一句“给祖国丢脸了”,跟着攀爬到仿古的围墙上,扶着木制窗棂伸手把鞋子拿了出来。

板鞋还有点半湿不干的,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换上了板鞋,跳下围墙试了试不大不小正好!

把那双换下来的鞋子拎在手里,转头四下看了几眼,一个转身手里已经空空如也了,跟着转身朝巷子纵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