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二章 得而复失

巴西是南美洲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同时森林覆盖率也稳居世界前三之列!玛瑙斯作为巴西亚马逊州的省会城市,也一直被称为"森林之城"!地处"黑河"和"白河"交汇处,是巴西人口第八多城市,有"亚马逊心脏"的美誉。

这座一万四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原住民就达到了两百万。前来观光旅游的人、无论冬夏都络绎不绝,纷至沓来!方远山就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中来到了这里!

作为自费留学的他可没那个雅致、时间来这里旅游,他来这里源于他国内网店上家的要求。

方远山在代沟之余,学习还是很认真的。来这所大学三个月,基本的交流已经不成问题了。

昨天晚上他的国内上家跟他讲说:“一个经常来他们店铺的女客、想要点亚马逊蝴蝶的原生态照片。”

“只要照片好看,钱不是问题!当然了,如果能捉到稀有的蝴蝶品种那就更好了。”

缺钱缺到内伤的方远山,听到说‘钱不是问题’,连夜就从里约热内卢赶往了玛瑙斯。

避开人流方远山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雨林的路!

他的本意是在附近的风景名胜区好好拍点照片就行了!奈何现在的旅游热潮席卷了全世界,越是那些风景优美、人迹罕至的地方,世界人民越是扎堆往那赶。

一边走方远山一边骂:“都是有钱烧的慌,有那个钱到哪里玩不好?非要到这原始丛林里来!”

用棍子赶走几条挡道的蛇,方远山无奈的骂道。连这些原始丛林里都经常撞见那些所谓的驴友其中还有几个是同胞,哎!

枯败腐臭的树叶踩在上面直没脚踝,走到现在的他连一只蝴蝶都没看见,单反相机里只有几张风景照。

渐行渐远的方远山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进入了丛林的深处。就是在当地生活了好几年的人都不敢真正的进入亚马逊丛林的深处。

看着丛林里踩踏出来的路慢慢的消失了,且路上的杂草丛生、灌木遍地他才感觉到不对劲。他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除了相机跟证件还有包里的一个网兜,别的就没有了!

下飞机的时候为了速战速决,连瓶水都没带,至于吃的!饿个两顿他是不在乎的。

一心只盯着路上可能出现的蝴蝶,方远山现在连路线都模糊不清了,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是摸索着返呢,还是继续前行?踌躇了一会,到底是保证金战胜了理念。

又向前步行了一个小时,这时天色已近中午,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压下肚子的饥饿感,方远山继续拿竹竿敲打杂草、灌木。

十一月的天在国内已经开始结冰了,有的甚至都下了雪。然而在玛瑙斯却还是酷热季节最高温都达到了四十度!

为了找到躲藏起来的蝴蝶,方远山找了根竹竿、一路上边走边敲。可惜,遇见的几只实在是普通!

突然,一棵小乔木的根茎中飞出一只天蓝色的蝴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梦幻般的天蓝色。

昨天晚上他也恶补了一下蝴蝶的知识,当然了!他恶补的全是最珍贵的蝴蝶种类,然而面前这只蝴蝶都不在他恶补之列。

拿出相机方远山就是一顿咔咔咔

拍完照片,那只飞走的蝴蝶在空中绕了几个圈停在了一株低矮灌木上,垂下的蓝白相间翅膀散发出金属般的质感。

方远山轻手轻脚的拿出背包里的伸缩网兜、抽出杆子,然后慢慢的靠近着那只蝴蝶。

网兜当头罩下,带起的微风可能让那只蝴蝶感觉到了异样,这只蝴蝶迅速的展翅飞高。

可惜还是迟了,在方远山每分钟两百字的手速反应下,那只蝴蝶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一下罩住,方远山立即在空中兜了一圈、使蝴蝶紧紧的贴着网兜,然后迅速按在地上。

看着兜底的蝴蝶,方远山哈哈大笑:“小样,跟我玩天空你还嫩了点。”

蝴蝶倒是抓住了,可是怎么保存?装瓶子里很快就死掉了、拿在手里?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让不让抓蝴蝶,万一是犯法的呢?

他原本的目标就是拍点照片,带个网兜只是下意识行为而已,没有做抓到蝴蝶后的准备。看着兜里的蝴蝶,也是一阵犯难。

干脆放了吧,反正照片也拍了。不过想到抓到漂亮的蝴蝶会有额外的报酬,还是决定给对方打个电话。看到手机上的两格信号,方远山就是一阵庆幸。

接到他的电话那边道:“怎么了,是不是照片好了?你小子速度够快的啊!”

方远山笑道:“不光照片好了,还抓了个蝴蝶,就是不知道对方看的上、看不上的?”

“哦!是吗,什么蝴蝶啊?不要是路边摊啊,那连运费都不够。”

朝兜底看了看说道:“路边摊到不至于,我昨天晚上也看了好多蝴蝶品种,就是没看到这只。”

那边一听,连什么品种都不知道,顿时道:“那你拍个照片给我看看。”

挂断电话,方远山拿出手机的数据线连上相机,把照片拷贝了几张后又把数据线拿了下来。

把照片传过去没两分钟那边电话响了起来按了免提道:“喂!”

那边不等他说话就急道:“你那只蝴蝶是真的假的?快告诉我!”

方远山一头雾水的说:“什么真的假的?我人现在都在丛林里呢,不就是一只蝴蝶吗,我还拿什么假的给你看,你等着我再给你拍几张。”

放下电话、对着蝴蝶从各个角度又是一阵狂拍,然后把照片发了过去。这一直等了十几分钟那边才打来电话:“在吗?”

“恩在呢,怎么了,到现在才话?要不要的,不要我就放掉了。”

那边一听说要放掉,气急败坏的道:“你疯掉了,你知道那是什么蝴蝶吗?那是‘光明女神蝶’!那可是几十万的蝴蝶!”

一听说是几十万的蝴蝶,方远山也有点傻眼。不是他没见识,几十万的东西太多了。然而一只蝴蝶就值几十万,还是令他比较惊讶、接着就是狂喜!

连忙转头看着这只几十万的蝴蝶,握着网兜杆地手都有点颤抖。最近一段时间被钱差点逼疯的他、实在太需要钱了。

听到方远山突然没了声音,对面连忙‘喂喂喂’了几声,听到他应答了一声才道:“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把它制成标本,那样才好保存。”

“最好是现在就头,立马就做,死的跟活的做出来区别很大的,我现在就把制作方法传到你邮箱里。”

方远山小心翼翼的捏着捕蝶网按在地上,防止这只叫什么‘光明女神蝶’的飞出去。等抓稳以后才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

把网兜的杆子直接扯掉、提着网兜,方远山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转悠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他又到了原地,看着地上原来踩踏出来的脚印一阵傻眼,这下彻底的迷路了。

想着反正也迷路了,干脆就继续前进,说不定能遇见人呢!带着这种自我安慰方远山又向前前行了半个小时。

一路上又饥又渴的他这时才真正的害怕起来,光明女神蝶带来的震撼早就抛之脑后了。

周围完全一样的密林,偶尔的鸟叫声,等他转头去寻找时早就杳无踪影。日头开始慢慢偏西了,方远山的心也开始渐渐沉了下去。

咬着牙继续向前行进了半小时,突然前方的密林出现了一片白色,在完全一样只是颜色深浅不一的密林里,一片白色对他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

等走到白色跟前时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堆乱石。其中有几个朽坏的拱门,拱门上古老沧桑的气息,令他不由自主的拿手摸了上去,感受着几千年前的辉煌灿然地文明。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古老的石门,但是在密密的丛林深处出现一片乱石堆,肯定不是天然形成的。

摸着石门的手触到了一个凸起的石块,下意识的就是一抠。站在石门下面的方远山看到石门上方垂落下一片光幕,笼罩了他的全身。

光幕就像扫条形码一样的在方远山身上扫描了几遍,然后光幕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方远山从这迷幻一样的色彩中清醒后,赶紧在全身上下查看了起来,看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万一这个莫名其妙的光幕带有什么病毒病菌的,那他就真的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得了。

全身上下查找了两遍,发现没什么异样的他才暂时放下心来。这时赶忙看了看网兜里那什么光明女神蝶。

这一看顿时悲痛欲绝,那只蝴蝶竟然消失了。不死心的他急忙围着乱石堆转悠起来,希望它停留在哪个石头上。

现实告诉他几十万已经飞走了,看看手里网兜又看看这片乱石堆,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唉声叹气转了两圈准备坐下歇歇的时候,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捂着胸口双腿一屈蹲在了地上,等缓过那股剧痛才扒开体恤衫查看了起来。

这一眼把方远山吓的半死,不知在什么时候,他胸口出现了一个漆黑的五角星形状地胎记。

拿手摸了一下,这个五角星就跟纹身一样带着质感,他甚至都摸到了凸起的边缘部分。

跪在地上一直等了五分钟,身体始终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传来才站起身来。

方远山感觉今天是他来到巴西之后最黑暗的一天,几十万拿到手里还没捂热就飞了,得而复失的过程让他现在想来都觉的悲痛欲绝。胸口莫名其妙出现的纹身也让他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